断寒

谢这几率,谢生亡,谢你。


Mono上读到一组天文大数据,突然心生极大感慨。

 

 

宇宙是拥挤的。在人类可观测的空间范围内,大约存在着两千亿星系,不可探知的宇宙深处更是蕴藏无尽绵延的谜团。这些可探知星系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碰撞,融合,消磨,衍生诸多混沌星云,棒旋星系银河系便是宇宙杂糅杰作之一。

 

银河系是拥挤的。整个星系主要由质量和年龄不尽相同的数以千亿计的恒星与星际介质组成,系中心悬着一根长达2.7万光年的“恒星棒”。在这区区十几万光年间挤进的几千亿颗恒星中,存在着一个名为太阳系的星群。

 

太阳系是拥挤的。太阳系以太阳为中心,目前已探知有行星八颗、卫星几近二百颗、冥王星等矮行星逾十颗,兼容数以亿计的微小天体。环绕太阳运动的恒星天体无一不遵守着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其中便包括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三,地球。

 

地球是拥挤的。自四十六亿年前起源于原始太阳星云,地球已滋养不计其数的浩荡生灵。自地质时期顺,自显生宙时兴,日月盈仄,辰宿列张,迁徙万川,风化苍茫,盛衰更替,纵古穿今,地球仍旧如斯,硕果累累亦伤痕累累,沉默的供养着当今最高等种族,人类。

 

人类拥挤吗?人类无疑是拥挤的,早已细密难分。仅仅观我中华一隅,有归巢春运,有大城市的早高峰,金秋十月的高速路,早春薄雾下的万里长城,江南山涧中的羊肠石子道,所到之处尽是人头攒动,步行摩肩擦踵,车行长龙不息,盯着天空看一会儿,还会看到飞机悠然划过,云间即人间。从这一隅纵览整个世界,地球已承载七十亿有智人类,你在其中,我亦在其中,它供你我生,供你我亡,供你我喜怒哀乐,供你我嗟叹苍生。而喜怒哀乐,嗟叹苍生,这些高于生亡之上的精神世界恰是人类别于其他种族的根本原因——你我拥有最玄妙的神经系统,存储在大脑里,名曰七情六欲。

 

大脑拥挤吗?我们的大脑在幼儿形态时就有近一百亿脑神经元,是执掌所有神经系统的中枢,人类生理机能皆靠其运作:体温、呼吸、心跳、睡眠、觉醒、运动、平衡、行动、情绪、记忆、等等等等,皆在分秒间被大脑利落规划。你我的脑储存信息容量相当于一万个藏书为一千万册的图书馆,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接收和感知大量来自外界和内在的信息,经过不断的观察、对比、分析、判断,积累和探索,慢慢有了思想,有了认知,有了理论,有了自我评判,有了价值观,有了情感,有了偏颇,有了执拗,最重要的是,有了太多钻不进你的大脑,却能钻进你心里的陌生人。

 

如此一算,这拥挤是多么至高无上的殊荣。

 

科学家说,在宇宙中那两千亿星系里,大致有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颗行星,我们只不过是这一大长串数字中极其微不足道的那一个。星系皆为星际载体,而人类则从属于星际介质,也就是说,这偌大黑洞里,人类与尘埃没有区别。人类与尘埃皆寄生于星际,不可分割,不可违和,不可逆天改命,不可脱离轨迹,但人类与尘埃却拥有最难以名状的,溢满柔情的怦然心动。

 

那便是,我何其有幸,在游离天地时,悄一侧头,遇见了你。

 

地球七十亿人里我也不过一介布衣,若我能活个七八十岁,那我这辈子大概会遇到三千万个与我一样平凡的同类。有的擦肩而过,有的匆匆一瞥,有的翩然莞尔,有的回眸再叹,也有至亲血脉,也有晏晏手足,也有亦敌亦友,也有异路嫌隙。等我将这三千万人的脸庞一一遗忘,等我将脑海里的喜怒哀乐一一释怀,等我嗟叹苍生这七情六欲不过一场虚妄,也许唯有一事还能让我如痴如醉几近癫狂。

 

那便是,我何其有幸,在游离天地时,悄一侧头,遇见了你。

 

然后,我爱上了你。




评论(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