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白掰头与白头

卧槽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伪现实,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看了撑伞路透,心也痒痒手也痒痒,深夜摸鱼。

预祝花老师一千万嘟嘟嘟嘟。

如果山老师和花老师要去看电影的话,希望您二位别霍霍赵老师,自己去看行不行hhh。









白敬亭陷入深深的沉思。

 

 

沉思的时间点是今儿下午。全球雨神一起作妖,世界范围内暴雨不断,今天的浙江沪却像被抽走所有空气中的水蒸气一样闷热。白敬亭盯着头顶超级大一颗太阳,撑着伞万念俱灰,心里默念着佛祖保佑,祈求萧敬腾飞到上海来降一场雨。

 

 

结果他魏大勋老神在在往伞底下一站,心安理得,毫无异样,眯着眼拜起了佛。

 

 

祈祷就祈祷吧,哥们儿伞分你一半,咱俩感情也不能散,岁月静了个好不说咱直男也打破一下不稀罕两人撑一把伞的魔咒,开拓开拓旁人的视野……不是不是,想哪去了这是。

 

 

最主要的就是,魏大勋竟然吊他胃口。

 

 

白敬亭打心眼里不在乎魏大勋到底借机祈祷了啥,但魏大勋明里暗里的给他点搭话,有意无意透露出自己顺便祈祷了一件跟白敬亭有关的事儿。

 

 

也不说是啥事儿。

 

 

这会儿下了戏,白敬亭一秒拆开胸前的领带摊在保姆车里吹冷风,边吹边闭目沉思。其实也没怎么正儿八经的沉思,多半还是在休息,半眯着眼快要睡着的时候,车门轰一声开了,白敬亭半梦半醒感到一阵热气往自己身上涌。

 

 

“小白,你红了!”

 

 

“…什么玩意儿?”白敬亭不愿意睁眼睛,但魏大勋一屁股挤到他身边,他不得已睁眼往边上挪了挪,魏大勋拎着手机往他脸上贴。

 

 

白敬亭又回了句“爸爸本来就很红成不?”,没有看手机屏幕,魏大勋就干脆把手机举到人家眼睛前,白敬亭下意识往后一仰,盯着手机好悬没对眼儿,抢下来仔细看了看,才看到红了指的是微博标识。

 

 

“恭喜白总喜提红V。”魏大勋看白敬亭舒展开眉毛抿着嘴,知道他已经看明白,抢回自己的手机顺便赠予一句没有营养的夸奖,摊在白敬亭身边刷微博。

 

 

“呦呵,喜提?谁教的?”白敬亭被魏大勋这么一闹,也没了困意,伸手把自己在前座充电的手机也拿回来。

 

 

“这还用人教啊?”魏大勋有点狂,语气有点鄙夷。“我这回属于自学成才。”

 

 

“就你?还自学成才?”白敬亭抬起屁股朝远离魏大勋的方向挪一点,跟魏大勋并排摊在后座上刷手机。

 

 

“不是跟我请教啥叫battle内时候了?”

 

 

“你谁啊?我啥时候跟你请教了?”魏大勋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飞给白敬亭一记优雅不做作的白眼,并不承认白敬亭的控诉。“我还能不知道battle啥意思啊?”

 

 

“诶我天。”白敬亭噗嗤一乐,又把自己往窗户边上挪了挪,下巴点着魏大勋那一侧的门。“那你去去去出去去,别跟这儿呆着,走走走。”

 

 

“那我不能出。”魏大勋跟着白敬亭挪屁股,把自己挪到白敬亭身边一贴,嬉皮笑脸跟白敬亭打哈哈。

 

 

“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走的。”

 

 

“哈哈哈!”白敬亭狂乐,油然而生一种成就感——这句也是他教的,每天在魏大勋耳朵边上耳提面命鲁迅体,没想到效果颇佳有木有!

 

 

再接着两人谁都没搭理谁,举着自己手机各自刷微博。刷着刷着魏大勋突然哈哈哈抽疯,一转身又要把手机往白敬亭脸上按。这回白敬亭有了心理准备,曲胳膊挡住魏大勋的手,瞪圆眼睛彰显自己的冷冽,东北第一A魏大勋嘴一嘟不乐意了,扒拉开白敬亭的胳膊撒娇。

 

 

“诶呀小白你看呀~~”

 

 

白敬亭:……(觉得自己被萌煞.jpg)

 

 

“我没说不看,你丫别往我脸上怼成不!”

 

 

白敬亭放缓语气,感觉自己之前的微博简直是一种寓言。他觉得他真成了郝帅的爸,各种方面的。平时吧,总是不自知的各种照顾他,成天教他各种俏皮小骚话,没事儿的时候一起看鞋买鞋,大半夜点堆夜宵长肉,甚至在戏里都被郝帅黏的根本不记得女主长啥样,跟魏大勋形影不离的这一个多月,他真的觉得自己的经历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那你快看,老有意思了。”魏大勋并不知道白敬亭的怨念,没心没肺举着手机吵吵,白敬亭皱着眉嘴上没回应,身体倒是挺诚实,眼睛一秒落到魏大勋的手机屏幕上一探究竟。

 

 

他俩撑伞的路透,被神速做成表情包。

 

 

“我天!”白敬亭乐出声,魏大勋马上扬着声音骄傲的跟着话茬:“看着没?你那个红V是我求来的,还不赶紧谢谢哥哥?”

 

 

白敬亭以一个十分完美的白眼作为感谢,又抬屁股往边上挪了挪,魏大勋跟的贼紧,看中间有了空,半秒没到又贴上去。

 

 

“你内什么,下午到底想说啥?”

 

 

白敬亭看到这张图,又想到下午时候魏大勋说的那句“小白,我也帮你许愿了,许完我自己都感动了,真事儿的,你猜猜我许的啥玩意儿?”实在没什么头绪,侧侧身子拿胳膊肘怼了一下魏大勋贴着他那只手。

 

 

“啥?”魏大勋眼睛又移回屏幕上,没太注意白敬亭说的话。“我说啥了?”

 

 

“你说你给我祈祷了。”

 

 

魏大勋抬眼皮思考半天,最后侧头看着白敬亭,挺真诚的。

 

 

“我忘了。”

 

 

白敬亭:……

 

 

魏大勋,你可真是没事儿找battle!

 

 

“你给我出去,魏大勋,麻溜的出去去!”

 

 

白敬亭开始往外推人,力道不小,但魏大勋完全不动如山,还反过来环白敬亭,嘴上服软服的极其神速,抱着白敬亭不撒手。

 

 

“不是小白你听我说,我真不是耍你玩儿,我看你一脸挺累的样儿完我不就合计逗楞逗楞你吗,小白,别推了别推了!”

 

 

“你什么玩意?”白敬亭一听得更来劲了,跟个扑棱蛾子似的。“你跟那儿逗楞狗呢??”

 

 

“狗哪有你可爱啊!”魏大勋最后还是把白敬亭团团环住,缠手缠脚的好不亲密。“消消气白哥,消消气。”

 

 

“起来!”白敬亭折腾一会儿也不再闹,安静下来瞪魏大勋,晃一晃身子表示抗议,魏大勋没有异议的松开。

 

 

大热天的,即使有空调吹着两人一顿咋咋呼呼的也喘起粗气,魏大勋黏黏糊糊的往白敬亭身上靠,只不过穿着白衬衫西装裤并不能很好的舒展肢体,不舒服的皱起眉,抬手就想解衬衫上的扣子。

 

 

“诶诶诶,嘛呢?”马上就被白敬亭抓包,盯着他问。他有些不情愿的表达自己不得劲,白敬亭撇撇嘴有点儿无奈。“忍会儿不行啊,一会儿还得重新弄。”

 

 

魏大勋还是听了,有些烦躁的放下手。

 

 

白敬亭感慨更深了……他这简直就是在养儿子啊养儿子,提前过起奶爸人生!

 

 

“诶。”白敬亭不再正经看手机,膝盖有一搭没一搭往魏大勋膝盖上撞,魏大勋没理他,他腿上加了点儿力气,又嘟囔一遍。“诶!”

 

 

“嘎哈?”

 

 

魏大勋不知道在刷什么,砸吧一下嘴不耐烦的问,瞪着白敬亭装凶,白敬亭看对方终于把目光移到自己身上,登时眼波流转,缱绻温柔,薄唇一张,悠悠说了两个字。

 

 

“叫爹。”

 

 

“?”魏大勋眉头皱的死深死深的,电话往腿上一扔,脸上写着“你个小兔崽子占谁便宜呢?”歪着头往白敬亭身边凑。白敬亭其实没想真把这俩字说出来,说完之后察觉到自己前不搭言后不搭语的突然一句调戏是有点儿没理由,赶紧往旁边又靠一靠。可他旁边就是窗户了,没什么能躲的地儿,魏大勋还越凑越近,小机灵鬼灵机一动赶紧投降。

 

 

“诶不是,哥,哥,我内意思是,你太帅了,你太帅了!”魏大勋已经整个人凑过来,白敬亭往旁边一靠贴在车身上退无可退,拿手挡魏大勋的“情意绵绵拳”。魏大勋不依不饶,不言不语,把自己的一腔愤怒写在脸上,白敬亭哈哈哈大笑边笑边掩饰方才的尴尬,恨不得把真心挖出来捧人家面前。

 

 

“我真,我瞎说的,你要相信我,你就是太帅了把我迷惑了,真的!”

 

 

“嘁!”魏大勋闹了一会儿可能也是嫌太累,还是把白敬亭放开。“你这都哪儿学的词儿啊?还迷惑呢?我可没那能耐迷惑你。”

 

 

“你有,你有,你要相信自己。”白敬亭见自己的阿谀奉承颇有成效,顺坡下滑蹬鼻子上脸能再埋汰一句就决不放弃这个机会。“毕竟跟我儿子郝帅叫一个名儿。”

 

 

魏大勋手一扬作势打人,白敬亭肩膀连着脑袋缩到一起抱住魏大勋另一只胳膊死活不撒手,扬在空中的手最后悻悻的落下。没啥可发泄渠道,魏大勋又拿起手机,这才注意到白敬亭的手机不知道啥时候和他的摞在一起放在他腿上,魏大勋拿起白敬亭的解锁,想窥探一下身边人是不是跟他同车异梦,打开之后却看到自己新发的那条微博。

 

 

“这么爱我的吗?”魏大勋问一嘴,白敬亭缩在他肩膀上打个哈欠压根没搭理他,魏大勋就顺势看了看自己微博主页,突然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

 

 

“啊!!完了!!”有些惊悚的叫出来,连带着窝在他旁边的白敬亭都跟着颤一下,白敬亭直起身十分嫌弃的看着他。

 

 

“下次鬼叫之前给个预警成不?”

 

 

“完了完了小白,一千万我干点啥啊?!”

 

 

“啊,这事儿啊。”白敬亭揉揉眼睛跟他看屏幕,发现魏大勋微博数肉眼可见的快到一千万。“能咋整,360°无死角慌乱笔芯呗。”

 

 

“你给我支个招。”魏大勋视线盯着手机上的数字,连人家眼睛都不看就发号施令。

 

 

“谁给你支招,自己合计去。”白敬亭抢回自己电话不屑一顾的嘲讽出生,盯着魏大勋的粉丝数,呆愣半天突然也跟着“啊!”了一声。

 

 

魏大勋看看他:“你又抽啥疯?”

 

 

“其实我内时候真想过来着。”白敬亭突然没那么皮,眼角笑意柔柔。“我不之前一直没发微博么,我就合计等你一千万时候我再发,蹭个吉利。”

 

 

“那不挺好么,那你咋提前了?”魏大勋也跟着笑一下,举着自己手机轻飘飘的回问。

 

 

然后白敬亭真的仔细想了一下,后来他为啥没这么做,想了一会儿没什么头绪,眼睛一抬最后一脸深沉的说。

 

 

“因为忘了。”

 

 

“?”魏大勋又放下手机,又一脸“你个小崽子存心气死我”的样儿,又朝白敬亭扑过来。白敬亭有点儿震惊还有点儿委屈,不知道魏大勋为啥又不乐意,一边应付魏大勋的拳头还得一边出声解释。

 

 

“不是大哥,你又咋了?本来这也不是啥重要的事儿啊。”

 

 

不说还好,魏大勋也就是不走心的闹腾一下,听到这句顿一下,干脆站起来往白敬亭身上压,电话都掉到地上也不捡,彻底把白敬亭挤在犄角旮旯动弹不得。

 

 

“你再说一遍我听听,白敬亭,谁不重要?”

 

 

“……什么跟什么…诶大哥,大哥我错了哈哈!”白敬亭听明白魏大勋为啥突然发难,但还得分神应付魏大勋在他肋骨上挠痒痒的手,笑的刘海儿乱飘,连腿都抬起来上阵抗敌,想把魏大勋往外推。

 

 

“我是说什么一千万八千万都不重要,我又哈哈…我又没说你不重要!”

 

 

“真的吗?”魏大勋听罢停下手上的肆虐,笑容藏不住,幸福感也藏不住,最深层的不安感也没藏住,柔下声音寻求更准确的回答。“那你也没说我重要啊。”

 

 

 

“……你还想让我咋说?”白敬亭简直是气急攻心,恨不得撬开魏大勋的脑袋看看里边装的是啥。“我一天跟你这儿操多少心,啊?你丫自己心里没有点儿数是不是?”

 

 

 

“没有。”魏大勋极其乖巧的回应,还嘟着嘴摇了摇头。

 

 

但他白敬亭咋就这么吃这一套呢??

 

 

“魏大勋,你不东北第一A吗?”白敬亭不知道咋办了,干脆反将一军。“你要不就把你现在这样儿录下来发微博吧,让大家看看传说中的东北第一A是怎么卖萌的?”

 

 

“那不是我师父教的好吗?”魏大勋眼睛里充满了对师父的崇拜之情,把他师父夸了个底朝天。“我师父那是天然萌,不论是奶凶还是撒娇都是一把好手,只不过他萌起来的时候自己压根没感觉,还老以为自己可霸道了呢。”

 

 

“…你一定是对你师父有什么误解。”白敬亭声音还有些喘,不太情愿接下这番描述。

 

 

真的,现在他俩就着胳膊缠在一起的状态靠在车的最边角,白敬亭往魏大勋身后一撒么,好家伙,贼大一片空间,他俩拧巴在小角落里,有点像两个神经病。

 

 

“还有,你丫是不是想把你师父挤死?”

 

 

魏大勋哈哈大笑放开白敬亭,顺手捡地上的电话,车门这时候从外边划开。

 

 

“你看吧!”声音的主人是白敬亭的好友兼助理,白敬亭和魏大勋一起朝车门看,正站在白敬亭助理边上的魏大勋助理就是这三个字传递的终端,正双手环胸无语的看着魏大勋。

 

 

 

“我就说大勋哥肯定在这儿吧!”白敬亭的助理声音有些得意洋洋,魏大勋的助理三分面瘫七分习以为常,朝白敬亭和魏大勋颔首。“走吧,开饭了。”

 

 

“别忘了回答我啊。”魏大勋在白敬亭耳边嘀咕一句,说完先下了车,白敬亭耳廓有些红,跟在魏大勋后边下车,没再说话。

 

 

魏大勋的助理领着几个人往餐厅走,碰到迎面过来的导演助理,接过晚上两场戏的脚本和分镜本,回身把本子往两个人身边送。白敬亭的助理半路上被化妆师和服装师出声叫走,魏大勋的助理把人送到餐厅回身神龙见首不见尾,到了餐厅,赵又廷已经坐在那儿刷本,咬着一块饼声音不大的念着台词。

 

 

“哟,小赵!”魏大勋吹了个口哨,老大不正经的调戏赵又廷,司空见惯的赵又廷抬起下巴点点头,把旁边座位上的包拿到腿上给魏大勋腾座。白敬亭跟着魏大勋一个挨一个坐下,其他演员有的已经吃完了有的干脆不吃,这会儿桌上就他仨。

 

 

白敬亭和魏大勋俩人虽然不吃饭的性质不同——前者是真的没什么胃口,而且故意不想吃太多,后者是想吃但碍于体重管理只能控制,所以他俩往这一座其实有点受虐,因为赵又廷吃的真的很香,没有任何顾忌。魏大勋坐在赵又廷身边,拎着勺子喝了两口汤就不想再吃什么,看着赵又廷吃的老香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最后恨恨的转身看白敬亭,发现他也不吃,只在那儿刷手机,这可触了龙王眉头,拿起一块饼就往白敬亭嘴里塞。

 

 

“?”白敬亭叼着饼一脸WTF,魏大勋插着腰语气不容置喙。“吃了了啊。”

 

 

饼是圆饼,白敬亭顺着裸露在外的饼面一扯扯成两半,把没吃那一半直接往魏大勋嘴边怼,魏大勋嘴闭的紧,他就去踩魏大勋的鞋。

 

 

“诶!”魏大勋心合计,你踩得还是早上你给我选的鞋呢!你也不心疼!结果一张嘴才反应过来中计了,没办法饼已经进了嘴,只能叹口气往肚子里咽。

 

 

“二位大哥。”一直没说话的赵又廷突然出声,两人一齐望过去,赵又廷噗哧一笑。“真的,怪不得你们俩戏里也能那么放松,你们是怎么关系这么好的?”

 

 

魏大勋离赵又廷近,白敬亭远,他就回过头看了一眼白敬亭,白敬亭也一脸神秘兮兮的看着他。最后他又转过来,凑到赵又廷耳朵边上小声说:“哥,你不要被他迷惑了,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内向,成天欺负我还不放过我。”

 

 

真真切切被白敬亭一字不落的听到耳朵里,白敬亭重启二十四小时时候一脸受伤的表情,抿着嘴看魏大勋,又看向赵又廷寻求安慰。

 

 

“哥,他刚才还问我他重不重要呢,你说这样的人还有救吗?是不是没救了?”

 

 

赵又廷:我又能说什么呢。

 

 

“那你也没回答我啊。”魏大勋回身去拉白敬亭,白敬亭各种推搡,站起来想走,被魏大勋按着走不动。“白哥,白哥,息怒息怒。”

 

 

“白哥。”白敬亭没啥反应,还不说话,魏大勋就转身求助赵又廷。“哥,你快帮帮我,小白可不好哄了。”

 

 

赵又廷(关我屁事?.jpg):“哈哈,要不你也给小白嘟嘟嘟一个?”

 

 

“啥玩意?”

 

 

“就是小白那天一直唱那个,嘟嘟嘟嘟。”

 

 

白敬亭反应过来了,哈哈哈乐,看着魏大勋附和。“成,你来一个。”

 

 

“我来啥啊…”魏大勋有点怂,有点小害羞。“我哪有你会卖萌啊,我整不好。”

 

 

白敬亭沉默,沉默里有一些渴求。

 

 

魏大勋八百个不情愿,但根本无法拒绝白敬亭激萌的下垂眼冲击,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哭丧着脸叹口气,最后捂着眼睛低着头。

 

 

“你说小嘴嘟嘟,我嘟嘟嘟嘟…”

 

 

白敬亭乐的快要把天花板震碎了,赵又廷也在一边疯狂拍手,两人对视着乐,根本不管魏大勋有多崩溃。

 

 

他娘的,赶紧转移话题!!转移话题!!魏大勋耳朵火辣辣的,眼睛转悠两圈寻求一个突破口,最后大机灵鬼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诶哥!咱礼拜五看电影去啊!”魏大勋是真想看,不过吧,之前是想跟白敬亭一起去,但其实再带个赵又廷也没什么影响。“就你演那个铤而走险。”

 

 

“噗,什么铤而走险!”白敬亭正喝水呢,差不点呛到,眉毛无奈的倒八下去。“人那叫四大天王,铤而走险是我给写的宣传语成吗!”

 

 

赵又廷乐的不想回话了都。

 

 

“诶呀,叫啥不行啊,重点不是一起去看吗!”魏大勋倒不怎么在意,叫啥对他来说都OK,铤而走险也挺顺口的。“看不?”他左右各看一眼,左边那个说都行,右边的游艇哥说只要有时间就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看铤而走险。”魏大勋庄严的点点头,对自己这波转移话题的操作深感骄傲。“铤而走险,你亭优秀啊白敬亭,成语说的亭好啊。”

 

 

白敬亭一扬眉毛。“那你以为呢。”

 

 

“铤而走险。”魏大勋又重复一遍,突然捂住心脏一脸痛苦。“险…险些中枪!”

 

 

白敬亭&赵又廷:……

 

 

白敬亭看着赵又廷挤眉弄眼:“哥,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啊,孩子脑子不太好使。”

 

 

赵又廷头一歪:“好的…枪林弹雨。”

 

 

啥玩意,咋还玩上成语接龙了呢。

 

 

白敬亭托腮,看了魏大勋一眼。

 

 

“那…雨过天晴?”

 

 

魏大勋是最没搞清楚状况的,眨巴眨巴眼睛没太明白,不过白敬亭说雨过天晴,他也仔细想了想。“晴朗无云?”

 

 

白敬亭翻个白眼,决定回去网购一本成语大全给他的帅气大儿子补课。

 

 

“芸芸众生。”赵又廷言简意赅,眼神又落回手里的剧本。

 

 

白敬亭出神,一想到生开头的词,大脑系统自动匹配四个字,情难自控情不自禁情过头昏。

 

 

“生日快乐。”

 

 

话音一落,自己心里先咯噔一下。关于生日快乐这四个字,魏大勋当时废了极大的劲儿才让白敬亭板着不敢再说,甚至都快成他俩相处之中的违禁词了。这回他突然说出来,只能说绝对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没有任何想法,习惯成自然而已。

 

 

可魏大勋不知啊,以为白敬亭的调戏重出江湖,伸手啪一声拍上桌子,撒么白敬亭一眼就要发作。白敬亭小腿儿迈的贼快,嗖一声站起来窜出去,魏大勋长腿一迈跟着追出去。

 

 

赵又廷:我还是看剧本吧。

 

 

“我不是故意的!!”白敬亭嚎叫,紧张又急切,病急乱投医往厕所跑,慌乱中把自己跑到了厕所死角,贴在墙上挥着手解释。

 

 

“哥,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那你是有意的?”

 

 

魏大勋笑呵呵的问,但已经把魏大勋脾气摸得透透的,白敬亭深知现在的魏大勋是笑里藏刀没安好心,有些忐忑的绷紧神经。

 

 

“那哪敢呢,可不敢在勋哥面前皮啊。”

 

 

“你咋还怂了呢白哥?”魏大勋伸手想袭击白敬亭,被白敬亭用手扣回来,俩人你推我我推你没个一点儿职场精英的样儿。“不battle了?你不一天总想跟我俩battle吗?”

 

 

“我哪舍得跟我儿子battle啊。”白敬亭这句说的又轻又快,似乎这样的话魏大勋就听不到,可魏大勋听到了,并且表现出不悦,白敬亭就真的有些不忿。

 

 

真是的,总是这样!魏大勋老是动不动就给他施压!什么毛病这是!谁还没个暴脾气了!

 

 

“凭啥每次最后都成我的错了!你丫一天就欺负我能耐!”

 

 

“咋的,你不我爹吗?没听说过儿子就是为了克爹而生的?”

 

 

“儿子克爹?你咋那么多歪理邪说呢?”

 

 

“还不都跟我师父学的?”

 

 

“那你就这么对你师父,把你师父怼厕所里…诶,魏大勋,你内手撒开!”

 

 

“白敬亭,这都8102年了,你还没适应吗?”

 

 

“我适应啥啊?”

 

 

“适应我欺负你啊。”

 

 

“你跟那儿…正常人能适应得了这个?”

 

 

“关键你也不是正常人啊。”

 

 

“我不是正常人我是啥人?”

 

 

“你是被魏大勋看上的男人啊。”

 

 

“……”

 

 

“咋不说话了?来继续battle啊,你不白掰头吗?我不介意你打扰我,来battle。”

 

 

“魏大勋,你现在怎么这么皮?”

 

 

“有其父必有其子。”

 

 

“……”

 

 

“不说话啥意思?你还没回答我呢,小白。”

 

 

“…我回答个屁。”

 

 

“那也行,那你就回答个屁。”

 

 

“你……”

 

 

“重要。”

 

 

“……”

 

 

“不重要?”

 

 

“你到底什么毛病?”

 

 

“没你不行的毛病。”

 

 

“……合着我还能没啊,我这不给这呢吗?”

 

 

“那你说啊,我有多重要。”

 

 

“……”

 

 

“说啊。”

 

 

“你甭跟这儿得寸进尺。”

 

 

“白哥,你脸红了。”

 

 

“……”

 

 

“你真的不说嘛白哥,人家桑心了……”

 

 

“……魏大勋…老子都给你打了一个多月的伞了,你可当个好人吧,知足点儿行不行?”

 

 

“那你再嘟嘟一遍,我想听。”

 

 

“……”

 

 

“白哥~”

 

 

 

 

 

此次battle在白敬亭的嘟嘟嘟中落幕。

 

似乎是魏大勋胜。

 

唉,不过您二位,这掰头也太无聊了吧。

 

这都8102年了,也别掰头了,不如来点儿更靠谱的呗。

 

 

 

白头行不行?







完了。

希望不要发展成赵游艇悲惨日记。


评论(63)

热度(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