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损色儿与吃醋

拜托了冰箱观后感

伪现实,勿上升所有真人



码字有些急,欢迎捉虫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做个前文汇总

羽绒服与仙鹤

守护星与神颜

形容词与相册

二十九与梦想

亭优秀与电池

横店瘫与谜底

油菜花与虚势






上一秒,魏大勋最大的敌人还是那个到现在都不知在哪的地下车库和那双贼拉蓝的球鞋,好家伙,这一秒就成了王嘉尔。

 

他正捧着手机看这期冰箱,看着满屏花字里的“味大熏”乐的哈哈的,王嘉尔一连三条微信砸了过来。

 

魏大勋脸色一变心道绝对不简单!赶忙正襟危坐点开微信,还有些小忐忑,打开一看,果然啊果然……

 

是两张截图,加一个嘚瑟的表情包。

 

 

王嘎嘎:小白哥!!

王嘎嘎:小白哥!!!!

王嘎嘎:小白哥!!!!!!!

王嘎嘎:[泪流满面]

【中间隔了两小时】

敬亭山:……

敬亭山:什么毛病拍戏呢我

王嘎嘎:下戏啦?

敬亭山:往酒店走呢

王嘎嘎:小白哥!!!!!!!!!!!

 

 

王嘎嘎:[傲娇]

敬亭山:互删?

王嘎嘎:哈哈哈哈

王嘎嘎:你说,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大勋哥?!

敬亭山:……

敬亭山:你已经问第一万遍了王嘉尔

王嘎嘎:你不说我就问到一百岁

敬亭上:[无语]

敬亭山:最喜欢你成不

王嘎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大勋眼一眯,心里想的却是,白敬亭要是知道王嘉尔这波迷幻幼稚的操作,一定会在心里感谢王嘉尔的。他从和白敬亭在上海会晤那天到现在,基本上几句话不离那双被白敬亭亲过的鞋,白敬亭听得耳朵起了茧子,还反讽他无数次,都不妨碍他有恃无恐的继续嘚嘚。虽然到现在也没争出个所以然——wdx是我的鞋还是我的勋——也不重要,毕竟两人俩仨月没好好当面聊过天,想说的话太多。

 

这回倒好,以后魏大勋絮叨的对象可以转移为最强萌娃王嘉尔本尊了。

 

大勋花:哈哈哈哈可怜的嘉尔宝宝

大勋花:不太忍心给你看我和你小白哥的聊天记录

大勋花:[很酷]

王嘎嘎:切

王嘎嘎:我不稀罕

王嘎嘎:反正我赢了!

大勋花:是是是你赢了 

大勋花:我不都承认了你俩是最好的朋友吗?

王嘎嘎:你承认没用得小白哥承认!

大勋花:哈哈哈哈行行行

大勋花:你这是闲着干嘛呢?也看节目呢?

王嘎嘎:我还没,练舞呢,歇会儿

大勋花:吃东西了么那天给你的蓝莓呢?

王嘎嘎:啊吃了哥超好吃!

 

 

魏大勋撇了一眼自个儿箱子里的一大罐蓝莓,恍然想到他跟白敬亭都黏一起好几天了,自己压根没想起来把这个给他。又看了看王嘉尔发过来的截图上的对话时间,估么着白敬亭应该是快到酒店了。

 

大勋花:你练吧别整的太累注意身体啊

大勋花:哥看台词去

王嘎嘎:OK 哥也加油

王嘎嘎:我还要再问一个问题!

大勋花:啥啊

王嘎嘎:大勋哥!!!!

王嘎嘎:那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白哥?

大勋花:……

 

门铃非常适时的响起来,魏大勋被王嘉尔问的无奈,抿着嘴起身开门,迎面看到站在门外的白敬亭手里挎着西装外套,热的一脸心烦的样子。

 

魏大勋上下撒么一眼看上去累的够呛的人,直接把手里的电话塞到人胸口,白敬亭满脸问号赶紧接住,眼睁睁看着一言不发的魏大勋回身钻进浴室。

 

“我刷个牙。”

 

“啊。”

 

一听是要刷牙,白敬亭竟然福至心灵的get到一个信号:魏大勋可能是要吃东西。

 

您们神仙已经可以拿脑电波交流了是不。

 

空调简直成了白敬亭的救命稻草,他解开衬衫上的几颗扣子往客厅走,屋内的凉意给他回了不少武力值,点开魏大勋的电话轻车熟路的解锁,王嘉尔深入灵魂的疑问句就呈现在他眼前。

 

白敬亭噗嗤乐出声,又滑到上头的时间点翻聊天记录,翻到不久前新鲜出炉的截图彻底笑出褶子,把西装外套随意甩在沙发上直接按下录音键。

 

 

大勋花:【语音】王嘉尔,你丫是不是皮又痒了?

王嘎嘎:【语音】哈哈哈哈小白哥?你竟然和大勋哥住一个酒店!!!

大勋花:【语音】我俩一个剧组的不住一个酒店合着还要分开住南北极吗?

王嘎嘎:【语音】真的诶!你俩现在在一个剧组哈哈哈!

大勋花:……

大勋花:别跟这儿卖萌 

大勋花:魏大勋说他不喜欢你

王嘎嘎: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嘛,我才不信呢。

王嘎嘎:一定是你逼大勋哥这么说的。

王嘎嘎:[傲娇]

 

 

果然是被爱意浇灌长大的萌娃,还真是...幼稚的不行呢哈哈哈!白敬亭想着该怎么回才能调戏到王嘉尔,顺手掏出自己的电话瞧了瞧电量,窜到插座旁边拿魏大勋的连接线充电,回身又举着魏大勋的电话横躺在松软的小沙发上。

 

大勋花:练舞也不好好练我还等着听新歌呢

王嘎嘎:[鄙视]咋地吧? 我就歇会儿,散散汗

大勋花:哦

王嘎嘎:对了我刚才又听了一个特炫的歌

王嘎嘎:像是白rap喜欢的风格

大勋花:噗回头发我链接吧

王嘎嘎:已经发你微信上了

王嘎嘎:啊啊我真撤了[大哭]别想我

大勋花:嗯

 

白敬亭退了微信界面,瞥一眼魏大勋的手机电量,绿格子满满当当,就索性哗啦屏幕找腾讯视频APP。

 

没成想点开之后直接是拜冰的横屏播放页面,暂停状态,进度栏上的圆点停在中间,应该是魏大勋已经看一半了。不过白敬亭不以为然,想都没想直接把小圆点滑到最开头,自顾自看了起来。

 

 





 

这时候魏大勋踢踢踏踏的往客厅走,投给摊在沙发上放懒的白敬亭一个漫不经心的余光,听着手机外放的声音也猜出自个儿看的进度已被惨无人道的销毁。

 

“吃蓝莓吗?”

 

“啥东西,你在涠洲岛给我内酱?”

 

“啊,我妈又搞一批。”

 

魏大勋背对着白敬亭鼓捣桌上的瓶瓶罐罐,这位爷应该是刷牙的时候顺便把脸也给洗了,没准儿还偷么刮了胡子。白敬亭则视线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也没稀罕去看魏大勋伟岸的后背,两人就这么极其不正经的瞎脊背尬聊。

 

“还是不吃了吧,刚我就想跟你说,你也不怕明儿脸肿。”

 

“哈哈我也是刚才刷牙时候才想到的,大老晚的,吃完明天上镜得跟鬼似的。”

 

“你饿?”

 

“不饿。”

 

“那甭想了,明儿再说。”

 

魏大勋身为一名励志做东北老爷们之首的糙汉子,护肤时间初步控制在十秒以内,不知道往脸上糊了一层啥,反正是匆匆怼完,就抄起剧本走回白敬亭身边的单人小沙发上,鞋一脱盘腿儿坐下,准备顺一下明天的戏。

 

“嘉尔刚又说啥了?”

 

“还能说啥,跟我争宠呗。”

 

“诶我天。”白敬亭把争宠两个字说的贼拉自然,魏大勋听罢梨涡深了至少三分,声音里掺了几分惊喜。“这么厉害的吗?还有人敢跟你争宠呢?”

 

“可不,胆儿真肥。”

 

白敬亭抬脑袋瞄一眼魏大勋,审视一番后者老太太卧炕头一样的坐姿,不予置评。只不过再低下头的时候,手在“减”音量键上连按好几下,因为宋小宝的叽叽喳喳而热闹的屋子一下子变得清幽不少。白敬亭还跟着学魏大勋和宋小宝在节目里的语气,点了点屏幕上笑的一脸灿烂的王嘉尔又添了一句“跟我这儿抢人?你个损色儿!”

 

魏大勋拍大腿狂乐,被白敬亭照猫画虎的东北话逗的抖成筛子。

 

“笑屁?”

 

“没笑没笑,您老继续。”

 

白敬亭就真的没再炸毛。一来是一天的戏下来真是很累,二来魏大勋在顺本子,他也不想再继续干扰。于是两个人呼吸着一室和谐,看本的看本偷乐的偷乐,没谁刻意打扰谁,但沉默里也不见一点儿违和的尴尬感。

 

 

 

 

 

 

 

 

气氛罕见的有些柔软,白敬亭一边看一边内心腹诽不止。

 

比如面膜那事儿,白敬亭不止一次给魏大勋科普过哪面是正面,那货压根没记住过。

 

比如喝凉的,白敬亭一个冬天露脚踝的冻人boy都比不过魏大勋的铁胃,说也说不听。

 

比如现在满脑子萦绕的那个“损色儿。”

 

这时白敬亭紧盯不放的屏幕上出现了带自己出镜的表情包,他还是一个没忍住出声吐槽。

 

“内表情包是真有毒,你们打算给我多少出场费啊?”

 

“你都最喜欢人家嘉尔了,还在乎那点儿出场费?”

 

“这就是你把我送给嘉尔的理由?”

 

白敬亭回放到魏大勋很小声的那句“送你了,送你了”,还特意把手机举给魏大勋看。

 

“切,你自个儿看看嘉尔发的截图,你自己都说了最喜欢他了好不?”

 

“你还真信?”白敬亭被怼一句,一口气没喘匀,起了耍横的小心思。“还有。你听听你这自己说的啊,这什么,还你承认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丫谁啊你就替我承认了?”

 

“不行?”魏大勋听出白敬亭有要拌嘴的意思,也把注意力从本子上移开,说话阴阳怪气的没个正溜子。“瞅你现在这出,躺我屋,玩我电话,我还不能发挥点儿主人的权利了?”

 

“诶我?”这回白敬亭是真·恼羞成怒,身子一撑坐起来,点击屏幕暂停,手机扔一边,鼓着腮帮子瞪向一脸玩味的魏大勋。

 

“你是真膨胀了,我这就走行不?”

 

“走,赶紧走。”魏大勋泰然自若,完全不见一丝慌乱,拿手指了指房门的方向,怎么看怎么胸有成竹,好像还多了点儿戏谑。“你不走我都瞧不起你。”

 

??????

 

他白敬亭是咋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白敬亭不可置信,咬紧嘴唇,有点儿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哦还是小兔形状的,兔耳朵恹恹耷拉下来那种。

 

“来魏大勋,咱俩今儿把话唠明白了。”

 

“来啊,要唠就全唠开。”

 

魏大勋干脆把本子一合,做出恭敬不如从命的表情。白敬亭被魏大勋那股子假认真的劲儿感染到,学着魏大勋的动作盘起腿坐着,两手交叉环在胸前,俩人还真像要谈判的样儿。

 

“你说,是不是真跟我混熟了?开始把你怼别人那套把式往我身上用?”

 

“啥叫怼别人那套?我还怼过谁?”

 

“我天,你内些什么哥们兄弟又拜把子的,还少了?”

 

“跟你那一架子鞋比,还真就少。”

 

“你...?人能和鞋一样吗?”

 

“是啊,人哪有鞋重要啊,要亲也亲鞋是不,人可入不了你的眼。”

 

“魏大勋……你这算啥?合着你这两天成天抽风,是跟一双鞋争风吃醋呢?”

 

“你有意见?”

 

“什么我有意见,明显你有毛病,我不早跟你说过我要买内鞋吗?”

 

“这就是你抱着一双鞋乱啃的理由?”

 

“???啃你二大爷!你丫是不欠抽?”

 

“对,你割舍抽我,你肯定不割舍抽鞋。”

 

“我滴个天...你魔障了吧!”

 

“我还就魔障了,你要不说明白到底我重要还是鞋重要,咱俩以后就一直这么端着,反正我有的是耐心。”

 

“你...你听听你内语气,你看看你内态度,我的鞋能这么对我吗?不能!你还怪我偏心?你有啥资格,你说,你有啥资格!”

 

“我怎么就没,我什么语气啊?我什么态度啊?我对你还不够好?”

 

“好在哪儿啊哥哥?你这节目里跟王嘉尔说话咋那么温柔呢?怎么到我这儿跟个恶霸似的,还好?”

 

节目里正好说到魏大勋妈妈做的山楂水,白敬亭又极其委屈的添了一句。

 

“而且我都没喝过你妈做的山楂水,他们都喝了!”

 

“我……”魏大勋有点儿无奈,连装凶都装不下去了。“那你说我还应该咋对你?”

 

“你应该……”白敬亭说到这儿卡了个壳,似乎自己也没想好说辞,眸子滴溜转一圈,两只兔爪子在空中扑棱半天,最后灵机一动憋出一个巨经典的词儿。

 

“呵护我!”

 

“对,宝宝是用来呵护的,不是用来怼的,成吗哥哥?从咱俩录完我侦之后到现在,你看看你自己那个嘚瑟样儿,我这儿忍你多久了你是真瞎还是装傻呢?还什么跟鞋吃醋,你就是活人惯的,我就是对你太好了……”

 

白敬亭那厢话匣子一开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自顾自神采飞扬的说起来,而这厢突然定住不动的魏大勋却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嗡嗡作响回旋的都是白敬亭最开始那一句“宝宝是用来呵护的。”

 

宝宝,是,用来,呵,护,的。

 

魏大勋开始傻笑,并且随着白敬亭还没完的吐槽笑的越来越傻,这不白敬亭还没说完呢,他长腿一迈落了地,两步跨到白敬亭身边,一个迅雷不及掩耳把白敬亭推到在沙发上。

 

白敬亭正说的爽,一回神感觉自己侧倒在沙发上,身上还压了个人,下意识抬手去推,被魏大勋抓住按在沙发上,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正在发生啥。

 

“给我起来!”

 

耳根马上蔓延开不可言说的红,白敬亭的气势至少降了五分,方才不过脑吐槽时的勇气幻化为此刻脸红心跳的羞耻感,还哪有那个心思继续“吵架”啊。

 

“我不起,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魏大勋的鼻息正好打在白敬亭耳畔,说话时候白敬亭荡起一身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奈何拢共就没多大的沙发,没哪儿能给他钻进去躲的。

 

“我,我说啥了?”

 

“你说我应该呵护你,宝宝。”

 

 

妈耶。

 

白敬亭想起来了。

 

白敬亭整张脸烫成了大太阳。

 

哪个救世主能来救救他啊啊啊咋办啊啊啊。

 

 

魏大勋心里滴滴答答一汪春水,跟个十八岁刚谈恋爱的愣头青似的,看不出一丝中年男子该有的稳重,一旦起了调戏人的心思,手段就跟撒旦一样残忍。

 

“你再说一遍啊,宝宝。”

 

故意又重复一遍宝宝两个字,还学着偶像剧里霸道总裁低沉的声线,估计他自己说完自己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吧,就别提魂儿都快被调戏飞了的母胎单身白敬亭同志。

 

“你先起来。”

 

“你不说我不起。”

 

“你,你起来我就说。”

 

“行,那你不说这个,你说,我重要还是鞋重要?”

 

“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

 

“你说不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白敬亭掂量一下自己再不顺着魏大勋的话,即将发生的N种可能性,深知哪一种对自己都没有任何益处,何况明天还有一屁股戏,今天不太适合……过度玩闹。于是深谙迂回政策的白敬亭拿蚊子才能发出来的声音回话,也不对,可能蚊子都听不清他在说啥。

 

“你…你重要。”

 

魏大勋狗耳朵灵得很,蚊子听不清他倒听清了,一时间心满意只觉得自己狗生已无憾,真就言出必行的从白敬亭身上下来,又老老实实的坐回自己的单人小沙发。

 

白敬亭放松情绪暗暗松了一口气,盯着魏大勋不服气的吐了句“损色儿”。

 

魏大勋猛一转身,作出又要折回来的动作,白敬亭身子一晃,把自己缩在沙发最边角的地方,抄起电话解除暂停,眼神黏在手机上装作无事发生过。

 

顿了几秒,俩人都没绷住笑了出来。

 

 

 

 

 

 

 

 

吵架小插曲莫名其妙的开头,又极其无厘头的结束,俩人看似又回归和谐共生模式,一个继续看节目一个继续看台本,不过这事儿还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因为刚才的乌龙而悸动的心跳,哪能这么容易就平复下去呢。

 

最起码白敬亭作为“出洋相”那一方,这会儿只花了一半心思在屏幕上的冰箱里。他也不是没去过魏大勋他家,魏大勋冰箱里有啥他又不是不知道,无非就是对魏大勋故意把冰箱收拾的很整洁这件事不屑一下。另一半儿呢,那都在自己没头没尾的失态上呗,恨不得让时光倒流回去。

 

他这么想着,总觉得光看屏幕里的魏大勋已经不满足,偷偷抬眼瞄了瞄隔壁沙发上的正主,没被正埋头工作的人发现,就干脆光明正大的看。看一会儿现实版的,再低头看手机屏幕上的,手机屏幕上的看够了,再抬头看看现实版的。

 

其实不太像一个人。

 

屏幕里聊到什么魏大勋很“抠”这个话题,白敬亭无奈摇摇头,给拜冰这期的策划打了个负分,心合计也就摊上魏大勋这么个傻白甜吧,搁别人身上不发个律师函都得奇了怪了。

 

没错,综艺里的魏大勋装的真跟傻白甜一样,谁的梗都能接,谁的场都愿意捧,看起来幽默又随性,说白了就是一没脑子的人设。但是私下的魏大勋笑的会更精明一点,云淡风轻间显露的是更深层的笑而不语,尤其是涉及到工作的时候,就像现在,眉头总是微微皱着,看不出一点儿手机屏幕里老大不正经的样子。

 

白敬亭想着这些,视线一直黏在现实版魏大勋身上。现实版魏大勋好歹是个喘气的,再用心工作也能察觉出自己正被一道火热的视线盯着,不明就里的抬头。

 

碰上白敬亭直直射过来的视线,魏大勋却发现白敬亭仅仅只是盯着自己,但眼神没有焦点,正涣散着想些别的。

 

“合计啥呢?”

 

“啊?”白敬亭被出声干扰,回了神,这才把焦点落在魏大勋身上。“啊,没啥。”

 

“其实我挺想认识小胖子时候的你。”

 

魏大勋听着白敬亭漫不经心的说,确是只花一秒钟就get到白敬亭话里更深的意思,会心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一个节目,别当真。”

 

白敬亭没说话,还是仍旧盯着现实版魏大勋不动。

 

“看节目啊,看我干啥。”现实版魏大勋被盯得发毛,拿下巴点点白敬亭手上的手机。

 

白敬亭自己跟着往手机上看,看了两秒又抬眼看魏大勋,带着笑意。

 

“看什么节目,不也还是在看你呢么。”

 

魏大勋这回是真接不上话了,语言系统失衡,彻底被怼蒙。

 

而怼完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啥的白敬亭,眼神落回手机上,捏着手机的力度大到快要把机体掰碎,心里千万匹大金毛拔腿狂奔。

 

完了完了,今天是他喵的什么受难日,能不能别出糗了能不能?!!!

 

白敬亭红着耳根迅速转移话题,恰好手机里头王嘉尔和宋小宝正“深情对视”,魏大勋猫在王嘉尔后边嘟个大嘴唇子,气氛还是很融洽的,看得出来小宝哥也很喜欢魏大勋。

 

“诶,这小宝哥真的太逗了,嘉尔都要笑岔气了。”

 

只不过白敬亭说的话和手机里的剧情有点儿对不上。

 

“啊,是。”那边儿因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耳朵也跟着红起来的魏大勋还顺嘴就接,识趣的转移话题,清了清嗓子。“后来给后台的时候,嘉尔还跟着我俩学东北话,小宝哥还开玩笑说将来要给嘉尔当证婚人呢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啥?哈哈哈哈!”白敬亭觉得这个梗实在是太好笑了,而且已经开始脑补将来王嘉尔结婚的时候一身西装革履头戴神父帽的宋小宝在庄严的结婚进行曲中大跳霹雳舞的样子,干脆举着手机笑倒在沙发上。

 

“啥玩意,戳你笑点了?”

 

魏大勋看着白敬亭在沙发上捂着肚子打滚的样子,眼神也不自觉宠溺起来,笑着摇摇头随小朋友自个儿折腾去,低头又钻进剧本里。

 

白敬亭是实打实笑了好一会儿,情绪渐渐淡了之后累的他呼哧带喘的,顺顺气继续看节目,剧情已经走了一大半,何老师和魏大勋坐在主人席上等菜,白敬亭困倦的大脑又开始思绪乱飘。

 

让宋小宝当证婚人这个梗属实戳他笑点上,他又看宋小宝为了赢得魏大勋的奖章那副鸡贼的样儿,连带着开始脑补如果魏大勋的婚礼上证婚人也是宋小宝的话该是什么场面,嘴角一斜笑肌又开始工作,还不敢吵到魏大勋,只好闷闷的乐。

 

这一想脑洞就彻底止不住,想到魏大勋的婚礼,就不免会想是魏大勋和谁的婚礼。既然是两个人的婚礼,脑补的画面总要有另一个人出现,白敬亭就突然像被下了降头一样,猛然一想如果站在魏大勋对面的内人……是他自己呢。

 

白敬亭一个激灵,赶忙将如此荒诞诡异的画面甩出脑海,摇摇头假装一本正经的看节目,不过五秒钟后那画面自己又回来了。

 

还更详细,更生动。比如两人都是燕尾西装,宋小宝站在他俩中间扯着公鸭嗓子问他俩愿不愿意跟对方过一辈子,魏大勋就冲他乐,手里捏着个戒指……

 

白敬亭直接从沙发上窜起来,快步走到空调正下方,身子一蹲捂着脸缩成一团。

 

魏大勋:????

 

魏大勋被吓一跳,站起来往白敬亭跟前儿凑,一脸黑人问号。

 

“你嘎哈啊?你热也不能这么吹啊,这样容易受风。”

 

说完去拽白敬亭胳膊,结果刚碰上,就被白敬亭触电一样躲开,站起来往后退一步。

 

魏大勋被惊悚到了,看白敬亭脸上麻小同款的通红颜色,不知道现在走的是什么剧情。

 

“我没事儿。”白敬亭声音有点儿抖,捏着手机往门口走。“我就,我就有点儿困了,我回去看,你读本吧。”

 

但嘴上不服输的魏大勋哪舍得真让白敬亭走,他根本完全不想让白敬亭走好么,巴不得人家干脆就在这屋住呢。

 

“这就走啊?你到底咋了?”

 

跟着白敬亭走到门口,魏大勋还在想白敬亭突然犯病的可能性,思前想后没有所以然,手杵在门上想做最后的挣扎。“真生气了?”

 

“什么生气。”白敬亭却不是生气的样儿,抬手把魏大勋挡着门的手扒拉开,只不过视线一直没敢跟魏大勋的相接。“又不是明天看不见我了,慌什么呢。”

 

说的也是那么个理儿,魏大勋抬手放人,手机里节目还播着,被白敬亭捏着呲溜一声窜出去,光速消失在视野里。

 

魏大勋扶着门想了半天,最后也只能耸耸肩,权当白敬亭大半夜被困傻了脑子不正常。

 

回了屋子,宋小宝的魔音穿耳彻底消失,寂静显得更加突兀,魏大勋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想着自己再把节目点开,把没看的后半段看完。

 

屋里晃荡一圈,最后在充电的地方找着电话。

 

想着自个儿电话明明满电啊?点开手机一看屏保。

 

白敬亭的电话。

 

魏大勋胳膊肘枕在桌子上,盯着小小的电话嘟嘴。

 

然后抬起电话一秒解锁,想也没想的越过所有他想窥探的隐私直奔微信,跟心理预估的一样,在置顶栏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备注是wdx。

 

点开他自己的对话框,上一条消息还是他在杭州录101的时候他俩发的,来了上海之后他们压根就没有用微信的必要。

 

敬亭山:嘿[很酷]

敬亭山:宝宝

敬亭山:你电话拿错了

 

大勋花:……

大勋花:我忘了我看的是你电话

大勋花:麻烦你把宝宝这个词忘了谢谢

敬亭山:忘不了 

大勋花:你这个备注

大勋花:bjt是什么???我问问你???

敬亭山:哈哈哈咱俩彼此彼此吧?

敬亭山:wdx也很没营养好么[微笑]

大勋花:没文化真可怕

大勋花:wdx到底有几层意思麻烦您自己查去

敬亭山:不就我的鞋和魏大勋吗?

大勋花:[白眼]

敬亭山:还有啥赶紧说

大勋花:那你先说bjt是几个意思?

敬亭山:我喜欢喝苦的,bjt也很甜。

大勋花:???

敬亭山:我喜欢喝苦的,不加糖也很甜。

敬亭山:白敬亭不加糖也很甜。

大勋花:……

敬亭山:该你了,wdx还有什么意思?

大勋花:你来拿电话我告诉你

敬亭山:你来拿

大勋花:我不你来拿

敬亭山:你来拿

大勋花:我不你来拿

敬亭山:你来拿

大勋花:不来拉到我关机了

敬亭山:……

敬亭山:行行行

敬亭山:谁让你是我宝宝呢

大勋花:麻溜的过来

大勋花:你个损色儿

 

 

 

披着敬亭山的皮,大勋花仍旧没能取胜,伸个懒腰去白敬亭屋里换电话,越过沙发时无意一瞥,还顺手捎上白敬亭落下的西服外套。

 

心情还不错,连备注都是情侣的,以后勉强就不跟鞋吃醋了吧。

 

 

WdxBjt,很甜。

 

魏大勋白敬亭,很甜。

我的心不加糖,很甜。





-FIN-

PS:本期拜冰剧本明显,一切不舒服的地方都不必理会。

评论(56)

热度(1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