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油菜花与虚势

520贺文,祝大家快乐!

伪现实,勿上升真人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发文是感觉今晚或明晚他俩得秀一波。






524.上海


 

魏大勋摊在剧组发给他的贵妃椅上打了个哈欠,四仰八叉的没有一点儿贵妃的形象,手垫着头皱眉望天。

 

他需要严肃正经的思考一下他的感情问题。

 

比方说,为啥白敬亭过了5月20号那天到现在都没咋搭理过他?

 

他是照例每晚睡前都会发个晚安过去的,但是昨天和前天白敬亭可都没回。他觉得奇怪,刚才打了个电话过去,却被白敬亭超级凶的怼了一顿说影响他工作,然后就给他电话挂了?

 

魏大勋嘴一撅,觉得老委屈了。那白敬亭刚才可凶了你知道不?

 

所以魏大勋这会儿下了戏,闲着没事儿决定静下心来捋一下白敬亭从最开始到现在各种不明原因的性格转变,做一个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大好男友(不是。)

 

首先是他们录24小时最后一期,就是西安那一期。魏大勋一想到那期坐过山车时候白敬亭的表现就恨不得做梦都笑出八块腹肌。白敬亭的奇怪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慢慢显现的。

 

明明录着节目,面前身后八百多架摄像机呢,大大小小的眼睛上百双,白敬亭偏一个人坐在过山车上疯野似的喊着魏大勋,你真丑......

 

先忽略掉白敬亭喊的这六个字实数诽谤这件事,魏大勋每次回想起白敬亭那个颤抖的声音都觉得又甜蜜又不解。你别说,他有一次太闲了偷偷去翻知乎的心理学话题,特意找“人在害怕时候下意识喊出的人名”意味着什么,结果啊,他翻完都膨胀了。

 

魏大勋梗着脖子傲娇一笑。唉,你瞅瞅,再内敛的高岭之花又能咋的,碰上哥哥的绝世热情那不都得从冰箱上爬下来啊。

 

不过魏大勋转而一想,这好像只是白敬亭转变的伊始。

 

时间线再往下顺,是涠洲岛那期节目播出的时候。他俩身在两地网络一线牵,白敬亭突然莫名其妙的给他发了一堆生气的表情包,他在微信上追着问了半天都没问明白是咋回事儿,后来还是录我侦时刚见面就哄,哄了半天才好。

 

哦对,我侦,那可真是一档让魏大勋头秃的综艺,这辈子都忘不了。

 

槽点多到他不知该从哪想起。

 

刨除他俩大部分正常沟通的时间,白敬亭从刚开始录制到第二天结束,有几点不正常是魏大勋始终无法忘怀的。

 

其一,第一天录制大家互相搜身的时候。白敬亭那个不省心的熊孩子在他后背鼓鼓叨叨的,突然要撩他衣服???

 

魏大勋是实打实吓到了,制止的声音力道都没绷住,嗓门扯老大,生怕白敬亭干啥出格的事儿,还想调戏人来着,回过神来才想到还在录节目,赶紧拽着不老实的手把注意力转移到何老师身上。

 

关键这也不像白敬亭能做出来的事儿啊……

 

其二,第一天录制结束选k的时候,白敬亭突然蹿到他身边拿渴求的眼神看着他……?

 

真不是魏大勋想太多,他感觉白敬亭当时的表情和气场特别像求关注的小兔子,靠着魏大勋的那只手半虚着,魏大勋一时拎不清白敬亭是啥意思,干脆手一伸给握住拽怀里了。

 

然后是最神奇的。白敬亭自己把手拽开,下了镜头从录制现场到给他庆生的酒店一路上都没给他一个好脸儿看。

 

其三,第二天他是侦探,假模假样的开始做笔录,刚开始录就被白敬亭皮的只想撂挑子不干把白敬亭扛回家锁起来(没有)。

 

对,就是在交代事情前因的时候,白敬亭突然对着他跳起了皮筋。即便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魏大勋想到白敬亭那突如其来的皮都得赶忙坐下,怕一想多了闪着他的老腰。

 

就,说好的内向淡漠稳重深沉呢??

 

虽然白敬亭啥样他都稀罕,但这种大型毁人设现场就不要出现在节目里了吧?

 

其四,魏大勋在六人进小黑屋梳理案情之前偷么拉着白敬亭小小商议了一次。当然了,肯定不能明面说什么我的宝宝啊赶紧把智商捡起来别犯病了,他说的是,你看哥当回侦探多不容易啊你可得严肃点帮着找凶手blabla一堆。其实魏大勋早猜到凶手是谁了。

 

结果轮到何老师和白敬亭陈述证据的时候,也是魏大勋嘴欠,跟两个最亲的人调笑了一句让他俩好生为侦探着想一点,结果就……

 

那简直是白敬亭最疯狂的一次镜头前失态,被各路粉丝路人加节目组后期戏称奶凶。

 

哦对,还有后来魏大勋看了花絮采访,就是白敬亭莫名其妙娇羞的画了一朵花那个。

 

 

魏大勋真是越想越头疼。

 

 

其实白敬亭大部分时间都非常正常,他们的感情状态也跟他俩的事业一样是蒸蒸日上的,于情于理魏大勋已经很满足了。但是白敬亭以上这些令人意外的举止总是小猫爪一般挠在魏大勋心尖儿上,不整明白他闹心呐。

 

哦对,还没说完呢。

 

生日快乐就不说了,魏大勋每次想到自己拿这个梗反将白敬亭一军,都会觉得自己雄浑的肩膀又宽厚了一分!

 

过完生日他一个没忍住去了杭州,期间两人的相处模式极其正常,甚至连空气都恨不得泛出一层粉色,白敬亭还带他去了别止。

 

是不是挺好?他回了横店之后两人还借着刚分开的余温谈了对彼此的小想法,魏大勋咋想咋觉得满足,本来是一次甜掉牙的探班。

 

结果白敬亭那之后没多久突然一个电话就摇了过来张口就说魏大勋你那咋那么像猪呢!你真的像猪,贼拉像!狂吼一顿之后还自个儿把电话撂了???

 

魏大勋当时忙着一场戏,楞楞的放下电话后来就把这事儿忘了,只记得下了戏刷ins看到白敬亭发了他送的小猪佩奇,转头去问白敬亭对小猪佩奇的种种感受,结果两人就这么的谁也没再提那个事儿……

 

现在倒是全想起来了!

 

魏大勋有些恨恨的咬着牙关,完全想不明白那个小崽子哪来的勇气成天凶他,再回想一下自己纵容的态度,总觉得他是不是给了白敬亭一种自己真心很怂的错觉?

 

那哪行啊!

 

一秒抄起电话,魏大勋摆出一脸衙门老爷审犯人的表情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嘟了几声,不一会儿白敬亭略显慵懒的声音就飘进魏大勋耳朵。

 

“你干嘛呀?”

 

四个字的声调拐着弯散发着怨气,很明显没睡醒被吵到了。

 

魏大勋不免诧异,合计着这大中午的白敬亭咋还睡觉呢?那边又叨咕起来。

 

“拍一宿戏好不容易跟这儿睡会,你烦不烦人啊?你烦死人了!”

 

你瞅瞅,凶不凶!

 

不过魏大勋听着白敬亭毫无威慑力的小鼻音,心里都乐冒了泡,但嘴上不能说,毕竟得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白敬亭你真能耐了啊,行,我以后一个电话都不打了,成不?”

 

说完直接把电话掐掉。只不过魏大勋嘴角的笑意止不住,从贵妃椅上爬起来蹲到插座旁边给电话充电,有模有样的揉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脖子,干脆屁股一挨地靠墙坐下,闭目养神。

 

说是养神,其实是捏着电话等信儿呢。

 

魏大勋很笃定白敬亭会找他,但又在心里跟自己说不找也没关系,他再去哄呗,虽然那就意味着白敬亭可能没那么在乎……

 

想都没想完,电话嗡的一声。

 

魏大勋支起下巴解屏锁,总觉得自己这手咋有点儿颤呢,憋着一肚子忐忑点开微信。

 

 

敬亭山:[委屈]

敬亭山:你生气了…?

 

 


嘤嘤嘤。

 

魏大勋电话撇回地上,跪起来捶胸顿足抓耳挠腮的,一脸无处安放的自豪与甜蜜把宁静的房间搅上一层浓浓的蜜。

 

还什么奶不奶凶不凶莫名不莫名的,他算是栽在白敬亭这儿走不了了。除了照一辈子宠,还能有第二条路吗?不能。

 

魏大勋摆出个皇帝老爷样儿,神态威严的清清嗓子,好像白敬亭能看见似的。

 

 

大勋花:三天不打 上房揭瓦

敬亭山:。。。

敬亭山:你还敢打我?

敬亭山:让你打,你也得下得去手[微笑]

大勋花:白敬亭

大勋花:真是给你狂坏了

大勋花:觉得哥哥怂 是不?

敬亭山:你怂不怂你心里清楚

敬亭山:不需要我添油加醋

大勋花:行

大勋花:你等着啊

敬亭山:呦呵 威胁我?

 

魏大勋没再回。

 

他拔掉充电线起身,趿拉着脱鞋蹿到隔壁助理的房间里,给助理吓了一跳,赶紧翻翻手机看自己是不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儿。

 

没忘啊。

 

助理盯着行程表,除了明天杭州飞北京的航班以外这两天没有事儿要赶,今儿晚上还难得没有夜戏,这大哥来犯啥抽来了?

 

助理一脸懵逼,魏大勋掐着腰不理会,径直问出来“明天白天的戏紧不紧?能宽裕一下排到下周么?”

 

助理回神盯着纸单子看。

 

“能是能,可以融到下周B组的拍摄日程里,不过有啥必要么?”

 

“有。”魏大勋从衣柜翻出助理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出行包甩到人怀里。“走,去杭州。”

 

“啥玩意?现在?”

 

助理惊呆,揉揉眼睛看他之前定的航班,确定是明天才飞啊!

 

“对,现在。”魏大勋转身往门外走,顺手从茶几上捡了根香蕉吃。“找小白去。”

 

!!!

 

助理心里有一万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怪不得你人在上海却死乞白赖的非要定杭州到北京的航班,还美其名曰能多在路上休息一会儿??狗屁的路上,我看是温柔乡上吧!!

 

 



 

524.杭州

 


白敬亭这一下午都不是很舒坦,猫在房间躺尸刷ins,关注了一大堆账号,有一股拿球鞋撒气的架势。哥们兼助理给他备了水果沙拉,他也兴致缺缺的吃一口就放那了。

 

别想太多,他不是犯矫情,生活没啥惆怅的。事业顺风顺水,家人也都和睦健康,白鸽们一如既往的宠他上天,可以说是非常惬意。

 

就,有那么一个不确定因子,哽在他心里上不去下不来,趁他闲着没事儿时候总在他眼前晃啊晃,让他觉得又酸又恨。

 

魏大勋呗。

 

关于魏大勋这个不确定因子有一个很确定的事实,白敬亭是承认的。就是…他有时候突然抽疯是因为魏大勋没错……但其实又跟魏大勋本人无关。

 

白敬亭眉头一皱换了个躺尸的姿势,毫不留情的掐了自己胳膊一下。嘶,疼呢。

 

但是这也太不像自己了吧!

 

白敬亭自诩对人事万物都是宠辱不惊的。除去他老爹老妈和亲近的家人们,他很少会在朋友面前展露嘚瑟那一面。尤其现在他的工作性质特殊,需要树立一个站住脚的人设,那偶尔在ins上皮一下也是为了给白鸽们呈现出真实的自己,但从来没真正意义上犯过蠢。

 

可最近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一碰上魏大勋,就会不可控的开始犯蠢。

 

关键是人家魏大勋啥也没干,正常的很好吗?就像之前录我侦的时候,魏大勋明显成竹在胸的侦探头脑让白敬亭觉得帅爆了有木有,可一觉得人家帅爆了他自己咋就跟被诅咒了似的?

 

各种往人家身边凑不说……他看了下节目里的自己……简直不忍直视!!!

 

不忍直视就罢了,因为从涠洲岛那期节目开始他就已经发现自己的这份不忍直视了……哦对西安的过山车,白敬亭觉得可以改个名,那歌儿就别叫夜太美了,叫耻辱柱吧。

 

不过这些犯蠢其实都在可接受范围内,他知道凭魏大勋那个粗线条是想不出来自己下意识的依赖是因为太在乎他——从他俩的相处之间也能感受到,魏大勋精细的一面可不是用在揣测别人的心事上——况且这些魏大勋都没问过,要是问了白敬亭都不知道该咋圆场。

 

而最近让白敬亭觉得最最最羞耻的就是520晚上他发的那条微博。

 

不是说内容羞耻哈,他那条就是为了给白鸽表白的,发明侦里魏大勋没猜出来的love u这个梗绝对不是为了引起魏大勋注意力的哈,别想多了,他可没那么少女心。

 

羞耻的是发博的方式……

 

人魏大勋一到新加坡就给白敬亭定了位,礼拜六那天去游乐场玩更是几乎每个项目都报备一下,不过白敬亭那天紧着背台词,消息时回时不回,晚上得空休息了才刷到粉不拉几的魏大勋跟长臂猿一样做dab。

 

白敬亭擦擦屏幕盯了半天,看着九点整的时间线,抿抿嘴唇。又开了ins,看到魏大勋后发的另一张同系列图片,闷不吭声有了想法。

 

找助理要图呗。

 

助理翻着硬盘问要啥样的。

 

白敬亭眼皮一抬。

 

“要带花的。”

 

“花?啥花?”

 

“是花就行。”

 

结果助理抖了个激灵,翻到以前拍大片儿时候在油菜花地里照的那套。

 

油菜花多好啊,有才华,还有花。

 

其实在白敬亭这儿,世界上所有的花在他眼里基本都是大勋花。

 

你有dab,我有花。

 

至于发博方式,完全照搬照抄,没费脑子。

 

结果到这儿来说都挺好的,问题是出在哪呢?当然出在魏大勋那颗榆木脑袋上。

 

人家520浓情蜜意,他倒好,直播看游戏。

 

甚至一个微信都没来。

 

哦对发了个跟游戏有关的微博。

 

白敬亭越想越憋屈,连带着刷微博的手都发着狠,结果刷到小白鸽把油菜花p成薰衣草。

 

这世界真是,连白鸽都反了天了是不是!

 

尤其想到前几天被培根怼的完全下不来台,白敬亭就觉得确实过的不顺心了!粉丝也飘了魏大勋也飘了,是不是真觉得我白敬亭握不住刀了啊??

 

气的他登上大号给人家小姑娘怼一顿。

 

挽尊了解一下。

 

其实冷静下来,白敬亭还是清醒的。

 

也不是说俩大老爷们非要像小姑娘似的搞什么浪漫告白还要发红包送大礼,再说他俩又没真正确认关系,白敬亭闹心的就不是这个。

 

就……他觉得魏大勋内丫真不是一般的怂!

 

520这个事儿,他就不信魏大勋没看到他发微博的内容和方式,但那老家伙是真沉得住气啊!完全装作啥也感受不到装傻充愣,真是怂穿地心无人能敌!

 

对,不是不回应,白敬亭知道他就是怂!

 

撩完就跑!

 

他们相处那么久了,他对魏大勋的态度从一开始智商上的垂怜到现在情商上的钦佩,心境转变可不是一星半点。

 

他原本以为魏大勋真跟表面上展现的一样啊,憨厚,耿直,呆头呆脑没个正行。时间长了他才知道,魏大勋何止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人家只是把一切看在眼里,不稀罕说罢了。

 

真·油菜·花。

 

所以你丫明明知道我多在乎你,还故意吊着我是不?魏大勋,你个猪!

 

白敬亭越想越气,干脆锤了一拳枕头旁边的小猪佩奇,好像在锤魏大勋一样,恨铁不成钢的想自己以后要做回曾经的高冷鲜肉,绝对不会再跟魏大勋犯蠢,再犯他就……

 

门铃叮咚一声。

 

好悬没给躺尸腹诽的白敬亭吓一个激灵,他想着肯定又是自家好哥们来给他送好吃的,衣衫不整的下床开门。身上的居家服大的很,他也懒得整理,有一侧肩恨不得全露在外边,头发飞飞着,打了个哈欠直接把门扭开。

 

扭完当场石化。

 

魏大勋风尘仆仆,脸上还带着细汗,看到白敬亭一身凌乱的扮相眼里先是闪着一丝阴鸷,但转瞬即逝,手倚着门梨涡带春。

 

“想哥哥不?”

 

白敬亭跟个兵马俑似的一动不动,瞪大眼睛没搞明白现在是发生了啥,还楞楞的看了看魏大勋身后想瞧瞧有没有别人。

 

魏大勋瞅着白敬亭懵懵的小样儿止不住乐,往前走了一步手虚虚的把白敬亭环住,再搂着人一转身,白敬亭的背就贴到门上。

 

白敬亭脸上愣着,脑袋还是运作的,想关门,就顶着门后退两步,直到门死死合上。

 

奈何他贴着门,魏大勋贴着他。

 

“不是,你干啥来了?”

 

白敬亭皱着眉,声音里可没有惊喜。

 

找回了丢失的语言系统,白敬亭第一反应就是魏大勋不好好拍戏跑过来作妖,这他可没办法惯着,魏大勋一向事业心为大。

 

魏大勋知道白敬亭误会什么,却没觉得委屈,反倒乐的更没心没肺。

 

“我要真失业了,可得靠你养了啊。”

 

魏大勋故意凑得近,手还倚在门上,把白敬亭往怀里一圈倒真像个戴着大金链子的东北黑社会大哥,就差镶个金牙。

 

“毕竟你都快上天了,是不,白哥?”

 

白敬亭有点儿颤颤巍巍的,被魏大勋的来势汹汹搞得没了脾气,但没忘记自己的奶凶事业。

 

“上什么天?赶紧说,嘛来了你?”

 

跟训自个儿儿子似的……

 

“啧。”魏大勋收敛了调笑,气场换成了罕见的强势,又往前贴一点儿,感觉白敬亭被他挤的都快嵌进门里边了。

 

“你再吵吵一个我听听?”

 

白敬亭摸不准魏大勋态度转变的原因,只被魏大勋突然散发的荷尔蒙团团围住。

 

那是一种他之前从没感受过的占有欲,让他真就没敢再呛声,软下语气有点不开心。

 

“我怎么就吵吵了,这不问你话呢么…”

 

“再问一遍,好好问。”

 

见魏大勋没有敷衍过去的意思,白敬亭把视线落到人鼻尖上,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拽着裤线,这会儿倒像他是被训的小屁孩一样。

 

“你干嘛来了。”

 

半撒娇半不服,说话的时候耳朵还是红的。魏大勋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有点儿控制不住身体里的洪水猛兽。

 

不过,自制力还在,靠白敬亭助理跟自己说晚上还有夜戏拍存活着,魏大勋就把脑袋探到白敬亭耳边莞尔。

 

“来…逗你玩的。”

 

说完往后撤一大步,整个人换回了一贯那副痴傻呆捏的样子,躲得远远的还不忘跟白敬亭比个猪鼻子做鬼脸。

 

白敬亭: ……

 

白敬亭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一边因为魏大勋没有生气而放松下来,一边气得随便抄起手边的啥就要打人。

 

魏大勋看清白敬亭拿的是一把伞,那玩意不伤人但抽身上是真疼,赶忙摆摆手投降认错,俩人绕着客厅的小沙发转了三圈,最后白敬亭一眯眼站定。

 

“魏大勋,你丫有种就站那别动啊!”

 

“凭啥啊,就行你家暴不行我逃跑啊!”

 

“家你妹的暴!”白敬亭被魏大勋一脸贱样逗的乐开花,把伞抗在肩上挑衅。

 

“亏你还东北老爷们呢,怂死你算了!”

 

“诶呀我滴妈呀。”魏大勋一听白敬亭这话,干脆坐在沙发上一拍大腿。

 

“可真是的白敬亭,我敢不跑你敢过来啊?”

 

白敬亭一脸不屑,完全没把魏大勋的警告放在眼里,抄着伞绕到沙发正面,刚准备洋洋得意的说我怎么就不敢过来?话头荡在嘴边,魏大勋眼疾手快抢先一步,一使力把白敬亭手里的伞抢了过来。

 

白敬亭一个踉跄没站稳,被早有预谋的大手搂过去,一屁股跌在魏大勋腿上。

 

震惊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白敬亭是下意识想要起身,全然忘了刚才自己有多霸气侧漏,但魏大勋搂在他腰间的手就跟紧箍咒似的,压根挣不开。

 

“你给我松开…!”

 

恼羞成怒,恼羞成怒!怀柔小爷受不了这种待遇,避开魏大勋直直望过来的眼神,但不知道该往哪落,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啥色的。

 

“你先说,想不想我。”

 

魏大勋可没白敬亭那么慌张,相反的他简直不能再满足了,现在你就是让他把所有新概念英语都学了他也不带磕巴一句不行的。

 

“你让我起来我就说。”

 

“你说了我就让你起来。”

 

“真的?”

 

“我骗过你?”

 

“切,你发誓!”

 

“诶我滴妈,那来,咱俩拉钩。”

 

“拉钩加盖章,我说了你就让我下来啊。”

 

“那也得看你说的真不真诚吧。”

 

“骗人是小狗。”

 

“行。”

 


 

得亏屋里没别人。

 

别人知道你俩智商加一起不到三岁吗?谁敢跟你俩比幼稚……

 

结果白敬亭跟人家拉完勾,却是怎么都张不开嘴,魏大勋满心期待的等半天也没听着,心里的恶趣味快绷不住了,嘴上还是装的跟真事儿一样。

 

“诶,看来是不想…”

 

这委屈的,让白敬亭像是回到青春期似的一阵逆反,老大个不忿的张口怼出去。

 

“我想不想你你不知道啊?你丫就跟我装吧魏大勋,瞅你内点出息,你就是怂!”

 

魏大勋一听乐的更开,笑弯了眉。

 

“是,我怂,再不来找你就怂哭了。”

 

白敬亭哼的一声撇过头,见到魏大勋之前跟自己约定的重回高冷之类的诺言随风而逝。

 

“你还真打算从杭州走?”

 

“咋的,不行啊。”

 

这人真是神奇,之前说来杭州飞北京他还不信,现在倒直接站他眼前嘚瑟来了。

 

不过他属实也很想这人。

 

胡闹了好几天,这会儿啥啥都不再觉得别扭,白敬亭轻轻偎着魏大勋垂下眼。

 

“累了?”

 

魏大勋把白敬亭环的更紧,白敬亭身上淡爽的清香飘到他心里,缓解了夏天附带的燥热,也缓解了许久未见的思念。

 

“一会儿吃点好的。”

 

白敬亭摇摇头,没那么悠哉。不是因为他坐人家腿上有点儿不好意思,是那魏大勋带着一身热气闯进来,这会儿身上浮着细汗,整个人都有点黏黏糊糊的。

 

“诶,真的,赶紧起来吧。”白敬亭推了推魏大勋的胸,分神去想自己柜子里还有没有没穿过的衣裤。“去洗个澡去。”

 

魏大勋嘴一斜。“一起吗?”

 

白敬亭从心底翻了个白眼,终于不再逃避的直视魏大勋的双眼,字正腔圆。

 

“滚~”

 

“好嘞。”

 

魏大勋很配合的松开白敬亭腰间的手,又改为握在白敬亭手上。白敬亭站起来,连带着手里的手去拽魏大勋,不过魏大勋明显耍无赖,白敬亭使了不小的劲儿才把人拉起来。

 

两人站起来大眼瞪小眼,进行了一次灵魂深处的对视。一个虚势的怂,一个虚势的凶,不过到最后只剩笑意,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彼此都懂。

 

 

 

至于洗完澡会发生啥?

 

洗了再说。






完了。

等拜冰最后官宣,不管是不是一起录都得开车。


评论(37)

热度(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