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荒芜之神

上帝说我们都该偏爱钱rap

时间线甄花旦命案之后,勿上升角色



分段式细节描写法(就是想到哪写哪法)

时间间隔跨度大,所以读起来感情线略微唐突,别打我。

 @棂云有梦_SuKy 你要跟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才行。

最近神忙,本周尽量多更...







1.大部分痛苦都始于没钱——鲁迅(没说过)

 

 

“哥,你把话说明白,这个鲁迅先生为啥姓周?还有你说这句话不是他说的是啥意思?不是他说的为啥要说是他说的?这不就等于是瞎说吗?”

 

王八卦一张嘴噼里啪啦问了一大串,浓郁的港普味儿环绕在狭小的车厢里,白rap听着听着就觉得一股烦躁从脚底板开始升腾,直接窜到发旋儿,让他恨不得把方向盘卸下来塞进还在喋喋不休的呆瓜嗓子眼里头。

 

“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呢?回家问你哥去!”

 

“诶呀你告诉我嘛~”王八卦使出惯用必杀,在白rap这儿总是奏效的。

 

“就是我没钱,明白吗?我现在就想要有钱,有钱就没有痛苦,明白不?”

 

“…哦。”

 

“瞅你内样也不懂。”

 

白rap一边埋汰王八卦,一边瞧着后视镜里自己的样貌。他今天被王八卦硬从家里挖出来,头没梳脸没洗,双眼无神,胡茬子若隐若现的围在嘴边,下巴上还爆了一颗痘。

 

简直更烦躁了。

 

白rap拿指尖敲打着方向盘,余光瞥向还皱着眉的王八卦,盘算着把后者扔下去再锁车门潜逃回家并拉黑所有联系方式以最快速度搬家的可能性,就马上想到自己纵容王八卦把自己拉出门的根本原因——他现在暂时靠着撒微笑接济,条件就是撒微笑去美国看何美女的时候他能陪着王八卦玩儿。

 

唉。

 

心里横生悲凉,盖过故作清高的躁郁,白rap轻轻摇摇头拔下车钥匙,先王八卦一步下了车。

 

“诶,哥!帽子!”

 

王八卦跟着下车,还心心念念着白rap那顶黑色礼帽,下了车几步绕到白rap这一侧,抬手一扣就扣到白rap头上。别说,等白rap凌乱的黑发和不修边幅的小脸儿尽数挡在宽大的帽檐下边,他又变回了曾经那个气场强势的巨星。

 

“一个破帽子,给你稀罕坏了。”

 

“哥带帽子好看,这气质,再有钱别人也买不来啊。”

 

白rap一阵愣神,接不上话,赶忙微低下头假意调整帽子,说了句赶紧的。

 

王八卦嘿嘿一乐说进去吧,白rap这才抬头瞧了瞧王八卦神秘兮兮一路不肯说的目的地。

 

就一咖啡馆。

 

“哥,你没算过命吧!我在香港认识一个神神叨叨的算命先生,还是个富一代呢!”

 

王八卦凑到白rap身前上下看了一番,给白rap整理了一下起了褶皱的花衬衫领口,最后一脸故弄玄虚,加紧了环着白rap胳膊的力度。

 

“今天咱俩就一个事儿,帮你改命。”

 

白rap被王八卦拉着,脑子里涌着成百上千个黑人问号。

 

“改啥?改命?”

 

白rap盯着王八卦不可置信,王八卦则盯着一排包厢急不可耐,最后奔着明显早就问好的包厢号扑过去径直推门而入。白rap只好藏起不解,把视线从王八卦身上挪开,甩给包厢里唯一一个人类。

 

男性,像个瞎子。

 

真不是白rap贬低人。那人一身一丝不苟的纯黑西装,面上毫无表情,戴着一副盲人必备的极小极圆的咖色墨镜。头颅高昂的举着,视线应该是在天花板与侧墙壁交合的对角线上——正常人谁往那看,这不不是瞎就是傻吗?

 

那人手里握着茶杯,杯沿里的热气争先恐后往外飘。王八卦蹦蹦哒哒跳过去靠着那人坐下,热气肉眼可见的晃动起来,又被始作俑者端起来一口喝进嘴里,香消玉殒。

 

然而那人被王八卦这么一闹,视线仍旧斜斜上扬,纹丝不动。

 

“哥,你看啥呢?”

 

王八卦问着话,怕是忘了现在是大夏天的,猛喝一大口热茶,脸上五官旋即揪成一坨表情包,吐出舌头拿手扇了扇,送瘟神似的把茶又塞回那人手里,语气猴急。

 

“人都来了,快开始吧!”

 

只见那人右手食指往唇上一竖,嘘了一声。

 

“还差一个。”

 

“啊?你还约了别人?”

 

“不是人,是神。”

 

王八卦错愕,那人却没再说话,仿佛人坐在这儿灵魂却神游九天去了,惹得王八卦身子一倾拿手在那人眼前胡乱晃一下,看那人没反应,只能好奇的顺着那人的目光瞧过去。连被晾在门口有些尴尬的白rap都不明就里的眯着眼去看,不知道那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嘿!来了!”

 

那人突然中气十足大喝一声,激动的拿手里的茶杯砸了一下桌子。杯沿内刚复生的热气遭受到二次暴击,人生轨迹再次被恶意掰弯。

 

“快开始吧!”

 

本来王八卦跟白rap一样,被那人神神叨叨的抽风样唬的愣了神,听到这句了马上反应过来去看白rap。又见白rap还杵在门口当门神,恨铁不成钢的起身把人拉到他俩对面的椅子上,自己钻回瞎子身边正襟危坐,一脸凝重。

 

白rap忐忑着,有种进了女巫帐篷的错觉。

 

“叫什么?”那人视线越过白rap头顶,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白…白rap…”

 

那人听罢沉吟一声,忽而抬起右臂,捻起右手前三指开始揉搓,左脚有节奏的晃动起来,嘴唇轻启轻合似乎正念着什么咒语。

 

白rap甚至不自知的咽了一口唾沫,完全被眼前跳大神的半仙震慑住了。

 

你想想,白rap一个久经风雨的江湖浪子,人命都见了好几条,也红过也黑过,大风大浪穿云而过,到头来能让那人假模假样的糊弄住,你说那人得是多神叨一位高人?

 

不过这都是题外话。说回那人一脸高深莫测——也不是一脸,看不着眼睛,只能说半脸的高深莫测,45°角仰着头完全不嫌累,嘀嘀咕咕一会儿后冷不丁“呦呵”一声脱口而出。

 

白rap和王八卦都被突然打破的寂静吓了一跳,尤其王八卦挨着那人吓了一个激灵。

 

“命里缺灵,命里缺灵呐!”

 

那人先是用颇为惋惜的语气说出这句,说完开始摇头晃脑的用手摸自己的络腮胡(然而根本米有胡子,脸上干净得很哦),似乎真的被哪个老神仙附体一样。

 

“命数荒芜,空空如也!可惜,可惜!”

 

白rap微张着嘴,也不知该做啥反应。

 

一来是他觉得那人现在的气场特别像站城墙上给士兵洗脑的李世民,说话的时候恨不得把牙关咬碎了来证明自己的真诚。二来,那人说着这么铿锵有力的话,用的却是一嘴东北大碴子味儿。

 

最重要的是,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听懂了吗?”

 

结果那人可真是个神仙,金口一开直击命门。白rap觉得警察找他盘问笔录都没有现在的境况惊悚,他颤抖着瞳孔转头看王八卦,半求助半不解的询问到底是啥情况。

 

王八卦吹胡子瞪眼睛的猛摇头,还往后一撤捂住自己的胸,那意思是他啥也不知道。

 

白rap给了王八卦一记眼刀,回过头壮士赴死一样直接怼:“没听懂。”

 

“没关系。”

 

那人没生气,抬起手朝着视线一直盯着的方向虚浮的探过去,骨骼分明的大手眼看着都要伸到白rap头上,白rap下意识低头,生怕耽误到对面半仙儿和隐形神的世纪大对话。

 

“逍遥,你慢点儿说。”

 

那人自说自话。

 

白rap品了一下,下意识去看王八卦,发现王八卦不知道为啥,正学着他趴在桌子上,一脸“我也听到了”的模样盯着他,眼神里透漏着对半仙儿智商的揣测。

 

白rap的眼神微微有些愠怒:这丫到底哪个精神病院的?逍遥是啥?神仙?

王八卦的眼神微微有些无辜:哥,我只是想给你介绍个朋友,谁知道他是个傻子!

 

不过俩人的脑电波交流只持续几秒钟,那人又徐徐开口说话了。

 

“你身边没有爱。”

 

这句有点儿狠。

 

白rap收起所有放纵的情绪,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从进屋到现在的短短一段时间,是他从出事后到现在最放松的时候了。

 

他抬起身,像被陨石砸中中枢神经一样,呆愣着去看仍旧望着天说话的人,一时怔楞。

 

“情。”

 

结果那人又补了一个字。

 

王八卦本来看到白rap一脸尴尬,正想着去捂那人的嘴,又听到那人蹦出一个字,自个儿在心里把前后两句话拼了拼,马上跳出来打圆场。

 

“啊哈哈,哥,你没有爱情是不?!”

 

白rap回魂,跟着王八卦尬笑几声,假意咳嗦起来。他不自然的调整一下坐姿,身子由一直以来的前倾转为侧坐,冲着门的方向微微抖腿。

 

“和。”

 

半仙儿又补一个字。

 

……

 

白rap心想,这位半仙儿是不是他妈的拉屎都得分成好几截啊?非得一个字一个字的蹦?

 

不过他还是在心里把后蹦出来的字跟之前的整合了一下。他身边没有爱情和,和啥?

 

“性。”

 

又是一个字。白rap和王八卦一起翻白眼。

 

爱情和幸?幸福吗?

 

白rap有些自嘲的觉得自己猜对了,低头把脸藏在帽檐底下的阴影里,就听半仙儿再说出来的成了两个字。

 

“生活。”

 

白rap一听和自己设想的不一样,眉头一紧还没来得及重组最后一个词,就听到王八卦踩着鸭嗓子发出来的大笑魔音穿耳。

 

“哈哈哈哥你没有性生活啊哈哈哈!”

 

卧槽!?

 

白rap心里咯噔一下,不可置信的盯着半仙儿。这人也太过分了吧!

 

白rap正打算一本正经的跟半仙儿讲讲道理,就看到半仙儿终于揉揉脖子垂下了视线,透过小小一个黑圆盯着他,波澜不惊。

 

“你脸红了。”

 

……

 

白rap一口气提在胸前,握紧了拳头,脖子上青筋暴起,也不管王八卦在一旁各种让他淡定的暗示,眼看着就要发作,半仙儿却好似不知道他有多生气一样嚷了出来。

 

“我有办法解决你所有的问题!”

 

真的是小学生在课堂上站起来大声朗读课文那个架势,成年人很难做到这么弱智的语气,所以半仙儿又成功的把白rap和王八卦都惊呆了,白rap被他吼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发作。

 

“命里缺灵,有钱则灵!”

 

半仙儿说完这句,大手哐当一声把桌子拍的震天响,顺势站起来俯视白rap。

 

“想要解决问题,有钱就行了!”

 

白rap被半仙儿吓得不轻,身子摊在椅子上能离多远就多远,嘴里不清不明的含糊着一贯的毒舌,只不过没什么震慑力。

 

“用…用你废话?”

 

半仙儿听了极其暴躁,一点儿都不美妙,又拿两只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桌面,吓的白rap和王八卦都随着桌体一起抖了一下。

 

“来不及了!你就说,想不想要有钱??”

 

“你这不废话吗?谁不想要有钱?”

 

白rap虽然气势上弱一层,但嘴上一点不虚,即使身子已经完全缩在椅背上,也要梗着脖子当嘴强王者。

 

哪知半仙儿听后,一秒内收回了疯子一样的气场,得意洋洋的哼笑出来。

 

白rap不明所以,趁半仙儿整理自己胸口领带的空档去看王八卦,王八卦回应一个同样迷茫的耸肩。

 

半仙儿整理好仪容,一手插进裤兜,一手摘下瞎子墨镜,这才让白rap看清半仙儿的眉眼。

 

剑眉星目,线条明朗,眸子锐利如鹰,透着上流精英独有的刁钻,却是微微一笑,嘴角溢出一点梨涡,一半犀利一半温柔。

 

半仙儿长的真像个仙儿。

 

王八卦一句“哥,你可终于恢复正常了”飘出来,刚想站起来叙旧,被半仙儿按着脑袋塞回座位,差不点没平衡好摔地下去。半仙儿绕过王八卦,绕过桌子,径直朝白rap走过来,站定在白rap身前,一俯身绅士的伸出右手。

 

白rap看看帅哥再看看帅哥的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您,您这是…?”

 

“你不是要有钱吗?”

 

半仙儿此刻的语气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梨涡浅浅举止大方,跟之前的精神病判若两人,让白rap觉得这人是不是个精神分裂的。

 

“我是想要有钱啊,可您这…”

 

“那就对了。”

 

那人打断他的话,不经白rap允许一把抓起后者安分放在桌子上的手,白rap被他用力一带站了起来,还没控制住力度险些摔在人身上。

 

那人却笑的如得天下。

 

 

“我就是有钱。”

 

 

 

 

 

 

 

 


 

2.子曰,不够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鲁迅(没说过并想打死作者)

 

 

 

“所以他们跟你墨迹了一下午,就为了落井下石看好戏?”

 

何美男的声线有些疲惫,明显近来并不好过,却仍然坚持在大半夜跟白rap通电话,听白rap说下午那个公司的合作条件。

 

“恩。”白rap裹紧身上的风衣,面无表情,不以己悲。“内公司应该压根就没想签我,估计又是以前找我合作我没看上眼的。”

 

这话说的云淡风轻,何美男那边听了却叹一口气。

 

“你就听我的,休息一段时间吧。”

 

“想不休息也不行啊。”白rap不置可否,拿脚尖掸了掸潮湿的地面。“你呢,新戏有着落了么?别又是找你反串的。”

 

“你就别担心我了。”何美男说着,电话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倒是你,还在外边晃悠呢?让你相好的去接你吧。”

 

白rap听到这个词嘴角一撇,无奈一笑,脸上终于有了点儿表情。

 

“什么相好的,刚认识半个月,甭跟这儿取笑我啊。”

 

何美男那边传出踢里踏拉走路的声音,还有何美男也跟着轻笑出来的惬意。

 

“听八卦说他的出场方式非常别具一格。”

 

“何止别具一格,他就是一dramaking。”

 

“drama点儿挺好,等过两天微笑回来了咱那顿局,你把他带着,我得给你把把关。”

 

“我天,这任务可挺艰巨啊。”

 

“艰不艰巨我不知道,他要不是个好玩意就别想把你从我这儿抢走。”

 

何美男说完这句,白rap在话筒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先不说了,我约的导演来了,别忘了下礼拜我的发布会啊,挂了,赶紧回家。”

 

白rap有些愣愣的放下电话,没来得及想明白什么,裹着风衣打了一个喷嚏。

 

他回神看天儿。骤雨初歇的天儿,人行道上水渍未消,还有大大小小无数坨形状千奇的泥水坑等着干涸,空气中弥漫着涩人的潮土气息。

 

天气是突然转凉的,还时不时刮过一阵让人瑟瑟发抖的风,凄切的午夜愈发凄切。白rap抬头,月亮缩在漆黑里,似乎想刻意敛去自己的踪迹,跟他有几分相似。

 

夜深人静,平日虎虎生威的假把式都随着太阳落山,逞强的那一部分人开始展现出不可抵挡的脆弱,白rap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免去想那天魏有钱借着“神仙”说出来的话——命数荒芜,空空如也。

 

虽是胡说,但魏有钱是一语中的的。

 

他的命数何止荒芜?他活着活着突然活成天煞孤星。顺着回忆往前看,他早看不见曾经的辉煌了。背上压着几条人命,卡里欠着还不清的钱,家…他有家吗?被称为家的房子里没有一个牵挂他的人。

 

怎么就活成这样了?

 

白rap正茫然着,街边突然出现了歌声。是个佝偻着身子的清道夫,一头银丝里稀稀拉拉掺着几条黑发,抓着笤扫的手苍老无肉,脚上踩着一双尺码完全不对的鞋,亦步亦趋的扫着地。

 

白rap一听,是首很老的粤语歌,他自己也颇为喜欢。闲来无事,他索性朝着老人走过去,寻了一块马路牙子坐下来。

 

老爷爷远远就注意到来人,一看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小伙子,眉飞色舞的放大了声音,干脆停手贴着白rap也坐下来。

 

白rap拿眼神审视着柏油马路上穿梭的车流,听着老人不太标准的粤语游荡在发动机疾驰而过的余音里。老人的音速应是比车速快一些,率先冲到尽头。于是歌至尾声,车流还未断绝。

 

等一老一瘦又盯着路心的车灯静默了有一会儿,老爷爷身子一晃有了动作,沿着折旧的布裤摸索着什么。

 

“小伙子,吃饼吗?”

 

白rap收回放空的心思,因为注意力并不集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爷爷说了什么。他一脸茫然的与陌生的清道夫对望着。他很疑惑,但清道夫很温和,面无恶意。

 

老爷爷小心翼翼的从裤兜拿出皱成一团的塑料袋子。袋子里面还包着一层旧时才有的食用油纸,油纸上沾了细细碎碎的芝麻粒,老爷爷就轻轻甩了甩袋子,芝麻粒不情愿的撒向大地。油纸里一共两块饼,老爷爷拿出大一圈的那个递了过来。

 

“俺老伴做的,小伙子别嫌弃啊,不脏!”

 

声音是苍老的,但总感觉透着阳光。白rap呆呆盯着老爷爷悬空的手,几秒后芝麻酱的香气汹涌而来,盖过了树根旁飘出来的腐叶味儿。

 

不难看出,两张饼里掺杂的尽是老爷爷对生活的感激与满足。

 

“谢谢。”

 

白rap声音特别小,隐匿在空旷的城土之上虚晃一过,没有惊扰众生。

 

他双手接过老爷爷手里的饼。饼有些硬,但醇厚的香气属实勾起他的味蕾。也许是因为太久没进食,他低头就是一大口,毫无形象,鼓着腮帮子心满意足。

 

老爷爷看他狼吞虎咽,特别骄傲的笑了一下。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嘴咧到最大,脸颊上的褶皱堆到一起,浑浊的双眼里荡漾真诚,让白rap心神一荡,脑子里却浮现出魏有钱脸上的同款宠溺,以及望着自己时如火的赤诚。

 

真是着魔了……

 

“俺老伴儿身体不好,就给俺家小房儿前边支个摊子做饼,做多了就都是我的啦!”

 

“老啦,扫不动啦,再扫个几天,就跟老伴儿回家买块小地,这辈子行啦!”

 

白rap吃着饼听老爷爷絮叨,几句话里摸清了老爷爷的人生信条。老爷爷的天空很小,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无憾人生。

 

自己是不是曾经也这么纯粹过?

 

可他的纯粹…似乎早在不知不觉间跟茶杯里的热气一样,被躁动的客观因素所误导,偏离了初衷的轨道罢。

 

白rap低着头吃,视线所及最抢眼的就是脚上的鞋。还有旁边老爷爷脚上的。

 

对比很鲜明,一双精美,一双残破。

 

等白rap把手里的饼全塞进胃里,老爷爷才小口小口吃了一小半,如果有芝麻粒掉到身上,老爷爷还很好心情的捻起来扔进手边的黑袋子。

 

“这半夜下完雨啊,明天可得多穿点儿。”

 

白rap听着,但很大一部分注意力始终在老爷爷脚上那双早就不像样的鞋上。

 

总觉得老人比他更适合一双舒服的鞋。

 

这么想着,白rap突然去解球鞋净白的鞋带,两脚一蹬就把鞋脱了。

 

“这鞋…送给您。”

 

老爷爷瞪大眼睛,握着饼的手僵在嘴边,连牙关都停止了撕咬的动作。

 

“使不得使不得哟!你这个孩子是不是傻掉了哇!”

 

白rap笑。特别浅特别不引人注意,嘴角勾了一下悬又放下,估计老爷爷并没有看清。

 

他拎起鞋子放到老人脚边,因为之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不好意思看老爷爷的眼睛,站起来又把自己裹紧了。

 

“您试试吧…再见。”

 

白rap还赤着脚,就这么踩上泥泞的石板砖走了几步,没有再回头去看老爷爷。

 

他听见老爷爷喑哑的声音回荡在他身后,彻底划破寂静的黑雾。

 

“小伙子,有劲儿就冲,别信命!”

 

白rap定在那儿短暂伫立一会儿,复又一往无前的走起来,眼里汹涌无声。他说不上为什么,想着老爷爷捧着饼的模样,恍然大悟般明白了一些之前从未参透的事实。

 

以往他想的总是,究竟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能在这辈子活成了一只倒霉的报丧鸦?别人越走越顺,他却越飞越低,恨不得顺着天堂飞进地狱,永世不超生。

 

可事实呢,似乎是他自己主动走歪的。

 

出名之后,他开始爱钱,开始有更多的欲望,开始随波逐流的融入弄虚作假的圈子。虚荣心攀比心功利心等等逐渐侵占他的大脑,让他很难再去静下心回想曾经的单纯。

 

所以不是他命里缺灵呐,万物都是有灵的。只是他自己把曾经最在乎的那些都赶走了,赶走了,自己还不自知的怨毒的诅咒这一切。

 

真是活该没人爱。

 

白rap慢慢的走,满心低落,恍惚间瞄到一个人影。人影挺拔直立,隐匿在阴影里难见轮廓。

 

说来神奇,等他判定了阴影的主人,憋闷的复杂心情便毫不犹豫的倾泻进无辜的夜色。为了抵挡无助而缩进壳子的感性一面破笼而出,连不觉得有多疼的脚底板这会儿都起义一样变得又冰凉又酥麻。

 

明明他跟魏有钱只认识不久啊。

 

白rap心里千帆过境,身形顿住不动,魏有钱就迈开长腿走过来。走到白rap面前,第一时间注意到白rap赤裸的双脚,却并不打算询问,复又抬起眼神去看白rap的双眸。

 

“我来晚了。”

 

白rap不答,只用沉默无声的控诉,看着魏有钱的表情有些漠然,魏有钱却不打算多做解释。

 

“地上凉,我背你。”

 

这句话让白rap眸子颤了一下。

 

白rap把一直藏在风衣兜里的手拿了出来,顺手拽上魏有钱昂贵的上衣衣角。魏有钱福至心灵般长臂一圈,把白rap圈在了怀里。

 

“你不知道我是天煞孤星吗?”

 

白rap声音有些颤,在刚才与清道夫老爷爷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这般依赖。

 

“这个称呼听起来就很酷。”魏有钱两手在白rap后背小幅度的抚摸着,下巴搁在白rap肩膀上望着后边的树。“很drama。”

 

白rap没说话,魏有钱就加紧了胳膊上的力度把白rap环的更紧了些,嘴唇摸索到白rap泛红的耳朵又问了一遍。

 

“我背你吧,好不好?”

 

白rap耳朵是敏感带,被魏有钱轻微扑过来的气息弄得发痒,瑟缩的歪了头,浅浅嗯了一声。

 

魏有钱松开手臂一回身半躯着身子,白rap便两手牢牢环上魏有钱的脖颈。魏有钱拿手去拽白rap精瘦的腿儿,没等白rap使力就直接把人提到了背上。

 

“你再瘦下去就真能飘上天当星星了。”

 

魏有钱颠了两下身上人慢悠悠往前走,他的车停在了下个红绿灯旁边的停车场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白rap偏头倚在劳动力的肩上,竟然莫名其妙涌出睡意,不觉加紧了环着人脖子的力度。“美男告诉你的?”

 

“嗯哼。”魏有钱的声音一部分荡漾在潮湿的空气里,一部分通过两人紧贴的身体震荡进白rap的胸腔。“你有一个很在乎你的朋友。”

 

白rap睁眼,思绪涣散。

 

“我之前…没把他当朋友。”

 

“精神贫瘠,踱君子之腹。”

 

白rap听罢拿脚踢了一下魏有钱的腿侧,一口咬上趴的舒舒服服的肩头,听到魏有钱急呼错了才住嘴。魏有钱赶忙转移话题。

 

“记得你刚出道那个时候,连眼线都没画过,整个人就是一股大学生的气质。”

 

“合着你不是现在才要追我?是内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啊?”

 

“我可是死忠粉,跟着你一路走过来的。”

 

“那你可挺厉害,专挑我最落魄的时候凑过来撩我。”

 

“落魄吗?我觉得现在的你最真实。”

 

“真实?活成落汤鸡就真实了?”

 

“你前两年呐,嘚瑟的上了天。”面前的灯杆上亮着红灯,魏有钱便偏要驻足去等,其实大马路上连个车轮子都没有。“真该找找之前的自己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丫早不出现就是跟这儿等我好戏呢?”白rap支起下巴,试着理解魏有钱的话,不太确信。“内时候故意不帮我?”

 

“帮你你能长大吗?”绿灯亮了,魏有钱轻笑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靠别人帮多没劲啊,一点儿成就感都没。”

 

“嘁。”白rap耍起小性子,小嘴一撅不乐意的嚷嚷“放我下来。”

 

没想到魏有钱说了句好。白rap瞪大眼睛,才看到前边孤零零停着的魏有钱的车,放下心自个儿跳下来钻了进去。

 

魏有钱没有允许白rap横躺在后座的计划,自己也钻进去,抄起纸巾给白rap擦脚。白rap一边鄙视土豪的洁癖,一边絮叨刚才发生的事儿。

 

等擦完了,白rap干脆仰躺在魏有钱腿上 。魏有钱拿消毒湿巾擦手,看到白rap嘴边还沾着一点儿芝麻粒,就抬手轻轻在他唇角剐蹭了一下,又惩罚似的点了下他鼻尖儿。

 

“你可真出息,跟老爷爷要饼吃。”

 

“我饿了。”白rap懒洋洋的回,又睁大眼故作生气的补一句:“你管那么多呢?”

 

“我可是你的粉丝,管天管地管空气。”

 

白rap噗嗤一乐,仰在人家腿上翘起二郎腿儿,拿脚丫子冲着人。“追星追的挺溜啊?也是你的逍遥大神教你的?”

 

魏有钱一听这话诶了一声,瞬间挺直身子板,清清嗓子换上半仙儿的状态。“我问问。”

 

白rap一仰头正好碰着魏有钱的下巴,就顺着魏有钱下巴的弧度往天上瞅,不一会儿就听到魏有钱压低嗓子发出的闷哼:“啊,常言道!”

 

这一开头白rap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坐起来面对着魏有钱,笑得弯了眉眼。

 

“天王,盖地虎!”

 

“哪儿跟哪儿啊您这!”白rap听着莫名其妙的山贼间流传的暗语,按照惯例白了魏有钱一眼,又学着魏有钱的声线压低了自己的音色,沉着声音打配合:“宝塔,镇河妖?”

 

“不对。”魏有钱一眯眼,往白rap眼前凑,不设防的白rap下意识往后仰,仰到柔软的真皮靠背上,被魏有钱的气息彻底圈住。

 

“那是…?”

 

魏有钱吻上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仍旧是不正经的抽疯语气,只不过白rap听着觉得还不错,挺中听,算他过关。

 

 

“有钱,镇rap。”

 

 

 

 

 


 

 

3.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鲁迅(你他妈鲁迅陈奕迅傻傻分不清楚?)


 

 

“你投资了那么多领域的龙头,一兜子钱花不出去,也不差发善心拯救一个话题不断的组合吧。”

 

撒微笑叼着烟,倚在何美男的化妆间门口,魏有钱则坐在他旁边的长凳上,两个人都是吞云吐雾,烟里谈心呢。

 

“话题?人命算话题?”魏有钱猛吸一大口,分神看了眼腕上的表,确定时间。“虽然我以前也沾过,但跟你们的事儿还不太一样。”

 

“可凶手都伏法了,无辜的任何还要遭罪到什么时候?”

 

“无辜?谁无辜?”魏有钱似笑非笑,对撒微笑的用词不予置评。

 

“那你要这么聊我就没辙了。”撒微笑有些兴致缺缺。“怎么刚才rap在的时候没见你身上这么多刺儿?”

 

“他受的苦够多了。”魏有钱言简意赅。“我是来追媳妇的,不是来欺负人的。”

 

“噗。”撒微笑估计是脑补了一下白rap给别人“当媳妇”的场面,一时失笑。“有钱人口味真不一样,小猫不爱偏爱老虎。”

 

魏有钱懒懒一笑没接话。

 

“啧,现在说话的要是换成rap,让你砸钱,你是不一秒就同意了?”撒微笑表情隐在一层白烟底下,语气里有很明显的试探。“你以为我在替我自己争取机会啊,组合解不解散对我来说都一个样,重情义的另有其人。”

 

魏有钱这才抬眼看撒微笑,后者在他抬头的第一时间收起了眼里的狡黠,魏有钱装作没看见,干脆也站起来倚在墙上。

 

“你觉得他那个性子会跟我说这话?老虎落到哪个平阳都是老虎,还能甘愿退化成小猫?”

 

“那倒不假。”撒微笑颇为认同魏有钱对白rap的评价,焦点虚起来,似乎想起了别的。“正因为他那个高傲的性子,我才惊讶他之前竟然给别人打杂去,还借钱混日子。”

 

“甄花旦给他的钱是我拿的。”魏有钱烟快烧到了烟屁股,但还舍不得放下,最后一口抽的悠然绵长。“谁成想人还死了。”

 

撒微笑眉头一皱,低头思索着魏有钱话里的信息量,不过又看魏有钱骨子里云淡风轻的淡定,知晓他确实与命案无关,不过…

 

“你一直关注着rap?”

 

“从他出道开始。”

 

“那你干嘛忍到现在?”

 

“忍?”魏有钱扬起一边嘴角,梨涡邪里邪气。“不是忍,是需要成长。”

 

撒微笑沉吟。

 

“那…八卦说你俩在香港认识,这次回来也是因为你邀请他参加内地的电影节,现在看来,是出了甄花旦的事儿,你怕脏水再泼到rap身上设计好了把他弄回来?”

 

魏有钱斜眼,看不出情绪。“谁让你一家子血统这么稀有呢,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巧合。”

 

“懂了,全懂了。”撒微笑了然,怅然叹气,却又伸出手想和魏有钱进行一下灵魂会晤。“rap被你看上,也不知是好是坏。”

 

魏有钱把烟捻在烟缸里,也伸出手与撒微笑交握。

 

“是神的旨意。”

 

话音刚落,化妆间的门砰一下开了,王八卦冲进来拿手挥了挥面前的白雾,看到就在眼前的撒微笑和魏有钱赶紧一手一个把两人往外领。

 

“你俩还抽什么烟,有记者挑衅美男哥,白哥冲上去跟人家打架去了!”

 

今儿这场何美男新戏发布会其实挺无厘头的。导演没来,女主角没来,倒是他们组合里剩余的干净人全来了。记者们也一传十十传百知道所谓的新戏发布会就是何美男个人发布会,一个个心怀鬼胎的,现场不免会出现各种难以入耳的问题。

 

这不,有一个人问何美男是不是其实就是个雌雄同体的时候,早在一旁暴跳如雷的白rap终于受不了了,一个健步冲上发布会舞台,给正皱着眉的何美男都吓了一跳。

 

白rap冲上台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主场,但他又实在不想看台下那帮刽子手再去欺负他在乎的人。等回过神来,他看清台下一片黑压压的脑袋鸦雀无声的瞪着他,每个人脸上或惊讶或兴奋或不屑一顾,他从左到右扫过去,无数双陌生的眼睛让他冷静下来。

 

这不是半夜,没有月亮,没有清道夫,没有空旷的潮湿马路,也没有魏有钱的吻。

 

不是他不管不顾耍赖的场合。

 

白rap有些愣神。他知道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大众之后的谈资,如果他真的像个没用的废物一样声泪俱下的控诉世界呈现出来的暴力,那他大概这辈子都不用再世人面前抬头了。更何况,连带着他的组合也别想再重回大众视线,期盼着再次走上巅峰。

 

这时魏有钱卷在撒微笑和王八卦中间出现在舞台一侧。白rap和何美男双双侧目,看到一行人两人都稳当不少,白rap更是一刹那的功夫,眉宇间多了一丝硬气。

 

差不点忘了,老子早不是曾经那个一无所有的天煞孤星。

 

白rap心里有了主意,一把抢过何美男手里的话筒,往前踏了两步站到舞台最中央。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等着他难以预估的下一步动作,他白rap却在清了清嗓子之后,突然抬头看起了天花板——其实高度还没到,只不过是天花板和墙壁相接的对角线。

 

“来吧!”

 

他大喝一声,低吼顺着话筒飘在偌大的大厅立体环绕,荡气回肠。台下一排排记者中有不少都被他吓了个激灵,已经有人顺着他的视线转身去找焦点源。

 

“你说什么?慢点说!”

 

白rap仍旧斜着脑袋望天,甚至抬起手装作正在和人肢体沟通的样子。台下已经有了哗然的声音,甚至有记者完全背过身冲着啥也没有的墙壁拍了几张照片。

 

“啊,天王盖地虎!”

 

白rap使出了从魏有钱那里学到的所有半仙儿应该具备的素养,还摸了摸自己干干净净连胡茬都没有的下巴,装作个老神仙的样子。

 

他这句之后顿了一会儿。台下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赶紧录视频群发,有人小小声的问了一句难道墙上有座山雕?

 

“安静!”

 

白rap一声令下,台下复又鸦雀无声。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白rap拿着话筒,心跳特别平和,并不紧张,一切仿佛回到了他第一次登上舞台那一刻。那时他也是像现在这样,心里不馋任何杂质,只完完全全想把自己最直接的想法展现在大众面前,只不过…

 

“天王盖地虎,一群,二百五!”

 

这句话,白rap是拿气音说的。他话音刚落,人群还没来得及发怒,早就窜到记者席的王八卦探出脑袋,冷不丁配合了一句:“我也听到声音了,就在墙上!”

 

不知是谁先迈出了那一脚。等王八卦举着相机去拍一窝蜂涌到墙边的人群的时候,一堆歪七扭八的宾客椅中只剩下王八卦自己。

 

王八卦的相机里,人群争先恐后沸沸扬扬。有人给领导打电话汇报发生的事情,有人干脆把相机贴在墙上也不知道在照什么,有人挤在一群敌台中间为了使小绊子伸手去扣别人的大炮,甚至有人扬言我看到了,墙上有个神仙!

 

这乌泱泱的嘈杂众生相。

 

白rap仍旧立在舞台最中央。他的右后方是何美男,他向右后方看去,何美男用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他的左后方是撒微笑,他向左后方看去,撒微笑一脸油腻的跟他比了个wink。他前边就是王八卦,王八卦给他留个屁股,拍着前边疯魔般的记者群像没工夫搭理他,他就一侧脸,去看始终站在舞台最边上的魏有钱。

 

魏有钱站的那么那么远,近视的白rap看不清他的皮肤肌理,甚至都看不清刘海下边让他怦然心动的眉眼。但他感受着从魏有钱那个方向漂洋过海奔过来的情愫,让他感觉从前那颗一望无际的干涩心田有了落雨的迹象,也许不出时日便可芒种。

 

收获被他遗失的坚持。

 

即使没人能预估明天的大喜大悲,白rap也沉下心境,决定为自己的生活再次放手一搏。

 

毕竟我们在抱怨生活磨牙吮血,不见希冀的时候,通常会忘了我们也并没有待生活多么的尽心尽力,体贴入微。

 

绝望是双向的,勇气也是。

 

周围还是喧嚣的,但白rap和魏有钱的对望却好似摒弃了时间空间与人间,两人把当下抛之脑后,灵魂神游到只有彼此的世外桃源。

 



你还觉得自己的内心一片荒芜吗?

不了,有钱则灵。






-TBC-

评论(26)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