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横店摊与谜底

生日快乐+微信截图+花老师抖音

勿上升真人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被他俩酣的不想放前文链接的鼻爷







快下午了,魏大勋是笑醒的。

 

他梦到了白梦想。嗯没错,白梦想。梦里的时间点就是今天,此刻。他昨晚拍了一夜戏,得了空休息,刚想躺床上睡觉,房间门铃就响了。魏大勋喊了句谁啊,顺着猫眼一看,嚯。这斯文又败类的小眼镜,这精致又高冷的小脸蛋,这清新不做作的小牛仔,这不白梦想么。

 

他赶忙打开门,刚要问白梦想咋得空来找他,就看见白梦想怀里捧了个孩子。

 

其实那不是孩子,那是丘比特,但魏大勋在梦里默认那是个孩子。

 

魏大勋问白梦想,你咋还把孩子带来了?

 

白梦想一脸兴致冲冲的说,我突然想到给孩子起什么名了!

 

魏大勋也跟着激动,问你起什么了?

 

白梦想深吸一口气:就叫生日快乐吧!!

 

魏大勋就捂着肚子狂笑,把自己笑醒了。

 

 

 

 

魏大勋很久没午睡了,又做了这么个猎奇的梦,笑着笑着发现自己头昏昏的。酒店的床又没家里的舒服,他身上浮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他就打了个呵欠撩开被,打算洗一个澡。

 

电话连着充电线静静躺在客厅的电视柜上,魏大勋光着脚走出卧室去拿,听到门铃叮咚一声响起来。

 

魏大勋打了个激灵,瞪大眼睛想不会白梦想真的来了吧......

 

结果房门外又传来唰的一声,他助理拿着备用房卡走进来,手里提着几个白本子。

 

“这是接下来要拍的本儿,我全拿来了。”

 

助理发现魏大勋表情怎么有点儿失望呢?不过助理不知道魏大勋心里的小九九,直奔沙发走过去,把一摞本子放在摆着一堆小猪佩奇的茶几上。还嫌小猪佩奇太占地方,把看起来最幼稚的那个小书包和小腕表拿起来一扔,直接撇到魏大勋摊在客厅的行李箱里。

 

“轻点儿行不?”

 

魏大勋因为助理对小猪佩奇极其不尊敬的行为展现出自己的不悦,顶着一头乌糟糟的头发吹胡子瞪眼睛的,不过没有丝毫威慑力。

 

助理纹丝不动,并没有对老板的威胁太过上心,而是低头去翻手机。

 

“勋哥,咱快杀青了。”

 

“嗯。”

 

魏大勋拔掉充电线拿起电话,在客厅转了一圈儿去找他母亲大人特地给他买的拖鞋,并没有找到,就又钻回卧室找,顺手拿了两件换洗的居家服。

 

“你昨天不是说又碰了几个本吗?”

 

“对。”助理一边说一遍翻微信聊天框,想给魏大勋汇报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何止几个本,最近找咱的太多了,得好好选一选。不过正好有一个导演在横店,我一会儿去找他唠唠,下午就不在酒店了,你今天就别出去了啊。”

 

“不出了。”魏大勋蹲到行李箱前边找贴身的内衣裤,看到小猪佩奇可怜兮兮的躺在硬邦邦的箱子里,估计是想起了谁,还很少女心的笑了一下。“一会儿洗个澡继续躺尸。”

 

“那挺好。”助理看着魏大勋轻轻拿起那块幼稚到三岁小孩都不稀罕看一眼的‘表’,在心里翻了个无语的白眼站起来。“我走了,你饿不?我给你叫点东西。”

 

“要份汤面吧。”

 

魏大勋起身想了想,还是决定吃点儿东西。外边天气还可以,晚上可以夜跑一圈。

 

“行,哦对了!”助理来去匆匆,进屋到现在没到五分钟就要走,走到门口开门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跟已经进浴室的魏大勋喊。

 

“一会儿拍个抖音吧,前几天那边的宣发还找我来着呢。”

 

“知道了!”魏大勋闷闷的声音从房门紧闭的浴室里传出来,助理又抬眼想了想自己有没有遗漏什么,确定没有之后推门离开。

 

 

 

魏大勋把马桶盖子合上,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刷牙。右手举着牙刷,左手拿着手机,刷ins。

 

Baijingting:五棵松

 

魏大勋想了想,最近白敬亭的心思似乎都在球上。球赛和球鞋也就罢了,现在干脆跑了个解说的通告。跑了个解说的通告也就罢了,还非要打扮成魏大勋最喜欢的那个样儿(戴眼镜那个样儿),魏大勋隔着屏幕,能看见摸不着,心里直痒痒。

 

不过魏大勋没像往常一样反手一个微信砸白敬亭脸上。他看了下时间,白敬亭这会儿是刚下飞机直接进组对戏去了,应该很忙。他想起助理的话,关了ins打开抖音,翻了翻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内容。

 

这什么,麒麟式告白,还挺有意思的。

 

魏大勋又刷了一会儿,觉得都没有这个逗,就决定一会儿录这个。他站起来漱口,分神还想着不知道用这招撩白敬亭能是什么结果。估计白敬亭会假装没听见红着耳根跑路吧。想着想着魏大勋又想到了刚才那个魔性的梦。

 

想到给孩子起名叫生日快乐的白梦想,一歪头笑了出来。

 

笑的姿势不太对,不小心呛了一口水。不过这水怎么有点儿甜呢?

 

其实魏大勋和白梦想关于孩子叫什么而展开的的这场狗血大戏,清晰直接的反应了一个魏大勋最近很关心的哲学问题。魏大勋一边脱衣服进淋浴间一边楞着神想,自己真是被白敬亭这个小屁孩折腾的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生日快乐,到底是啥意思啊?

 

冲个凉的功夫并不能让魏大勋把这个问题想明白。魏大勋套上新拿出来的红T恤,随便拿毛巾在头上呼噜呼噜擦两下就拿着手机回床上躺尸了。

 

躺了五秒想起来助理给他拿的那一摞分镜本,又不情愿的颠颠跑客厅里去拿。拿上了本,又把行李箱里的小猪佩奇捡起来一并顺走。

 

洗完澡,等面来。刷手机,读剧本。搂着佩奇的魏大勋心里洋溢着慵懒的满足感。

 

想起自己的录抖音大业,魏大勋抄起床头的pad。他很少用pad,pad电量很足。他点开pad上的抖音进入录制模式,拿手机搜了一下麒麟式告白的台词,把手机摞在pad前边,举着pad开始一本正经的嘎巴嘴。

 

结果第一遍就嘎巴错了。

 

毕竟是录口型,嘎巴错了也没人会挑错,但魏大勋就是有些心虚的点击重新录制,又十分认真的重新录了一遍。

 

哪儿错了呢?

 

女朋友念成了男朋友。

 

导致魏大勋录完第二遍已经把视频发出去了,大脑里还一直没有停止回旋“男朋友”这三个字。简直比刚才做的那个梦要魔性几分。

 

魔性的魏大勋直生气,点开微信置顶里的对话框开始耍无赖。

 

他和白敬亭的对话框最后两条聊天信息,倒数第二条是白敬亭金贵的两个字“飞了”,倒数第一条是魏大勋更金贵的一个字“成”。

 

魏大勋把佩奇搂的更紧了,咬着手指头想,他和白敬亭的相处模式咋跟老夫老妻似的呢?先不说最近俩人所有的聊天基本都是围绕井柏然和球,就说他俩的聊天方式吧,那白敬亭总一言不合就神神叨叨的给他发生日快乐,搞得他俩很久没掏心窝子说点儿正经的了。

 

难不成七年之痒了?

 

莫名其妙蹦出来这么个词,魏大勋自己都特不好意思的笑了,觉得自己属实有点儿不要脸哈哈哈。脑子里回旋的男朋友三个字更魔性了,魏大勋自动自发的默认他的“男朋友”最近开始跟他“七年之痒”了。

 

魏大勋抿着笑舞动手指,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

 

大勋花:都怪你

大勋花:你个小畜生

 

发完了按灭电话,把电话和pad一并扔到床头柜上,伸了个拦腰放空着躺了一会儿。等还没干的头发抗议的沾湿了床单,才起身支起枕头靠在床上,端起分镜本读了起来。

 

魏大勋有个毛病。平时看起来没个正形的,但真要工作起来气场总是有点儿低沉,尤其是读剧本的时候,老是爱皱着眉沉默的思考需要展现的情绪,惹得导演跟他讲戏的时候总是以为他哪里不满意生气了。所以魏大勋现在有个习惯,读剧本的时候全程出声,直接带着感情把台词读出来,这样既能捋一遍思路又能免去不必要的误会。

 

只不过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倒也仍旧不嫌烦的低声读着,声音填满空旷的房间,让他不至于觉得孤单或者冷清。

 

于是时间就这么溜溜达达的走了个过场。魏大勋读完了两个本子,心里满是赵医生清幽如水的温柔,正准备翻开第三个本,电话铃声不识大体的响起来。

 

魏大勋转眼去看。换作是别人打来的,魏大勋就完全可以不接,等读完了本再悠悠打回去。但不巧的是并不是别人。

 

“嘎哈啊?读剧本呢。”魏大勋用的是特别不在意的语气,甚至还带着一丝丝嫌弃。

 

“怎么着,不乐意跟我说话啊?”白敬亭应该是还在片场,周身环境音比较嘈杂,但他的声音是带着几分活力的,不像一个熬夜看球还连轴赶飞机的人。

 

“打扰您了,挂了。”

 

白敬亭说完真的把电话撂了,跟着随行的几个助理走到一处僻静的廊道。助理留了保镖和白敬亭在这等,小跑着去拿晚饭。

 

白敬亭在心里默数了没到五十个数,手里电话嗡嗡震了起来。他嘴角一扬按了小绿圆。

 

“您内位啊?”

 

“白哥,十顿火锅,十顿火锅。”

 

“一万顿都不好使,你又跟这儿抽什么疯?啥玩意就怪我了?”

 

“哈哈哈本来就怪你啊!”

 

“怪我啥啊?”

 

“怪你最近对我可冷淡了~”

 

魏大勋委屈又肉麻的声音传出来,隔着电话都让白敬亭觉得浑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

 

“你就发神经吧魏大勋,我给你一首歌的时间让你发。”

 

“一首歌?也太‘短’了点吧?”

 

魏大勋的短字说的极其意味深长,白敬亭聪明的小脑瓜一秒就反应出一字双关的调戏,心里顿时腾起一股异样的腻歪感,连带着耳根也跟着唱起了夕阳红。

 

“滚吧你。”白敬亭一咬嘴唇蹦出俩字,心脏乱蹦,慌手慌脚的按了小红圆。

 

魏大勋可从来没跟他开过...类似的玩笑,这是第一次。

 

白敬亭不是生气,只是不知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调戏,尤其是电话里是听得到声音的,他要是被魏大勋听出声音里的恼羞成怒,估计得被后者笑话到一百岁。

 

白敬亭就点开微信寻魏大勋的聊天框,尤其看到魏大勋最后一句“都怪你”仨字,心里的怨气更重了。

 

敬亭山:信号不好[微笑]

 

没过脑的发出去,发完就马上后悔了...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的...

 

大勋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的

大勋花:都是中国移动的错

敬亭山:你真是皮痒了魏大勋

敬亭山:别等着我探班了

大勋花:[大哭][大哭][大哭][大哭]

大勋花:其实真不用探,我是快杀青的人了。

敬亭山:这么快?

大勋花:哪快啊,这都快三个月了,不过也要看后续要不要补戏。

敬亭山:你还有几个本啊?

大勋花:十几个吧,我正看着呢。

大勋花:看着看着就摊了一天[笑哭]

大勋花:横店摊

敬亭山:劳动节,应该的。

大勋花:啊对,今儿劳动节哈?

大勋花:我得发一张帅气的我给我的小妖艳。

大勋花:正好你帮我弄下。

敬亭山:弄啥,不本来就长得挺帅的么。

大勋花:[图片]

大勋花:帮我把我的脸用你上次那个软件盖成一个炫酷的好不

大勋花:可是脸稍微有一些不帅气

敬亭山:...

敬亭山:身体帅气?

大勋花:身体还可以吧

大勋花:没有帅气照片了

大勋花:很难受

大勋花:等你啊

敬亭山:[图片]

大勋花:?

大勋花:这质量这么低?

大勋花:5毛的?想要的是那种炫酷的感觉。

敬亭山:哦

大勋花:速度  8点发

敬亭山:[图片]

大勋花:okok

大勋花:可是这个怎么有点吓人

大勋花:不可爱了

敬亭山:......要可爱的?

大勋花:稍微可爱一点

敬亭山:[图片]

大勋花:[微笑][微笑][微笑]

大勋花:还真是可爱呢

大勋花:等我

 

大勋花:好了发完了

大勋花:我这回就一个要求你懂的[微笑]

敬亭山:我不懂[微笑]

敬亭山:生日快乐

大勋花:......

大勋花:谢谢[微笑]

 

白敬亭有些抓狂。

 

他觉得自己这波操作已经很奇怪了,按魏大勋的性格来说,他第一次在微博上留言时候魏大勋的那个反应才算正常的,但是到了现在魏大勋生日都过去一个月了,他俩不止在明面上的互动会用这个梗,私下里他俩聊天几乎都是以白敬亭的一句生日快乐结束,按理说,魏大勋早该吵吵把火的问白敬亭到底在玩啥把戏。

 

但魏大勋罕见的非常沉得住气,每次白敬亭甩一句生日快乐,魏大勋都能淡定的回俩字,谢谢,后边跟一个表情,微笑。

 

倒是白敬亭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敬亭山:生日快乐。

大勋花:谢谢[微笑]

敬亭山:生日快乐。

大勋花:谢谢[微笑]

敬亭山:生日快乐。

大勋花:谢谢[微笑]

敬亭山:[发怒]

大勋花:哥哥就跟你死磕到底了[微笑]

大勋花:让你个小瘪犊子成天套路我。

敬亭山:我啥时候套路你了?

大勋花:给我发几张帅照,我还以为只给我看呢,结果我一夸你两句,你转身就把图甩工作室微博里了?

大勋花:还天青色等烟雨呢,而你在等谁啊我问问你?

敬亭山:......

敬亭山:我等狗呢行了吧。

 

白敬亭简直是恨恨的打出最后那行字,结果没有在魏大勋的名字上看到对方正在输入,眉头一皱却被助理喊了名字。助理指了指手里的饭盒示意白敬亭可以吃饭了。白敬亭几步迎上去跟着助理去了片场外头的小餐桌上。

 

手机这才震起来。

 

大勋花:刚去拿面了,中午点的晚上才到[笑哭]

大勋花:说谁是狗呢?

敬亭山:你

大勋花:[微笑]

大勋花:你是真的不爱我了,还是白梦想好。

大勋花:刚才白梦想来找我了,在梦里,要给我家孩子起名字。

敬亭山:哈哈什么鬼

敬亭山:起啥名字了?

大勋花:生日快乐[微笑]

敬亭山:哈哈哈哈哈哈哈

敬亭山:可以

敬亭山:生日快乐

大勋花:谢谢[微笑]

 

敬亭山:魏大勋

大勋花:憋不住了?

大勋花:想好了再说

大勋花:别憋坏了身体就行[很酷]

敬亭山:......

敬亭山:你赢了。

大勋花:有梦想的人总是赢家[很酷]

敬亭山:[微笑]

敬亭山:说的好像你猜到我什么意思了?

大勋花:要不我说下,你听听对不对?

敬亭山:那你说

敬亭山:我就不信你敢说

大勋花:我不止敢说,我还能变着花样说。

敬亭山:?

大勋花:不就生日快乐么,用翻译器翻译一下就出来了。

敬亭山:?


大勋花:te amo

大勋花:对不对?不对还有


大勋花:ich liebe dich


大勋花:σε αγαπώ


大勋花:ya vas iyublyu


敬亭山:这都什么玩意?


大勋花:je t'aime


大勋花:爱してる

 

大勋花:还有英语的。

 

大勋花:i


大勋花:love


大勋花:u

 

 

饭都快凉了。助理看着完全没有吃饭的意愿,只盯着手机一脸通红的白敬亭,关切的问是不是北京太凉不小心冻着了,白敬亭赶忙摇头说没有没有,握着手机小步跑到一边墙根旁蹲下,颤着声音跟助理说等一会儿,就等一会儿,马上,马上就吃。

 

敬亭山:那汉语呢

大勋花:生日快乐啊

敬亭山:我再问一边,汉语呢。

大勋花:想听吗?[奸笑]

大勋花:叫声哥我就说。

敬亭山: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大勋花:......[微笑]

大勋花:你听好了

大勋花:我

大勋花:我

大勋花:我...

敬亭山:你什么啊?

大勋花:我~

敬亭山:你说不说?

大勋花:你怎么不说?

敬亭山:你说我就说。

大勋花:我就不说。

敬亭山:不说拉倒。

敬亭山:你这辈子都别说

大勋花:你说不说就不说啊?

敬亭山:对啊,你敢不听我的?

敬亭山:不听你试试?

大勋花:欸我天威胁哥哥呢?

大勋花:我要真在你耳边说

大勋花:你不得成红敬亭啊?

大勋花:别得瑟听见没

敬亭山:你就说你现在说不说吧。

大勋花:[微笑]

 

魏大勋直接电话过来了。

 

白敬亭赶忙深吸两口气,期待又紧张的按小绿圆,整个人缩在墙角小小一坨,表情活像个偷了腥的小猫。

 

“说。”白敬亭接了电话,言简意赅。

 

“你先等会儿。”魏大勋在电话那边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我刚才读到一段台词特别好,你先听听呗?”

 

“台词?”白敬亭没等到想听的,被魏大勋问的一愣,转而才反应过来回话。

 

“都行,你读。”

 

“那你听好了啊,一个字一个字听。”

 

魏大勋在那边顿了会儿,似乎在翻什么东西,几秒钟后声音轻轻柔柔的顺着电话传到白敬亭耳朵里。

 

 

 

 

 

 

“生日快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翻译成普通话吧就是,我过生日那天吧,我的梦想突然对我说,愿意跟我走一辈子。然后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决定真的真的很不错,但是我并没有直接表达出自己的开心,可能让我的梦想觉得不受重视,闹小情绪了,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然后呐,我的梦想就像个小赖皮一样连着祝我生日快乐好多......”

 

 

 

 

 

“好啊。”

 

 

 

 

 

 

 

 

 

完了。

我就不信我甜不过他俩。



评论(128)

热度(1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