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林士颖悲惨日记(现实向)

24h录制衍生

伪现实

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前文汇总:

余文哭悲惨日记

熊绿淇悲惨日记

胡一日悲惨日记·上

胡一日悲惨日记·下







大嘎好,我叫林志颖。

 

我没有拿那个话筒诶,因为话筒被摔碎了。虽然我没看到,但是我猜应该是被一天给摔碎的,刚我发现他表情蛮崩溃的。

 

不过没关习辣,我还是蛮开心的。为审么呢?因为这里是习安。习安呢,又是我们最后一齐录制,这也就意味着,我再也不用忍受小白和大勋恶意的秀恩爱辣。

 

(乐哥:小志哥,我插个话。你知道你现在疯疯癫癫的样儿有多可怕吗,咱说普通话成吧,要不孩子们听着多费劲啊。)

 

行吧。给老乐个面子。

 

 

 

 

01

 

你们都知道,我没有参加涠洲岛那两期录制。我确实是因为行程撞车,还挺抱歉的,就在我们六个的微信群里跟他们打哈哈,我说你们好好玩厚,回头在西安给你们做好吃的。

 

发完没人理我。

 

我就觉得我面子上挺过不去的。你说我好歹也算是大前辈了,也不能这么忽略我的存在吧,正偷偷生闷气呢,手机就响了。

 

是小白,回了句等你啊小志哥。

 

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还是蓝队的呢,再看看我们队那俩稀里糊涂的熊孩子,我咋那么恨呢。

 

我就回还是我们小白可爱!

 

结果也不知为什么我这一句话发出来群里就炸开了锅。

 

先是大勋发了一堆夸张的哈哈哈哈哈然后说小志哥还是你诚恳,我们小白是不是老可爱了!

 

我就说本来就挺可爱的啊。

 

小白发了一排省略号,马上被梓淇刷屏一样的表情包淹没了。

 

梓淇跟疯了似的问我说小志哥,你明明是我的队长,咋还向着魏大勋呢!

 

我觉得奇怪,不就夸小白可爱吗?咋还成了向着大勋了?我说小白本来就可爱啊,上期节目还跟我撒娇,哇当时我真的被萌到了诶!

 

然后梓淇回了我一大排感叹号,后边接了一长串的埋怨。诶我老了,具体内容我真是没记住,我还是把截图发给你们看吧。

 

群聊:所向披靡六匹狼(熊梓淇起的)

我:小白本来就很可爱好不好,毕竟是我的“踩鞋cp”,上期节目还跟我卖萌了诶。

熊掌:!!!!!!!!

熊掌:我没说小白不可爱,我意思是小志哥,即使你觉得他可爱你也不能说出来啊!你要说背着魏大勋说啊!!

我:为审麼啊?

熊掌:因为他刚才在录制时候直接就说小白可爱!

我:说了又能怎样哦?

熊掌: ……

熊掌:@一日@老乐 您二位吱个声啊!

一日:@小志 小志哥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到底在说些审麼啊?有话能不能直接讲?

老乐:@勋爷 @白哥 你俩又跑哪去了,松韵刚还找你俩呢,你们没一起午饭么?

白哥:没,这就来啊小乐。

我:小乐?

老乐:小乐?

白哥:哈哈哈我是大勋,小白穿衣服呢。

熊掌:穿衣服?

一日:@熊掌 你丫快闭嘴吧

老乐:@熊掌 别说话!

我:@老乐@熊掌@一日 你们三个到底闹哪样啊?神经病哦!

勋爷:是吧小志哥!他们精神不正常!

我:有一点诶。

熊掌:?????????

熊掌:小志哥你来!

 

 

 

熊掌邀请你和“一日、老乐”加入群聊。

 

熊掌修改群名片为“守护最后的净土”。

 

我:净土是审麼?

熊掌:你

一日:你

老乐:你

我:不是,我不是想问这个,咱们怎么还单独拉一个群哦?搞审麽?

熊掌:小志哥,我们仨只是想真情实感的劝你一波,就,节目马上要到最后一期录制了,你一定要坚挺住!不要被邪恶势力打到!!知道吗小志哥?!!

我:知...知道了?

老乐:哈哈小志别慌,咱这就开个玩笑,等到西安了我详细跟你唠唠。

一日:吃火锅唠。

熊掌:还吃火锅?我已经有阴影了。

老乐:说到火锅,刚我又在酒店旁边看到一家,感觉还挺火的。

熊掌:我好像也看到了乐哥,咱俩可能说的是一家,要不晚上去吃吧?

一日:成啊,正好昨儿咱抢衣服,大勋不非要抢仙鹤那套么,还说回头请我吃饭呢。

老乐:行,一会儿他俩回来跟他俩说一声,你们都在哪呢?我已经到了。

熊掌:我俩也吃完饭了,现在过去找你们,at他俩说一声不就完了。

熊掌:诶我天我还说咋at不了呢,他俩没给这群里哈哈,一会儿见面说吧。

老乐:哈哈你个小傻孩儿。

老乐:我看到他俩了,你们快过来吧。

一日:马上到。

 

......

 

就。

 

我看着这个新建起来的群聊,和上边这句“守护最后的净土”。

 

你们谁在守护我呢我就想问问????你们新建一个群然后讨论一起去吃火锅?????我应该在群底不应该在群里吧?????

 

还是小白大勋更好!!!!!!

 

 

 

 

于是我就揣着这口不顺的气儿一直忍到最后一期录制,兴冲冲的就奔着西安去了。不过去之前我还是挑了点儿台湾比较有名的特产什么的稍了过去,想给他们做顿饭吃,毕竟哥的手艺可是我家那几个小子狂吹不止的。

 

录制第一天早上我是最后一个到的,真不怪我,我家小孩子早上突然闹着要跟我打电话,我就跟他俩视频聊了一会儿。等我到的时候,我看到老乐抱着臂一脸慈祥的站在旁边儿,四个小孩正面红耳赤吵得不可开交。

 

梓淇梗着脖子说这明明就是绿的,你是不是色盲啊!一天就回这怎么就可能是绿的呢,小白也跟着胡一天点头说真不是绿的啊,大勋一脸不可置信地说这本来就是绿的啊!

 

我走过去问你们干嘛呢?

 

四个人都看了我一眼,梓淇马上瞪大眼睛走过来拽着我说你们看小志哥身上这个色,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蓝色好吧,魏大勋那个就是绿色的。大勋跟着狂点头。

 

一天就说小志哥你说,大勋穿这个衣服到底是蓝色的还是绿色的!

 

我一看,大勋穿那个件外套颜色是挺鲜艳的,但是明明就是...蓝绿色啊。

 

我就说这是蓝绿吧?

 

老乐一拍巴掌,说小志还是你懂我,我一说这是蓝绿色他们就把我推一边去了。

 

小白说蓝就是蓝,绿就是绿,哪能把蓝的说成绿的啊。

 

其他几个也点头,不过梓淇添一句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这衣服明明就是绿的!

 

我和老乐对视一笑。这世上哪有这么多泾渭分明的事儿啊,不过这四个孩子身上那种敢爱敢恨的个性是我一直都很欣赏的,我也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正直下去。我就说行吧,我单方面宣布这是绿色,梓淇大勋队得一分!

 

其实蓝不蓝绿不绿都无所谓,他们也懂我也懂。

 

不过只见梓淇像是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似的,蹦蹦哒哒的跳起来窜到我身后,声音里全是兴奋的说我就等着这句话呢,我现在可以说我真正要说的重点了!

 

我们五个都看他,他就手指来回指着大勋和小白两个人,最后冒出了六个字。

 

红配绿,赛狗屁!

 

......

 

说完自己哈哈哈的先进小黑屋去选择任务了。

 

我们五个在风中凌乱不堪。

 

不过小白先乐了出来。他本来贴着大勋站着,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红外套,马上装作一脸嫌弃的蹿到老乐身边,搂着老乐的胳膊说我可不想赛狗屁。

 

大勋马上可怜巴巴的跟过去,搂着老乐另一个胳膊说小白你咋这么对我啊,乐哥你看他~老乐无奈,就说我觉得你这件是蓝的,没事儿,你俩红配蓝不就行了。

 

一天本来一脸深沉的装着安静的美男子,听到乐哥的话也蹦蹦哒哒的原地旋转一圈,自个儿哈哈哈一会儿后也冒出六个字。

 

红配蓝,惹人烦!

 

......

 

我的队友不可能这么可爱(弱智)。

 

 

 

我是最后一个进小黑屋选人的,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点出其不意的,毕竟有反转节目才有看点,当然要选的慎重一点,于是我假模假样的选了一番,觉得自己的逻辑碉堡了。

 

等我出了小黑屋,发现梓淇和一天两个人把老乐夹在中间,一人搂着一个胳膊,老乐一脸无奈。大勋和小白两个站在另一侧,与左边三个人隔了好大一段距离,看起来有点儿可怜巴巴的。梓淇还嘚嘚瑟瑟的跟大勋说话。

 

梓淇说都最后一期了,今天我俩就要跟乐哥一起,气死你!

 

大勋就装作很生气的样子瞪梓淇,看起来都要上手了。他身后的小白也跟着瞎起哄,拽住大勋的袖子说诶你闹啥,有我陪你还不够吗?

 

大勋一秒顺毛,回身搂着小白说太够了,有你一个就有全世界啦。

 

你看看,你看看,得亏人两个关系好,我是觉得我们队那俩太欺负人了有没有。

 

我就看着一天和梓淇,结果发现他俩咋还一脸吃瘪的样呢?不是把老乐抢过去了吗?结果再看老乐,咋也一脸绝望啊?

 

我就说你们仨别装连体婴了,咱赶紧去游乐场做任务吧。

 

五个人这才注意到我。梓淇看到我赶忙朝我招手,跟我说小志哥,你快来,咱四个走!边说还边跟我挤眉弄眼的,要不是我知道梓淇这孩子戏多,我还得以为他犯羊癫疯了。

 

老乐和一天看着梓淇那样儿直乐,一天就说小志哥你来吧,今儿我开车,咱四个兜兜风去。

 

我刚想说也行,那边大勋不乐意的声音就响起来。大勋说你们俩够了啊,都把我乐哥绑架了还不让我俩跟小志哥培养培养感情?小志哥,跟我俩走吧。

 

梓淇吹胡子瞪眼睛的说我怕的就是小志哥被你俩的感情荼毒了!

 

我一听就说不会啊,他们关系那么好我怎么能被荼毒?还有咱们四个一起坐车也太挤了吧。不如我就跟大勋小白一起吧。

 

我一说完,看到连体三人组用垂怜难民的眼神看着我,个个眼睛里都写着“你疯了”。

 

看的我有点儿头皮发麻。

 

然后小白就过来拉我,吐了吐舌头说走吧小志哥,毕竟我这么甜对不对~

 

你看看,你看看,还是小白大勋正常。

 

我就跟他们俩走了。我们上车之前,最后听到了梓淇虚虚的声音飘过来。

 

他说小志哥!难过的时候,就想想你还有KIMI!!

 

这孩子,真的是疯了。我为啥要想KIMI?虽然我一直都挺想KIMI的。

 

转身又看到小白和大勋蹦蹦跳跳的拽着我上车,我就被他俩周身的幸福给感染了。

 

还是小白大勋更好!!!!!!





嗯,这一刻我还不知道,以上是我最后的欢乐。

 

 

 

 

02

 

说实话我都好几年没来过游乐园了,更别提坐这种大型设施,所以下了过山车我还是有点儿虚。我和大勋小白要一起去坐海盗船,我们队那俩小孩和老乐还深情款款的看了我好几眼,老乐还说让我有事儿群里说,我点点头说好,还有些期待。

 

可是我还是觉得头有点儿晕晕的。小白可能看出来了,我们走一半他就拉着我去旁边的乘凉椅上坐下,问我想喝什么,他和大勋去买。

 

我说水就行,大勋就直接跟随行的节目组要了两瓶,开了瓶盖给我,拉着小白在我旁边的长凳上坐下,让节目组也去一边儿歇会儿。

 

你看看,你看看,多好的两个小孩儿,也不知道他三个人到底抽什么疯。

 

我喝了点儿水,揉揉脑袋闭眼眯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缓过来了,就听到大勋不带好气儿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

 

大勋说不就海盗船么?你又不是没坐过,还喂人家吃山竹来着是不?

 

小白天呐一声,说你可消停点儿吧,那不是录节目呢吗?

 

大勋就说那山竹好吃不好吃啊?

 

小白说能不能好好说话?要不咱就别说?

 

大勋说咋的,这就不想说了啊?

 

我半梦半醒的一听,这两人是要吵起来了?

 

我回身看了看工作人员,他们都散在角落,应该听不清这边的争吵。我就赶紧看他俩,说你们怎么了?怎么突然吵起来了?

 

大勋本来表情不好,但眼神对上我的时候马上收敛了身上的愠怒,带着笑说没事儿小志哥,我俩开玩笑呢。然后他站起来左右看了下,又对上我说小志哥,你再歇会儿,我先跟小白去船那边儿看看,等会儿你跟节目组一起过去。

 

我说行。

 

大勋点点头就去捞还坐着不动的小白。小白抬头看他的眼神里写着“我不去”,大勋就低声说了句你要不起来,咱俩就在这儿掰扯掰扯?

 

小白扫了我一眼,不情愿的被大勋牵起来,俩人就这么...手牵手走远了?结果走着走着,这俩人咋还拐到一个角落里钻进去了?海盗船莫非建在死胡同里?

 

我就拿起手机在净土群里问他们仨,我说我感觉小白和大勋好像吵起来了,咋办啊?

 

梓淇是秒回的,他说不可能吧?严重吗?他们说什么了?

 

我就说他们好像说什么之前小白也玩过海盗船还什么的,总之语气不太好。

 

梓淇就回,乐哥在我旁边呢,他问现在他俩在你身边吗?

 

我说不在啊,他们跑到没人的地方去了。

 

可我打完字我就觉得还是不放心。我盯着他俩钻进去那个方向,总觉得应该去看看。毕竟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万一再打起来?他们关系一直很好,我还真怕他俩一生气不顾自己艺人的身份打一架啥的。

 

我就又在群里回了一句我去看看,暗灭手机站起来。我跟节目组说去上厕所,让他们在原地等,就朝着他俩刚才拐进去的那个角落走过去。

 

我猫着腰,总觉得自己像个偷窥自家小孩日记本的猥琐父母...一点一点往他俩拐进去那面墙靠近,然后我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小白撒娇一样的抱怨。

 

小白说,山竹有什么错?山竹招你惹你了?

 

真的,小白说话这个语气,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完完全全释放天性般的撒娇。即使上上期录制他还跟我卖萌来着,但是声音里的甜度都不及现在的万分之一。

 

你看看,你看看,这俩孩子关系是真的好啊,小白真的很信任大勋有没有!

 

大勋马上软着声音说,我啥时候怪山竹了,我要说的是这个事儿吗?你别跟我装傻行不?

 

小白说那你要说啥?你还学会拐弯抹角了?

 

大勋气笑了,特无语的拿鼻音哼了一声就继续说,白敬亭,你是真跟我装傻啊?来西安之前你是不跟我说录完节目要半夜去夜市逛逛的,结果刚才梓淇和我说什么,咱录完节目一起去吃日料?你都答应好了?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小白恍然的啊一声叫出来,急切的说诶我真没记住,早上梓淇一直说内家日料有名,又说最后一期大家一起吃个饭吧,我就没想那么多同意了。

 

大勋说是,你可是不用想那么多啊祖宗,你之前说想去那个店,我都已经订好了知道不?

 

空气又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这份沉默间他们是有肢体动作的,缓了一会儿我听到小白极其软的叫了一声,大勋哥哥~

 

你看看,你看...等等,等等,你先别看...

 

大...大勋..哥哥?

 

他大勋哥哥没吱声,小白就又说了一句,大勋哥哥,我最喜欢你了,别生气了,你可是我死了都要爱的王妃啊~

 

死...死了都要爱...的王妃??

 

然后...然后...

 

然后,我听到大勋特别霸道总裁的说,你说什么?谁是谁王妃?

 

小白放低音量说,你丫的!...我是成了吧!

 

大勋说你说明白了,你是什么?

 

小白破罐子破摔的大吼一句,我是!王妃!成了吗?

 

大勋声音里再没了愠怒的说,勉强成吧,来亲一个。

 

 

 

勉强成吧,来亲一个。

强成吧,来亲一个。

成吧,来亲一个。

,来亲一个。

亲一个。

一个。

个。

 

......

 

震惊使我静止。

 

 

亲什么?亲王妃吗?为什么要亲王妃?亲哪儿?怎么亲?还有...到底谁是谁的王妃?不是,我知道谁是谁的王妃,不过为什么他们要做彼此的王妃?不是不是,不是做彼此的王妃,是一个做另一个的王妃...他们不是好哥们吗?现在的孩子,好哥们都可以当王妃使吗?你们俩问过萧敬腾的意见吗?

 

我这边脑内千万只苍蝇嗡嗡作响的飞,他们那边一片静默,再也没有声音。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我感觉他们应该没有再要吵架的意思,就愣愣的转身离开。

 

我还没从刚才接受的信息量里缓过来,脑子里都是疑窦,走回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说了句咱们走吧,大家就跟我一起往海盗船那边走。我们走着走着路过他们俩吵架那个小胡同,看到他俩仍然牵着手,春风拂面的悠哉游哉走了出来。

 

大勋看到我还一乐,说小志哥啊,正好,咱一起去吧。

 

我斜楞他俩一眼,压低声音调笑着说,你俩不是说想先上船吗?咋才走到这?

 

我是想试探下他俩有没有完全和好,真没别的意思啊我。

 

结果大勋冲我抛了个媚眼,也压低声音回我一句,上船多没劲啊,要上也得上床啊。

 

上...上...床?

 

他用的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被他牵着的小白都没听到。他说完又大声跟我说了一句,不过时间太短啦,没上去!就大步流星往前走,留我一个老人家瞪大眼睛在原地回味他的惊人发言。

 

时间太短了没...没上去船?还...还是没上去床?

 

我脑海里不断过着刚才偷听到的画面和大勋嘚嘚瑟瑟一脸满足的样儿,盯着大勋的蓝卫衣和小白的红外套怀疑人生。他们的背影其实是很和谐美好的。但我的心情并不是,我有点儿烦躁。虽然我还没缕清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已经有点儿认同一天早上说的那句话了。

 

红配蓝,惹人烦。

 

我现在确实比较烦。

 

然后我又想到我们的净土群了。我赶紧点开手机,我才看到我发的那句“我去看看”下边的一大长串劝告。

 

熊掌:别去!!!!!!!!!!!!!!!!!!!!!!!!!

一日:我的小志哥啊啊不要啊啊啊!!!!!!!

老乐:小志...我愿意做你的垃圾桶。

 

 

你看看,你看看,还是我的队员和老乐爱着我。

 

对不起,我之前不该误会你们。

 

我就在群里打字,我说好啦,没事了啦,你们那边已经开始了吗,我们仨准备上船了诶。

 

我还特地看了好几遍船字有没有打成床字。

 

老乐:我们这边也马上开始,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吧...

熊掌:吧是什么意思

一日:难道...

我:嗯

我:我对不起你们,我觉得我...可能不是净土了。

老乐:唉

一日:唉

熊掌:唉...

 

我有些凄凉的抬起头去看大勋小白,想最后确认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误会了什么。然后我看到他俩在化妆姐姐那边补妆,没有镜头拍着的两个人十指紧扣有说有笑,听着导演说怎么敷面膜的事儿,我就觉得,不是我敏感。

 

我又低头,对着净土群默哀一分钟。

 

我修改群名称为“再见,我们纯洁的心灵”。

 

挥别我的心,以后,就叫我林士颖吧。

 

 

 

 

03

 

我一边收拾手里的虾,一边竖起耳朵听餐桌上的动静。现在吃饭的地方就我们六个,工作人员什么的都在楼下收拾道具布置场地,我就放松了警惕,满脑子都在想小白和大勋的关系。

 

其实吧,挺好发现的,只是我以前从来没往那个方向想过。之前在各种地方的录制,我都会或多或少注意到他们俩的亲密举动,但我真真是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哥俩好呢...

 

我就心不在焉的剪龙虾钳子,结果剪了半天楞是没剪下来,这时候梓淇和一天一前一后进到厨房,梓淇问我用不用帮忙。

 

我说正好,这龙虾太大了我剪不动啊,梓淇就说一天你试试吧,一天看了看超大的龙虾撇了撇嘴表示投降。我仨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大喊了一声:乐哥~~!!

 

乐哥欸呀吗呀一声,估计是跟大勋学的东北味儿,回了声咋的了就往餐厅里走。等来了发现是要剪龙虾,兴致冲冲的撸起袖子一脸势在必得的就抄起剪子。

 

我得了空,就悄咪咪走到厨房门口偷看餐桌上的大勋和小白。

 

他们真的好和谐啊。我不知怎么的,看着小白在大勋面前乐开了花的样子就觉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候的美好,是一种很纯粹的感觉,并不像能在这个圈子里结交出的感情,让我一时间有些恍惚,总以为像是在做梦似的。

 

转而又想,他们现在这么腻歪,在最初的那个阶段一定是有过挣扎的吧。又或者说,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一定做了很多努力吧。我就想着,我作为一个外人,看着现在他们脸上的笑容往前推导的话,都不免推导出一股心酸的伤感,那作为当事人的他们一定都是为爱奋不顾身的勇士啊。

 

诶,我想的有点多,可能有些矫情,我就摸摸鼻子回身去看那三个人。老乐一边剪虾一边回看我,眼睛里传达出的内容和我脑子里想的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一天偷吃了一口我刚炸好的虾片,低着声音说没事儿小志哥,你现在想的我仨都想过,咱们都懂。梓淇冲我乐,他说参加这个节目最开心的就是认识你们这群兄弟了,真有一天谁敢欺负到他俩头上,我哪怕以卵击石我也会没顾忌的去帮他们。

 

我看着他们仨,他们仨一人一句倒是把我想说得话都给说了,我就又回身去盯着餐桌上说说笑笑得他们俩。

 

你看看,你看看,挺好的。

 

 

 

结果我菜都做好了,怎么这小屋子里还是只有我们六个。不过正好,我们六个也算是最后凑一起吃顿饭,以后跑通告天南海北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

 

我就看老乐本来是和小白大勋坐在一排,但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站起来坐到我这边,把一边无辜吃饭的一天给换过去了。

 

一天坐过去之后,整个身子都向右边侧着,给左边的小白大勋留下了一个伟岸的后背,画面感太逗了哈哈!

 

大勋坐在中间,注意到一天奇葩的举动,举着虾仁挑眉,开启嘲讽模式。

 

大勋说唉,现在的小鲜肉啊,一言不合就看不起前辈,吃饭都拿后背对着人。

 

一天听到这话举着筷子转回身,斜楞一眼大勋也调笑着说,不敢啊哥哥,只不过我真的不想提前看乐哥的《春娇与志明》第五部。

 

小白缩在墙角看一天,说乐哥要拍第五部了?

 

一天说第五部和前四部无关,第五部有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

 

小白说啥啊?

 

一天说,《大勋与敬亭》。

 

一天说完梓淇开始哈哈哈哈的笑疯了,老乐也憋着笑看大勋小白。

 

结果大勋一歪头看着小白说,我觉得挺好的啊,要不咱俩真演一个?

 

梓淇啪一声把筷子摔桌子上,翻着白眼说勋哥哥,最后一期了,咱能不能,做个好人?

 

小白也乐开了,伸手去拽大勋的耳朵,把大勋拽到他自己眼前学着梓淇说,魏大勋你能不能做个好人?嗯?

 

大勋附和着说当然能了,当然能了,我都听王妃的~

 

一天和老乐都撂筷子了。

 

我有点儿纠结,不知道我该不该撂筷子啊...

 

这时候进来一个工作人员,抱着个箱子火急火燎的,朝我们喊白敬亭在吗?小白说这呢,工作人员就说这是你助理让我帮你拿上来的,说完把箱子放到小白那边又火急火燎的走了。

 

小白就低身子去拿箱子,手还没够着箱子边儿大勋就抢先一步拿上了餐桌。

 

老乐问这是啥啊?

 

小白还有点儿不好意思,拿没用过的餐叉去划封箱的胶带,边划边说,这不是给你们几个带点儿礼物么。

 

梓淇凑过去好奇的问啥啊,小白就说是我妈做的辣椒酱,真的挺好吃的,我特意让她给你们一人做了一罐子,大家成天天南海北的跑,吃点儿家常的口味也能舒服点儿是不。

 

一天和梓淇都站起来帮他开箱,大勋倒是没动,靠在椅背上看着小白就没离开过目光。结果小白一拿出来,那可是好大一瓶啊!

 

我们就起哄说感谢啥的,小白就拿出一瓶小的直接开了,说咱现在就尝尝吧。

 

梓淇说这瓶咋这么小,小白说这魏大勋的。

 

梓淇就一拍巴掌说欸呀吗呀,魏大勋你也有今天!大勋悠悠的说不好意思,我天天吃。

 

梓淇坐下了。

 

小白怼了大勋一下,又站在桌子边上郑重又有些局促的跟我们说,就是,挺感谢你们这一路的支持的。我俩也都懂,我就不说什么了,我知道你们也懂对吧,就还是...谢谢你们。

 

说的我突然有点儿小伤感。

 

小白这孩子,起初接触下来你会以为他就是一闷葫芦,不声不响也不显露情绪。但时间久了就会知道他其实只是不善表达自己的感情,很多事情他看在眼里记得比谁都清楚,然后会在你背后默默的回馈你给他的好。这不就,谁会大老远拎一箱子辣椒酱录节目啊?也就是我们小白吧。

 

挺温情的,挺好的。

 

一天直接自己拿过一大瓶子辣椒酱捧着,隔着大勋去拽小白胳膊,给小白拽坐下了。

 

老乐站起来去够小白开的那瓶辣椒酱,举着筷子扬了扬头说整这腻歪干嘛,赶紧吃饭吧。

 

梓淇附和说就是就是,这箱子咋这么大,我先拿下来了。

 

结果梓淇举着箱子突然看到什么似的,就问小白说,小白,你这箱子上写的啥字母啊?

 

小白就说,啊,咱这工作特殊,不都每天能收到很多东西吗,我就把家里寄过来的或者自己买的都标记上,以免弄混了。

 

梓淇就念,w,d,x,这是啥?缩写吗?

 

小白说是。

 

一天举着筷子合计合计,w,d,x?wdx?魏...魏大勋?

 

......真假啊?真要是这样,我都想撂筷子了!

 

结果小白笑一下说啥啊,当然不是了!

 

不是就好,我没撂筷子。

 

老乐说,不是魏大勋?w的话,w就是我?wd,我的,x,我的鞋?

 

诶,这个肯定对啊,小白不是那么喜欢鞋么。

 

结果小白神秘一笑说,也不是啊哈哈!

 

我和梓淇还没答题,我俩就挤破头想。我看到梓淇在那一板一眼的念叨拼音,但我真不行啊,我拼音真不太好。梓淇就突然说,卧槽不会是...我对象吧???

 

如果真是,我就真的撂筷子!

 

结果小白又扑哧一乐,说不是啊不是!

 

大勋撑着下巴满足的砸吧嘴说,魏大勋,我的鞋,我对象,嗯嗯,不错不错。

 

小白就笑呵呵跟大勋说这些都不对,你知道是什么吗?

 

大勋摇摇头一脸无所谓,说用不着我猜,给他们四个一个机会吧。

 

已经答过题的三个人求助的看我,但是我...拼音真的不好啊TAT。

 

我就说小白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说完回头你什么时候去台湾了哥带你好好玩儿!

 

一天点头说,小白,只要不是委鬼大员力,我啥都能接受。

 

老乐和梓淇都狂跟着点头。

 

小白就说好吧,不是魏大勋,不是我的鞋,也不是我对象。

 

我们四个异常紧张。

 

小白笑得有些娇羞。

 

他说。

 

是。


 

 

我的勋。

 

我。的。勋。

 

 

 

 

 

 

我的故事,以我狠狠的撂下筷子收场了。

 

你可能会觉得有些仓促,或者说,有些意犹未尽?其实我们六个也是如此,毕竟我们也实打实的走过了这么多城市,一起看过这么多风景,交流过很多彼此的曾经和未来,我们也一致认为,我们的所向披靡六匹头狼永远不会解散,就那么留着,我们的感情也一并留着。

 

所以我们在中午吃饭时候说,晚上的终极任务就随缘吧,谁赢谁输无所谓,最后一次尽兴就好了是不是。我没有跟你聊晚上发生了什么,就让我们把最后一段故事都藏在心里吧,藏着藏着,你可能就会觉得它其实还没有完,对吧~

 

更何况,它还有可能是下一段故事的开始呢~

 

 

 

最后,谢谢你们愿意听我们四个相声一样的吐槽。我在这里代表我自己,代表余文哭,代表熊绿淇,代表胡一日,向你一直给予的关注表示衷心的感谢。

 

哦,更应该替小白和大勋感谢你们。他们愿意排除万难去做一件看起来天方夜谭的事,其实一定有你们的支持在里面。你们给的喜爱很重要,很重要,变成了动力和勇气去捍卫他们无需言说的感情,挺好的,挺好的。

 

 

真的真的谢谢你们呀。

 

 

 

再见啦,24小时。

再见啦,可爱的你们。

 

 

 

 

 

 

 

至此,24h悲惨日记系列全线完结。


-FIN-


评论(106)

热度(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