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不杀青与杀青

*


*伪现实

*球赛观后感/郝帅杀青

*上升之后发现没有正主甜,你还要上升吗





*


“帅哥”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词,甚至还有点儿俗气。


有多俗呢?魏大勋虽然小时候听的少,但是出道之后每天360°立体环绕这种不走心的夸赞。有来自路人的,有来自赞助商的,也有来自闭眼吹的粉丝的。但是吧,听来听去也就仅仅是一个词语而已,掀不起什么悸动,最多回一句感谢。

 

然而从白敬亭嘴里说出来就有点儿不一样。

 

虽然最初是我们白哥带着嘲讽语气捎出来的俏皮话,场景还原下来其实是在怼他,但是也不知道这个词触动了白哥哪根趣味雷达,从那以后有事儿没事儿都会喊他几声帅哥。组里都知道他俩关系忒好,白敬亭叫了几次帅哥之后,先是其他主演跟着瞎凑热闹,后来从场务到制片人都放飞自我,只要有魏大勋的戏,就能听见满场“帅哥,帅哥”惊心动魄的回旋。

 

所以帅哥魏大勋是肥肠喜欢荣耀剧组的,这回不仅仅因为白敬亭了,还因为在这组里他是大家公认的帅哥。所以正式杀青,他还真恍惚间多了更多不舍。

 

晚上要带小祖宗看球,魏大勋窝在酒店里里外外转圈,翻找可能遗落的东西,听白敬亭摊在旁边嘟囔“帅哥,真的不考虑请你小学弟吃顿好的再走?”“苍了天,公司前辈是真的扣!”

 

魏大勋之前陆续清走几批箱子,其实酒店里也没什么可遗落的,最多几件随行的衣服。白敬亭毫无形象的窝在沙发上,屁股底下垫着一件魏大勋的卫衣,魏大勋走进了瞧,叉着腰俯视“小学弟”,面带调戏神情,语气极其讨打。

 

“来,秋秋,抬腿。”

 

白敬亭抬头,先看魏大勋,再晃晃脑袋看自己屁股底下的衣服,又看魏大勋,乖巧至极,抬腿就往魏大勋胸口踢,脚下无情。

 

“啊!”魏大勋被兔腿踢中心脏,死皮赖脸捂着胸口躺倒,盘腿坐地,职业碰瓷三十年。

 

“秋秋,帅哥被你击中了,你得负责。”

 

没错,秋秋是魏大勋对“帅哥”这个词的反击。说回白敬亭第一次叫魏大勋帅哥,魏大勋天真的以为当然是因为他很帅才这么叫的啊!结果白敬亭毫不留情的泼他冷水,说这个梗其实是剧本里的难道你没发现吗?

 

魏大勋噘着嘴去问导演,导演说对呀,你不郝帅吗?郝帅是公司前辈,当然配得上被叫哥,孙弈秋是后辈,肯定要叫郝帅哥啦!

 

魏大勋噘着嘴去找赵又廷,说你那么喜欢孙弈秋,就没想过给孙弈秋取个昵称吗?爱称那种!越肉麻越好的,有没有?

 

赵又廷被问楞,举着剧本有些茫然,颤颤巍巍的回了句“gu…goodbai?”

 

魏大勋合计合计,觉得不错,开始乐不可支的在组里大肆宣扬这个名字,后来某一天还是白敬亭没甭住,憋着笑问他“你这是承认我是你爸了?郝帅的爸爸郝白?”

 

郝帅哥笑容逐渐消失,并将“郝白”这个名字拉入终生黑名单。

 

但“郝白”的威慑力亘古长青。比如现在,白敬亭到最后也没稀罕抬腿,到底是魏大勋老老实实把衣服给薅出来的。

 

白敬亭也不是耍脾气,也不是难受,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心情,反正就是莫名的烦。烦了就想闹腾,但是魏大勋这段时间一直天南海北的飞,满眼血丝,想当然很累,他想闹腾还不舍得闹腾,巴不得魏大勋多去睡会儿觉。可这次跟以前又都不一样,这次魏大勋是实打实杀青了,这意味着以后他微信里再也不会收到魏大勋发给他的,满世界飞向上海的航班信息。

 

但转念一想,他也就剩一个月的在组时间,自己也将要离开上海,所以他烦躁的症结并不在地理方位上。仔细琢磨,唯一可能就是在这段奇妙经历之上吧。

 

十分融洽的拍完这部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本子,有喜欢的前辈,喜欢的制作班底,喜欢的氛围,更有喜欢的人,这种经历几乎是人生第一次,所以到了宴席散场的时候,多有惆怅也在所难免。

 

其实又一年十月了,本来应该开心的。明侦又一次回归,整年都在拍戏之后年底又会有长假期,到了新年又可以和家人多呆些时日。

 

所以烦躁的唯一原因只有眼前。眼前景象并不欣喜,因为魏大勋正在收拾行李。白敬亭放空,烦躁值不断激增的同时……

 

“秋秋!”

 

魏大勋应该是收拾好了,又欠巴登跑回沙发边上,两手捧脸,帅哥摇身一变变回大勋花,梨涡抢眼,笑的傻里傻气。

 

“你给哥哥画个断鼻妆吧!”

 

“???”白敬亭黑人问号,眼看着魏大勋把手机怼到他脸上。

 

果然又是王嘉尔呢。

 

白敬亭翻看王嘉尔的微博文案,秒速支持这条公益广告的同时,对王嘉尔屡次cue魏大勋表示质疑,他抬头看魏大勋,嘴还没来得及张,魏大勋靠在他身边已经开始脑补录制现场。

 

“你说我涂个啥sai(3)儿的口红?”“用整造型不?”“就搁那白墙那嘎行不?”

 

白敬亭听着撇撇嘴:“他咋不找我呢?”

 

“诶我滴妈。”魏大勋边鄙视边乐。

 

“哪怕这娱乐圈里的人都隐退完了,也不可能有人找你发微博吧?”

 

白敬亭更恨,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你也好意思嘲讽我啊?不知道爸爸的微博和ins里除了wdx就是wdx吗?”,wdx之一魏大勋颇有兴趣的砸吧砸吧嘴。

 

“诶,那我at你,你接不?”

 

“我接了有什么好处?”

 

“哥哥带你看球赛去。”

 

“嘁。”白敬亭梗着脖子,下巴微扬,满脸不屑。“怎么着?不接就不带了?”

 

魏大勋深吸一口气。“小的不敢。”

 

抢回白敬亭手上他自己的电话,魏大勋瞄着时间,助理也适时过来敲门,示意二人保姆车已经备好。魏大勋没剩几双鞋在组里头,挠挠头瞥一圈,最后诚心咨询起白敬亭。

 

“秋秋,过来给哥哥选双鞋。”

 

白敬亭终于赏脸从沙发上起身,像摊活水,骨头不是骨头腰也不用力,魏大勋习以为常伸手拽手,把人拽起来之后眼看着人又皮了起来。

 

“我选了有什么好处啊,帅哥?”

 

魏大勋眯起眼睛没吭声,似笑非笑看着白敬亭,将沉默贯彻到底,沉默中气场暗放。白敬亭跟他对视片刻,得不到想要的回应,兔子尾巴蔫吧下去,摆摆手回身给魏大勋选鞋。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郝帅哥表面上仍旧傻里傻气,其实快要被秋秋的小脾气萌吐奶。

 

亏白敬亭到现在还以为魏大勋这个二十九岁的半成功男士是真的心大无脑。啧啧。

 

助理在门外无聊的打呵欠,等天盼地终于迎出整装待发的二人,但是跟平时的气氛太不一样了好吗?平常嬉笑着唯白哥是从的大勋哥哥昂首挺胸走在前边,酷盖白哥跟在后头筋鼻子嘟嘴,奶凶奶凶的,手里攥着一条镀金链子,看上去就贼嘻哈那种。

 

“魏大勋你戴不戴?”

 

白哥这是啥语气啊?咋又撒娇了?是不是有点儿人设崩塌?助理没敢吭声,眼看着魏大勋蹦蹦哒哒转过身,叉着腰笑的猥琐。

 

“我戴了有什么好处?”

 

“……”

 

不是,白哥你为啥要转身看人家助理?人家只是一个小助理,还是魏大勋的助理……白哥你这个眼神是在向人家求助吗…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只兔子啊…行吧…

 

“他不戴我戴。”助理豁出去了,全豁出去了,上手拿白敬亭的手链。

 

白敬亭“恩”一声,配合着助理伸出手,连助理的指甲盖都没摸到,魏大勋两个箭步蹿回来,拽着白敬亭细嫩的手腕子往自己身后扯,差不点把白敬亭扯出个趔趄。

 

魏大勋看着自家助理,双目无情,嘴角凌冽,皮笑肉不笑的嘟囔“你行李都收拾完了?”

 

助理有苦说不出,只觉头顶六月飞雪,要命的是他白哥躲在魏大勋身后笑的那个鸡贼,魏大勋看不见但是他能看见啊!看见了就来气!

 

魏大勋最终在白敬亭一脸褶子的得逞笑意之下接过那条大金链子。

 

等两人终于闹够,平安无事上了车,离球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中午忙着跟组里人道别,魏大勋没时间正经吃饭,白敬亭也懒得吃,啃点儿零食跟着混过去。反正闲来无事,他们不想过早出现在场馆,更不如依在车里挥霍人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魏大勋的助理被派遣到周边快餐店买了一堆零嘴。

 

“你是不知道在我们东北,大金链子都是啥人戴吗?”魏大勋举着鸡腿,满嘴油腻,吧唧吧唧吃的奔儿香,看着自己手腕子上那条链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你都跟那儿叨咕半天了,哪来这么多话呢?”

 

“我乐意,咋滴吧。”

 

白敬亭没再搭理人,ins抖音换着刷,面前眼花缭乱几袋子零食也不怎么吃。魏大勋啃两口鸡腿也放下了,掏出根香蕉扒开,想了想直接往白敬亭嘴里塞。白敬亭不想吃,勉强别过头躲,但车里拢共也就这么点地方,结果还是魏大勋胜,成功把香蕉塞进白敬亭嘴里。

 

行,吃就吃吧。白敬亭从善如流,叼着香蕉继续刷手机,但魏大勋却没干别的,似乎是做了什么动作,之后就侧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盯着白敬亭,完全盯着不动那种。被盯的人侧过头看盯人的,盯人的理直气壮,继续一丝不苟的盯着,被盯的渐渐汗毛直立,没了刷手机的心思,看了看自己身上,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您跟那儿面向呢?”白敬亭挪挪屁股,香蕉皮撇进环保袋,顺手把腿上的纸抽捡起来怼到魏大勋鼻孔上。“擦嘴。”

 

魏大勋得令,举起两只手虔诚的擦嘴,白敬亭上下扫视半圈,可算知道魏大勋做贼一样的眼神寓意为何——这人手腕子上,脖子上,都没有他给的那条大金链子。

 

白敬亭探身凑到魏大勋身边,展开了严谨细腻的搜证工作,最后在魏大勋的大红卫衣帽子里翻出来。链子可怜兮兮蜷成团,白敬亭盯着链子,心里五味陈杂,还是没绷住噗嗤笑出声。魏大勋起先是想假正经,听着白敬亭乐,也就从了心,跟着傻乐。

 

“魏大勋,你跟这条项链到底有什么仇?”

 

“没仇啊,真没仇!”魏大勋边乐边哄,自暴自弃的指着自己的脑袋。“行行行,来吧,你来给哥哥栓上。”

 

“噗,你什么毛病?”白眼翻上天,白敬亭撇撇嘴抢回链子。“不给了,我给嘉尔。”

 

魏大勋半秒抢回链子旋风般缠在手腕上。与此同时他的电话铃声嗷嗷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魏大勋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这王嘉尔今天存在感简直不要太高。

 

白敬亭也发现了,不怀好意抢过电话,按下绿色圆圈,比魏大勋更像手机主人。

 

“有事儿?”

 

“大勋哥!你干嘛呢?”

 

“吵架呢。”

 

“啥?诶?你你你是?”

 

“我我我是?我是你哥。”

 

“小白哥!咋是你啊?”

 

“咋就不能是我呐?”

 

白敬亭沉着嗓子,学着王嘉尔的呆萌语气调侃,魏大勋在一边乐得跟个慈父似的,有一种郝帅翻身农奴把歌唱,当了郝白爹的赶脚。

 

“切,大勋哥呢?”

 

“找大勋哥嘎哈?你不是最爱我吗?”

 

“小白哥,你现在说话东北味咋这么重呢?”

 

“你要是有个东北的大儿子你也得这样。”

 

歪在旁边慈父状的魏大勋听到这句光速变脸,攥起拳头往白敬亭脸上举,白敬亭歪着肩膀,缩脖子弯腰左右闪躲,还不忘跟王嘉尔告状。

 

“诶我天!嘉尔嘉尔!有人打我!”

 

“啊?谁打你?”

 

“魏大勋!魏大勋打我!”

 

“大勋哥打你干啥啊?”

 

“就是就是,这什么儿子,自己爹都打!”

 

魏大勋化拳头为手掌,钻进白敬亭的牛仔外套挠痒痒,白敬亭打个激灵,电话都不知道撇哪去了,全神贯注跟魏大勋扭在一团,奈何力气没跟上,也挡不住魏大勋使坏的手。

 

“别!别!哥!诶!人嘉尔还找你呢!”

 

白敬亭边顺气边投降,魏大勋始终沉默,憋着笑继续发泄不满。话筒里王嘉尔的声音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两人倒是一点儿没落的听着港普小兄弟先是发自肺腑的问究竟发生了啥,然后逐渐听明白并没有他什么事儿,并且两位大哥已经把他忘了,随后满腔愤懑,咔嚓断了电话。

 

一分钟后白敬亭手机屏幕亮起来:您有一条新消息,来自王嘎嘎。

 

白敬亭跟魏大勋的扭打战况没有持续多久,几乎是白敬亭刚噘嘴魏大勋就松手了。电话亮了两人都没急着看,白敬亭歪着放空,魏大勋趁机又扒了一根香蕉塞进白敬亭嘴里。这回白敬亭躲都懒得躲,张口就接,魏大勋趁机把白敬亭的眼镜褪下来,扒拉扒拉留海,决定尝试一下小年轻们口中的嘻哈弄潮风。

 

魏大勋把偏光眼镜戴上的时候,王嘉尔连着发来的第N条微信炸响整个车厢。

 

白敬亭边解锁电话边给魏大勋拨弄留海。要知道摄影师早就在荣耀剧组里晋升为造型师,现在基本是搭配建议+造型+拍摄+后期一条龙,完全免费,有时候还得搭上两句撒娇。

 

“帅。”

 

白敬亭煞有介事点点头,朝魏大勋举起手机,魏大勋有模有样跟着摆pose,还特意把手腕子上的金链子亮出来,别说,还真挺像回事儿。

 

咔嚓几张下来,白敬亭挑着最舒服的,觉得并不用修,顺手甩给正微信里抓狂的王嘉尔,也不知道是显摆还是征求认同。那厢王嘉尔正怨声载道控诉白敬亭移情别恋七宗罪,属实没想到白敬亭会突然砸过来一张魏大勋的照片。

 

敬亭山发来一张图片

王嘎嘎:诶!有点儿帅啊!大勋哥!

敬亭山:那你看我拍的 

 

王嘎嘎撤回了一条消息。

王嘎嘎:我觉得不好看

 

“嘉尔说你不好看。”

 

白敬亭弯着眼睛侧头告状,魏大勋十分自然的把眼镜戴回白敬亭头上,举起自己的电话冲着白敬亭,白敬亭没太明白,但也装模作样化身酷盖乖乖被拍。魏大勋给白敬亭也咔咔几张,挑张顺眼的点开自己的微信,找到王嘉尔的聊天记录。

 

大勋花发来一张图片

王嘎嘎:……

大勋花:好看不我拍的

王嘎嘎: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王嘎嘎:我只是想让你接个力而已

王嘎嘎:[委屈]

 

魏大勋挠挠下巴看白敬亭。“是啊,嘉尔到底做错啥了啊?”

 

白敬亭跟着合计合计。“也许他的存在感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两个哥哥相视一笑,似乎听到无辜的嘉尔小朋友于大洋彼岸狂打喷嚏。魏大勋那边关了对话框,白敬亭这边还热火朝天的聊着。

 

敬亭山:今天估计不行,你的接力得等等。

敬亭山:晚上我俩看球。

王嘎嘎:NBA?

敬亭山:恩独行侠。

王嘎嘎:我就说大勋哥怎么可能有这种眼镜呢,是你的眼镜吧!

敬亭山:是。

王嘎嘎:项链也酷,你戴的是短款吧。

 

“你看看!你看看!”白敬亭可下找到知音,举着电话,嘚嘚瑟瑟跟魏大勋炫耀。

 

“你信我没错的帅哥,这个项链是潮流的象征,懂吗?潮流!”

 

“好好好,潮流,潮流。”

 

魏大勋翻着面前的保鲜袋,最终翻出一个饭团,海苔裹着蛋黄,内卷热乎乎的白糯米,量小但饱腹。魏大勋趁着白敬亭兴奋的敲手机,神速剥开饭团的包装袋,一分为二,用小团子堵住白敬亭的嘴。

 

白敬亭嚼了几口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喂了什么,皱起眉头想要发作,奈何魏大勋早就练就满级生存技能,白敬亭刚抬头,他就把剩下半个饭团塞到自己嘴里,举双手投降,彰显自己的清白。蛋黄香气满溢车内,两个人嘴里鼓鼓囊囊的,吵架吵不起来,索性安静下来一起刷手机。

 

魏大勋等了一会儿,察觉到自己又一次安然无恙的蒙混过关,在心底给自己比了个耶。

 

白敬亭对自己的严苛程度世人皆知,说不吃饭就能做到全天滴米不进,魏大勋这几个月里练就的最成功的技能点就是趁人之危喂点东西,每每事成之后都恨不得给自己颁发个最强王者奖章,又奈何对面坐着的是个傲娇猫系,不能撩,撩则炸毛,有多大成就感都得自己憋着。

 

不过憋着就憋着,健健康康是最好的奖章。魏大勋做完了今天的日常,大石头块落地,现在白敬亭说什么他都肯定依着,然后白敬亭就用肩膀推推肩膀,示意他看王嘉尔ins上发的视频。

 

魏大勋凑到白敬亭的手机屏幕前边看,乐呵是挺乐呵,但是没有白敬亭那么乐呵。虽然他不知道为啥酷盖白敬亭如此热衷于观看/拍摄沙雕视频,但是涂个乐呵也不是什么坏事儿。白敬亭嘟囔着“这得给嘉尔点赞。”,魏大勋无所谓的点点头,点开自己ins跟着点赞。

 

白敬亭想了想,仍旧觉得好笑,还留了句评论,评论完直接点回微信。

 

敬亭山:你也玩抖音啊?还是赞助方给你搞得?

王嘎嘎:不是啊,是团队做的汇总。

王嘎嘎:我也觉得好好玩啊哈哈哈

敬亭山:噗。

敬亭山:要不我也给你拍一个?

王嘎嘎:…你让大勋哥理我一下就行了[微笑]

敬亭山:。。。那你找他啊

王嘎嘎发来一张图片

王嘎嘎:我咋觉得得找你?

王嘎嘎:  你现在变成大勋哥的宣发了?

王嘎嘎:为啥你ins里不是鞋就是勋[疑问]?

 

截图是今早白敬亭发的大头贴对角线,魏大勋微博盗用那张,为郝帅杀青留点纪念。

 

白敬亭点开截图,听着王嘉尔赤裸裸的询问,没来由耳根发烫,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拿肩膀怼怼在旁边刷小号的魏大勋。

 

“你还是回一下嘉尔吧。”

 

“回啥?”魏大勋抬眼扫白敬亭的聊天记录,盯着看一会儿,之后又意味深长的撇向白敬亭,起身说了句“再说吧。”,把白敬亭拉下车。

 

球赛要开场了。助理跟举办方的工作人员对接完毕,拿着座位图回来找两人,安保人员已经在车旁边静静等着。白敬亭对着车窗户捯饬自己的留海,魏大勋被助理拽着袖子扯到角落挤眉弄眼的无声质问。魏大勋楞神,其后才反应过来助理想要问啥,凑到助理耳边用气音说话。

 

“俩香蕉,一个饭团。”

 

助理瞪圆眼睛,对魏大勋举起大拇指。“勋哥,牛逼还是你牛逼。”

 

魏大勋摆摆手深藏功与名,等白敬亭走上来之后随着大流入场,最后一次看电话的时候点开王嘉尔的对话栏。

 

大勋花:因为我是帅哥[得意]。

 

王嘉尔没再回。具体原因为何,无人知晓。

 

魏大勋看球有个毛病,爱激动。不是说有多么痴迷多么投入,而是性格使然,他觉得什么样的场合就应该展现什么样的状态:看球就该满心热情,演戏就该尽善尽美,综艺就该尝试放开,跟白敬亭在一起时就该不带脑子。于是魏大勋不带脑子满心热情,别人进球罚球挡球拍球,他坐在旁边嚷嚷的比别人还嗨。

 

他是公开行程,白敬亭是他的附带家属,两者的不同之处就是,魏大勋会接受中场采访,并会被时不时投到球场大屏上。白敬亭就坐在他身边,脑袋肩膀腿全贴在一起那种,魏大勋上了大屏,白敬亭无可避免就被带了上去。第一次还好,镜头远焦,屏内塞了上下两排人,魏大勋还憨厚的跟镜头挥手。第二次投影来得突然,对焦在白敬亭和魏大勋两人脑袋中间,满屏只有两个脑袋加半个身子。魏大勋先愣住,常年看球的阅历似乎让他想到什么羞怯的场景,捂着眼睛笑,白敬亭这才注意到自己上了电视,被魏大勋的情绪那么一传染,他也福至心灵生出无端脑洞,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干脆也跟着挡脸。

 

没人能及时提醒哥俩一下,这是CCTV体育频道的体育直播,实时的那种,人家投你是因为你是明星,你害羞个锤子。

 

对,都怪没人提醒。

 

观赛嘉宾不止几个人,两个人左右打招呼就耗费不少时间,球赛还长,所以等彻底结束之后,两个人早就把这事儿忘了,只顾着跟这个那个熟络的交流一番,等走出场馆已经快要深夜。

 

魏大勋早先说想吃夜宵,不开车,戴口罩步行刷街。但是今天上海夜风很大,直逼台风那种,天气属实冷,两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回酒店,在酒店附近随便瞎转转。

 

王嘉尔消息又过来的时候,白敬亭和魏大勋正蹲在711旁边的小巷子里啃热狗。白敬亭坐在马路牙子上缩成一团,不是冷,是正在摆楞想要送给魏大勋的礼物。

 

魏大勋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又没签到。每次跟白敬亭厮混在一块儿他总忘了要签到,他就趁着白敬亭和王嘉尔扯皮的功夫上微博。

 

王嘎嘎:哈哈哈小白哥你俩上热搜了!

敬亭山:。。。啥?

 

于是魏大勋在同一时间也看到了热搜榜。

 

他俩不是不知道kiss cam,但是呢,从来没想到过这辈子会以这个内容上热搜。

 

魏大勋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干脆走到白敬亭身边跟着坐下,盯着粉丝的过度解读发呆。不过这个解释太洗脑了,他盯着两人那张捂脸的截图,盯着盯着自己都快相信了,越发觉得他俩挡脸确实像欲盖弥彰。这种时候通常需要白哥的精明脑子出场坐镇。

 

魏大勋偏头,等白敬亭给他上课,哪成想白敬亭也没什么头绪,云里雾里回看魏大勋。

 

小巷子里风很大,好在两人外套都厚,不是很冷,但风荡过两人耳畔仍旧留下凌厉的刺痛。两人无声对视,在彼此的眼神里找共鸣与认同,找稳扎心底的安全感,以抚平横生的不安。

 

魏大勋手里还拎着两盒关东煮,其实买来基本就是陪衬,他们谁都不想大晚上吃热量这么高的东西。关东煮有点凉了,魏大勋随手放到旁边,白敬亭垂着眼睛,举起手里黝黑的科技感盲人墨镜,想要给魏大勋戴上。

 

魏大勋转回身,盯着白敬亭手里塑料玩具一样的眼镜,镜片上还写着无感俩字,想到自己可能要戴着这么个玩意回家,心里百转千回。

 

“要不我还是要那条链子吧。”魏大勋权衡再三,觉得项链比眼镜更容易接受。早知道下午应该坦然接受那条项链,估计现在也没这副眼镜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都给你。”白敬亭很慷慨,慷慨过了头,抬手往魏大勋脸上怼眼镜。

 

“你信不信我真亲你啊?”魏大勋觉得他还能再尝试做最后的挣扎,拽着白敬亭的手釜底抽薪,说话之前完全没过脑,说完之后自己都愣住了,耳尖迅速染上一层红。

 

哪成想白敬亭完全不怂,似乎吃透魏大勋的性格,知道他只是嘴上厉害,挑衅只在一念之间。

 

“成,你亲啊。”

 

白敬亭甚至配合的微微抬起下巴,满脸势在必得,等着魏大勋低头认输。

 

魏大勋咬着嘴唇,果然对白敬亭的挑衅毫无还嘴之力,思来想去找不到反驳的方式,最后真就跟白敬亭所想的一样,认命般塌下肩膀,接受了自己即将变成盲人弄潮儿的悲惨命运。

 

白敬亭哼哼出声,抬手给魏大勋戴眼镜,戴上之后还要梳理一下帅哥的留海。魏大勋戴着墨镜,入眼黑了吧秋的视野里有俩个字形白点,晃的他直闹心。

 

但白敬亭很兴奋,整个人离他很近,眉眼近在咫尺,灵动调皮。魏大勋眨眨眼睛,懵懵懂懂的,抬手拽住眼前拨弄留海的精细手腕,在白敬亭的手掌心上浅浅的落下轻柔一吻。

 

两人怔愣,同时石化。

 

整个过程太快,稍纵即逝,若即若离,似乎并没有发生过,真实感为负。

 

好在风太大太大,两人攀升的体温很快被风浪迫降,耳后嫣红也淹没在黑夜里很难观得全貌。白敬亭愣神,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琢磨琢磨之后往反方向走,掌心握拳,刚才被魏大勋亲过的地方有些冰凉,被他撵进指甲缝里死死紧扣。

 

魏大勋脑袋快爆炸了,唯一想法就是找个地缝钻进去。捂着脸无声哀嚎一会儿,远近闻名的“交际花”本花破罐子破摔,叹口气放弃挣扎,想着干脆替白敬亭把早就想说的话全说出来。

 

其实在很多事情上,他比白敬亭要勇敢。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傻啊,小白?”释怀之后,魏大勋干脆完全不遮掩,语气一贯歪七扭八没有正形,但融入了沉稳的许诺。

 

“别跟哥哥别扭,好好的把戏拍完,听见没。”

 

白敬亭走到离魏大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的地方,犹豫片刻还是转回身。幸好天暗,两个人也看不太清彼此的表情,白敬亭叉着腰,只能看清魏大勋还坐在马路牙子上的轮廓,留海随风乱飘,地面上的人影纤长静谧。

 

“我别扭?”

 

“不是觉得这个剧完了,心里不得劲吗?”

 

“……”

 

白敬亭没接话,也可以说不知道该接什么。

 

魏大勋的傻大哥人设维持太久,突然精明起来,有些过于一针见血。

 

“诶小白,这个戏,我中途飞走过几次?”白敬亭不说话,魏大勋索性转移话题,循序渐进。

 

“…我怎么知道。”白敬亭咳嗦两声,眸子晃来晃去,指甲在掌心深嵌。

 

“我记得是…五次?”魏大勋愿意坦诚的承认这个数字是他胡诌的。

 

“会算数不?正经走的也就三次。”

 

“哦~”语调哦出三个弯,魏大勋老干部一样点点头。“原来这么不舍得哥哥啊?”

 

白敬亭转身,要走。

 

他猜到魏大勋要说什么,也恍然魏大勋从头到尾都心里明镜一样啥啥都明白。

 

无非就是,魏大勋每次走,白敬亭都要搞个幺蛾子,美其名曰“公开秀恩爱”。

 

一次直接闯人家微博里头质问。

 

一次带上了跟嘉尔惨的不相上下的松韵妹子。

 

一次还没走,但是提前开始的有味道的battle。

 

看起来巨刚。

 

两人这工作属性,同样上升期,同样有数量庞大的粉丝群,这决定了他们并不适合在公共场合拿自己与粉丝互动的社交软件与对方互动,这个道理傻子都明白,魏大勋和白敬亭一个比一个精明透彻,他们当然明白。所以白敬亭每次都要执意秀一波,不秀的地动山摇不罢休,怎么看,都是因为他勇敢又坦然,不惧怕嘈杂声音,不惧怕他人口舌。

 

但其实,勇敢与否,还是要分立场的。

 

站在粉丝的立场,白敬亭看起来很刚。

站在魏大勋的立场,白敬亭看起来很刚,非常非常在乎他,在乎到巴不得跟全世界宣扬。

站在白敬亭自己的立场,他其实没那么完美。

 

他其实患得患失,占有欲和不安感同时作祟,可以说勇敢,也可以说迷茫。

 

怕抓不到边际的魏大勋像风一样吹过来,又像风一样飘飘忽忽的离开。

 

怕离开剧组等同于离开他的生活。

 

所以他一再证明自己的立场,其实是超越工作属性,无关粉丝经济的。心思再简单不过,不过只是需要让魏大勋知道,他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凌驾一切复杂人事的自信。

 

可其实,这些心思,魏大勋一早就明白,只不过晕晕乎乎藏了太多觉悟在心底,时间久了,面上看来总是稀里糊涂。

 

稀里糊涂太久之后,人们会忽略这个人心底那层真实,觉得这人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傻蛋,需要宠,需要爱,需要给他一切,也以为他自己无法掌控一切。魏大勋傻了很久,也就很少有人愿意站在跟他势均力敌的高度与他平视。

 

但白敬亭就是如此。

 

白敬亭也宠他,也调侃他,也毒舌不停偶尔还要作弄他,但白敬亭更会记住他的话,教他接触新鲜事物,跟他发小脾气,指着鼻子让他买鞋,云淡风轻一句“球赛?看呗,你买票我就敢去。”

 

你宠我,我也宠你,我们都是对彼此来说,特别特殊的那个人,这就足够,白敬亭烦躁的,不过是他不知道自己对于魏大勋来说,算不算特殊。

 

“小白,你很特殊。”

 

魏大勋站起来,朝白敬亭的方向走过去。白敬亭像在天上飘了一圈又在海里游了两万里,但其实心里并无波澜,只不过真的收回藏了很久很久的别扭,跟着魏大勋寥寥六个字变得释然。

 

“那…热搜呢?”一时涣散,白敬亭随便扯了个话题,张口就来。

 

“没事儿,明天我找个垫背的去。不过,你还真在乎那玩意?”魏大勋拍拍屁股,其实裤子上没有土,但拍一拍不是坏事,反而心里没了芥蒂。

“或者你真要和我亲一下我也没什么意见的,哥哥很好说话的。”

 

白敬亭这次真的转身了。

 

“诶诶诶,小白!”

 

魏大勋冲着白敬亭的背影喊。这声小白很正式,馋着玩笑语气,但也不馋玩笑语气,他知道白敬亭已经懂了,但他还是想说,不说能憋死。

 

说啥呢。

 

说白敬亭差10天25,事业有成,前途无量,繁忙,坚定,热爱生活,和自己在乎的人带着kiss后缀上了热搜。那人今日杀青,正戴着他特意选的沙雕眼镜站在他身后,过段时间他们一起录了两季的综艺马上又要播出,他们还约着今年一起去三亚过年。

 

说魏大勋今年29,事业有成,前途无量,繁忙,活络,热爱生活,和自己在乎的人带着kiss后缀上了热搜。他戴着一条完全不是自己风格的大金链子,墨镜上无感两个字让他不禁质疑摔个跟头之后会不会真的无感,但他很愿意戴着,就像他更愿意变得跟白敬亭一样,抛下乱七八糟的心思,让自己活的更加鲜活通透,他也愿意告诉白敬亭,他们俩早就不是“娱乐圈营业cp”这几个字可以概括的关系。他愿意告诉白敬亭,他俩还有很长很长的路没有走完。

 

“小白,杀青的是郝帅。”

 

魏大勋的声音混进夜风里,但仍旧清透有力,盖过喧嚣,环绕在两人周身。

 

“杀青的是郝帅,不是魏大勋。”

 

半晌后,白敬亭“嗯”一声,嘴角扬起安心的弧度。


他背对魏大勋高抬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在掌心,大拇指、食指与小拇指竖的笔直,修长的手指举入黑夜,魏大勋就明白,白敬亭什么都明白。

 

 

OK。

 

咱俩永不杀青。





完了。

评论(60)

热度(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