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亭优秀与电池

伪现实

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干脆叫同人蹭正主糖系列得了)


关联前篇:

二十九与梦想







2018  04.17


傍晚六点多,魏大勋今天的戏份就拍完了。想着又是一个无聊的晚上,准备跟助理去寻摸点儿吃的就坐车里掏手机刷微博。


果不其然,一打开小号刷话题,尽管是单人的tag,也铺天盖地都是昨天他跟白敬亭在别止玩儿的消息。


魏大勋刷着刷着一皱眉。昨天刚在杭州跟白敬亭鬼混,这转眼还没过去24小时呢,咋觉得又有点儿想他。


嘟起嘴,打开微信给人家发了个委屈的表情。


助理坐在驾驶座上翻大众点评,抽空问魏大勋要不今晚吃东北菜?魏大勋抬头说也成啊,但你得先看看正不正宗。助理就说肯定不能跟在你家比,不过在横店这头也算挺有名的,主要人少,不容易撞熟人。


魏大勋嘴一斜:“咱有啥见不得人的啊?”


助理系上安全带朝后车镜里的魏大勋翻了个白眼:“知道你拍戏累,好不容易得空吃顿正经饭再碰见谁,还得老好人一样跟他寒暄。”


魏大勋没再说话,心里热乎乎的,握着手机看窗外,江南的春色无边温柔。


手机在这时翁的震了一下。


敬亭山:又来撩你爹?

大勋花:没事儿

敬亭山:[微笑]

敬亭山:那我有事儿。

大勋花:咋了?

敬亭山:你爹今天心情好。

敬亭山:[图片]


白敬亭发了一张表情包。但并不能算正统意义上的表情包,照片上的魏大勋笑的特别小孩子气,正举着手机一脸甜蜜,下边一个选择框,文案是魏大勋真的很帅。


两个选择一个是取消不了,一个是确定。


魏大勋,一个刚过完二十九岁生日的大龄男青年,上半身一弯横躺在宽敞的后座上,拿一只手垫着脑袋,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按在胸口,笑的一脸春心荡漾。


助理目视前方,假装自己并没有被影响。


大勋花:你爹我真的是太帅了

大勋花:不过你怎么会有我在火车上拍的照片[微笑]难不成你披了隐形斗篷跟我一起坐的火车?

敬亭山:勉强帅吧,没我帅

敬亭山:你还真的看哈利波特了?

大勋花:看了,教授[大哭]

大勋花:不过这次坐火车,心境真的不一样了。


魏大勋打到这句,就收敛了一身慵懒的甜腻,换了个姿势整个人仰躺在后座上,抿了抿唇组织语言。


白敬亭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没有先回复。


大勋花:以前从我家到北京那趟火车,就那一个车次,都快被我坐穿了[笑哭]

大勋花:那时候坐的是硬座,总觉得车厢那么那么的长,根本就看不到头儿。

大勋花:现在每天满世界飞,天空那么广,明明还是看不到头儿,心里却没了那时候的惆怅。

大勋花:我果然膨胀了[奸笑]


魏大勋没再打字。


敬亭山三个字缓了一会儿变成对方正在输入。


敬亭山:奇了怪了。

敬亭山:咱俩每次面对面时候你只会跟那儿白话一堆无关痛痒的事儿,只有在微信上才愿意跟我说点儿心里话。


魏大勋盯着屏幕一愣。


大勋花:我有吗?

敬亭山:自己想。

大勋花:我不想,我要听你说

敬亭山:不想滚蛋

大勋花:[大哭][大哭][大哭]


魏大勋仔细回忆一下他的白敬亭的相处模式,他觉得挺正常的啊。他在白敬亭面前从来都不会勉强自己笑的多开心,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有时俩人凑一起看剧本的话还可以一下午都不说一句话,所以白敬亭的控诉让他有些莫名。


他呆楞着,手机隔了一会儿又震了下。


敬亭山:突然想起来你去年给我买内仙人掌,我一直放在家没管,前两天我妈给我收拾屋,跟我说别的花都死了,就它还活的好好的。

大勋花:那不是仙人掌吗,生命力顽强的很。

敬亭山:生命力顽强很重要,默默的努力生长,这不就胜过那些花枝招展的浮萍了么。


魏大勋手指抚上屏幕里白敬亭最后发来的那段文字,像有千军万马踏过他的大脑往心脏里边钻,踩的他视线模糊,鼻尖发红。


突然想听白敬亭的声音。


魏大勋坐起身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嘟第一声,魏大勋脱了鞋,屈起双腿没形象的缩成一团。电话嘟第二声,魏大勋脑袋一歪靠在了车窗上。


没有再嘟第三声。


电话接了,但对面沉默不语,魏大勋也罕见的没有叽叽喳喳的说些废话。
无声持续了近一分钟。


魏大勋头靠在窗户上,被窗户轻微的震动颠的头皮发麻,最后受不了就挪开了,仰头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


“我还是没咋明白,为啥说咱俩只在网上才像在聊天儿啊,我觉得平时也挺好的啊。”


他问出这一句,对面也就从善如流的接了。


“因为你虎。”


“诶我天白敬亭,你现在是啥话都敢说哈?”


“怎着,我以前不敢说?”


“以前是客套,现在怕是真情实感说的吧。”


“你知道就好。”


魏大勋盯着窗外的世界,千帆过境,秒速而闪,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抓不住。


“小白,你是懂我的吧。”


“废话。”


“所以我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感觉就是…我每次跟你面对面的时候,并不需要和你说话。看着你的眼睛,我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就…你开不开心,你生没生气,或者说是你对我的在乎吧,我看着你的眼睛,就都知道了。”


魏大勋断断续续说一大堆,但总觉得自己表达能力不够,明明一肚子情愫,到最后语不成句前后都对不上,急得挠了挠发胶还没卸干净的头发,蹭的手上黏黏一坨。


“诶妈呀拉倒吧,我说不明白。”


手上黏糊糊一坨让他彻底失去耐心,弃疗一样手伸到前排去拿纸。话筒里传来一声轻笑。


“话都说不明白,可多读书吧您内。”


“是,都听白哥的。”


“唉…我当然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我希望咱们俩在一块儿的时候,不止说些有的没的…其实我挺喜欢听你说一些以前的事儿啊之类的,就过去内些,我挺爱听的。”


“咋,听哥揭伤疤你开心啊?”


“什么揭伤疤,你丫就别跟我这儿卖苦情了成不,不聊挂了。”


“错了错了白哥,别挂别挂。”


等了几秒,对面没挂断,魏大勋心满意足。


“我合计都走到这儿了,就别老稀罕八叉的回忆过去,而且也没啥可回忆的是不。”


“也不是回忆过去……天,你内脑子我真是给跪了。”


“那你到底啥意思?明白点说别绕了啊。”


白敬亭嗯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会儿。


“对我来说,就相当于…这样能把之前错过的时间都弥补上了。”

“会让我觉得你…真把我当做一个特殊的朋友,而不是你一百万兄弟中的随便一个。”


魏大勋失语,一时忘了回应,白敬亭就在对面又接了一句。


“苍了天,我还埋汰你,我也说不明白。”


白敬亭沮丧的声音涌进魏大勋的耳朵,钻到魏大勋脑子里叫嚣着求安慰求顺毛,魏大勋就低头浅笑一声,声音坚定而低沉。


“老开心了,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这些。”


“你…你就说你懂没懂吧。”


“咋可能不懂啊,当你哥真虎呢。不过你为啥突然说这些?是发生啥了么?”


“确实是,发生啥了。”


“啥?”


“想某人了。”


魏大勋猛一抬头,浑身上下都写着震惊和不敢相信,一肚子高昂的情绪无处发泄,最后往前一倾一拳头砸助理胳膊上,助理觉得他疯了。


他第一次亲耳听白敬亭亲口说想他。


“不是昨儿才见过某人吗?”


魏大勋的声音太像一罐蜂蜜了,怎么也遮盖不住嗓子眼里冒出来的幸福感,估计助理身上已经起了八千层鸡皮疙瘩。白敬亭也就顺着裹一层蜜糖的话筒继续说话。


“一直在想某人生日那天跟我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还算数不。”


“咋就不算数了?”


“他喝多了。”


“噗,太小瞧哥哥了吧,那点儿白的真当我多了啊?还不是看你不想让我喝了装的。”


“…谁不想让你喝了?”


“没谁没谁。白哥,那天的每一句都算数。”


“那就行,挂了吧。”


白敬亭清了清嗓子,装的真像一回事儿似的,声音听起来沉着冷静又淡定,魏大勋就突然换上不怀好意的笑。


“诶白哥,那我最后问你个事儿呗?”


“说。”


“那你今儿说的这些心里话,咋不在咱俩面对面时候直接跟我说呀?”


对面一片死寂,过了一会儿啪一声撂了。


魏大勋又乐倒在座位上,脑补着白敬亭红成麻小的脸,很没义气的嘎嘎使劲笑。


发个微博吧。


发完去吃饭,吃完饭工作,工作完撩白敬亭,撩完白敬亭,再和他一直走下去。






2018 04.19


白敬亭打了个哈欠等凌晨,还差三分钟。


他就先赶着时间刷会儿微博。


登进小号的时候,白敬亭才反应过来自己上次刷微博似乎还是去长沙录节目的时候。


白敬亭有个习惯,只要一进组就会严格控制自己使用手机的时间。戏多的时候基本不看,戏少了最多刷个一小时。可他从到杭州进组到现在,基本没有过长时间刷微博的时候。


难道是自己对微博失去兴趣了?


这时来了一条微信,白敬亭点开,是魏大勋。魏大勋发了一张图片,点开一看,井柏然。


井柏然带了个生日皇冠,心情颇好的笑着。


大勋花:知道你肯定掐着点儿呢。

大勋花:先送你一张新鲜的。


白敬亭知道他为啥刷微博刷的少了。


空余的时间和生活,百分之八十都交代在和魏大勋的微信对话框里头。


敬亭山:你送啥了

大勋花:图片*4


白敬亭点开图片划了一圈儿。


敬亭山:  ……


时间变成四个零,白敬亭退出了和魏大勋的聊天,点进提前置顶好的井柏然的聊天框。


敬亭山:哥,生快!又年轻一岁!


他本来想着发完就撤,井柏然现在应该忙着庆生呢,刚准备洗漱去,消息就回了过来。


井宝宝:谢谢白哥!回头真得聚一次了哈!

敬亭山:你这咋还有功夫看微信?

井宝宝:你可不知道,大勋今天跟我墨迹一天,说小白晚上肯定又掐着点给你生贺,让我拿着电话别离手[笑哭]

敬亭山: ……

敬亭山:他有病,以后别理他[笑哭]

井宝宝:他挺好

井宝宝:前两天还给你探班去了[奸笑]

敬亭山:啊,这不就是离得近么。

井宝宝:离得近?

井宝宝:那你俩微博也离得近?

井宝宝:我觉得你有一些事儿得好好交代了。

敬亭山:[笑哭]

井宝宝:自己想想吧,要不然我跟嘉尔告个状,你可就别想好过了[大笑]

敬亭山:小井哥哥,我不是你的宝宝了吗?

井宝宝:天呐[笑哭][笑哭][笑哭]

井宝宝:能让白敬亭卖萌耍赖,这个魏大勋还真不简单[点赞]

井宝宝:不开你玩笑了,哥知道你的性子。

敬亭山:谢谢哥。

敬亭山:我如果真的有事情要说,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井宝宝:哥明白。

敬亭山:快去忙吧,生日快乐[蛋糕]

井宝宝:好,回头聊。

井宝宝:[心]


退出和井柏然的聊天,白敬亭想都没想直接又点回魏大勋的。


敬亭山:你一天都瞎白话点儿啥啊?

敬亭山:嘴也没个门,啥都往外说[嫌弃]


发完什么也不想干,就等着对方回应。对方很给面子,没让他等多久。


大勋花:劈头盖脸的说点啥呢?

敬亭山:全世界都知道你来杭州找我了?

敬亭山:算井宝已经一百个人问我了[嫌弃]

大勋花:哈哈哈哈哈哈

大勋花:给哥哥数数都哪一百个啊?

敬亭山:这是重点吗?

敬亭山:你这么张扬不怕人家想多了?

大勋花:我的目的就是让别人想多了[微笑]

敬亭山: ……

大勋花:你之前的话我琢磨过。

大勋花:我还特地知乎啥的逛了一圈儿[骄傲]

敬亭山:噗,什么鬼。

大勋花:我知道你要啥了。

敬亭山:我要啥了?

大勋花:安全感。

大勋花:[害羞]


白敬亭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魏大勋能清晰直白的说出他的心情。

他自诩不是那种杯弓蛇影的敏感心性,但魏大勋的好太鲜明太露骨,谁碰到都想往上凑,这点让他抓不到落脚的底盘,总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无助感。


大勋花:咱俩一起走了那么久,我没能摸清这一点是我太傻了[笑哭]

大勋花:尤其在录24小时的时候,想起有一次你跟我闹别扭,我还没往心里去……

大勋花:白哥不要怪我[祈祷]


魏大勋还在噼里啪啦发一堆,白敬亭就觉得自己那点儿计较在魏大勋面前已经彻底赤裸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慌乱。


敬亭山:那我也没让你到处宣扬内意思啊。

敬亭山:我就

敬亭山:我觉得现在很好了。


大勋花:我还真能嘴上安个大喇叭咋的[笑哭]

大勋花:哥的分寸你是不懂?

敬亭山:懂

大勋花:那你相不相信我?

敬亭山:信

大勋花:信就得了,我还能害你?

敬亭山:不能…

大勋花:乖一点儿好好拍戏,不要想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要不以后没有火锅,也没有ad钙奶。

敬亭山:[发呆]

大勋花:这回听明白了?

敬亭山:嗯。


敬亭山:说到ad钙奶,

敬亭山:请问南孚电池的作用是?

大勋花:发电啊,咋还傻了?

敬亭山:?

敬亭山:皮痒了?

大勋花:[嗤笑][笑哭][口罩]

敬亭山:微博取关了解一下?

大勋花:哈哈哈哈换一招行不我啊的宝宝。

敬亭山:少废话

大勋花:你送了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我就回敬你最好的感谢[害羞]

敬亭山:这算啥感谢啊?

大勋花:[笑哭]你真想听啊。

敬亭山:要么现在说,要么憋一辈子。

大勋花: ……白哥,你赢了。

大勋花:先说好了,我说什么都只有咱俩知道。

大勋花:说出去的是小狗[微笑]

敬亭山:成交。

大勋花:你不觉得咱们俩就像一块电池么。

敬亭山:不觉得。

大勋花:[鄙视]

大勋花:在我眼里,你就像加号那一头的电流,而我是减号这一头的。

大勋花:我原本以为咱们分在两头,性格爱好人生轨迹一概不同,可能即使因为工作碰上了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大勋花:可其实加号和减号才是相吸的。

大勋花:没有道理。

大勋花:就那么互相吸引住了。

大勋花:对吧。


敬亭山:这都谁教你的?

大勋花:[发呆]啥玩意谁教我的?

敬亭山:你不可能突然这么会说。

大勋花:[昏睡]

大勋花:不说不代表不会说好吧。

大勋花:只不过怕吓到慢热的小朋友[微笑]

敬亭山:也没吓到

敬亭山:就是突然觉得某人有点儿帅。

大勋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勋花:某人也觉得自己太帅了[很酷]

大勋花:改个名叫魏大帅好了。

敬亭山: ……

敬亭山:您能不能多帅一会儿。

大勋花:诶,我是大帅,你叫亭帅吧。

大勋花:挺帅,亭帅,哈哈哈

敬亭山: ……我只是“挺帅”?

大勋花:这不谐音吗,图个吉利,要叫白帅的话你不就白长这么帅了吗!

敬亭山:我都快不认识帅这个字儿了。

大勋花:我也有点儿[笑哭]

敬亭山:行了,收拾收拾睡去吧,我明儿要飞北京。不是明儿,是今儿。

大勋花:我也飞,不过是去天津,就一天[委屈]

敬亭山:当天去当天回?

大勋花:嗯,碰不着。

敬亭山:回头去探你班。

大勋花:真?[委屈]

敬亭山:真。

大勋花:小伙子,这个想法很优秀!

大勋花:亭优秀!

敬亭山:别跟那儿抽风了,魏大丑。

大勋花:???

大勋花:[愤怒]再说一遍?

敬亭山:丑

大勋花:帅!

敬亭山:丑

大勋花:帅!!

敬亭山:丑

大勋花:帅!!!!

敬亭山:帅

大勋花:[心]

敬亭山:安

大勋花:安



大凌晨的,总觉得外边有雾。雾很浓,人拼命睁眼也看不到前方,但顺着雾气迷蒙的缝隙,总感觉有耀眼的光正一点一点努力往下撒,刺进人眼,抚摸飘摇的情,坚定不安的心。


电池握在手里,正负极交融成歌。



完了。


评论(69)

热度(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