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二十九与梦想(生贺/现实向)

生贺文。

伪现实,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关联前篇:形容词与相册





4月11日晚19点 

芒果卫视写字楼


“你说咱俩咋就跟长沙这么有缘呐。”


魏大勋把白敬亭拐到安全出口,声音在楼梯间里激荡成混响模式,手习惯性的伸到兜里才反应过来穿的是节目组给的衣服,没带烟。


干脆一屁股坐台阶上。


白敬亭暗灭手机顺势在魏大勋身边坐下,拿手掸了掸鞋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盯着眼前的白墙瞳孔放空。


“你是指咱俩的生日?”


“嗯。”魏大勋跟着白敬亭一起视线放空,没有焦点的呆滞着。“还有咱俩的革命感情。”


白敬亭一皱眉呸了一声。


“谁稀罕跟你有革命感情。”


“你啊。”


“不是我不是我。”白敬亭抬起手摇了两下,有点儿像招财猫。“您认错人了。”


魏大勋乐着哼哼。“那你谁啊?”


白敬亭转过身冲着魏大勋作了个揖。

“您好,我是黑敬亭,白敬亭他表弟。”


“你好你好。”魏大勋有模有样的点头。

“我是魏小勋,魏大勋他表弟。”


白敬亭哦了一声。“那魏大勋去哪儿了?”


魏大勋声音一扬乐开了。“跟你表哥白敬亭在一起录节目呢。”


白敬亭也跟着乐开,往后边台阶上一靠,也不在乎会不会弄脏衣服。


“没谁了,幼稚死了。”也是自嘲,也是埋汰魏大勋。


魏大勋没顺着话茬往下走,而是话锋一转收敛了玩闹的样子。


“咱俩最开始就是在长沙熟起来的。”说着脑子里播放起一幕幕回忆,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啥也没有的墙壁。“说来也不是长沙,就是这座大楼吧。也不对,就是这个节目。”


“大哥,内是另一个节目。”白敬亭懒洋洋的辩驳。“今儿这是新节目,跟内不一样。”


“别跟我俩抬杠。”魏大勋一点儿怒气都不见的“训斥”着白敬亭,眼神里仍旧满是寻觅过去的感慨。“想想真是神奇。”


“啥东西神奇?”白敬亭听到一个比较感兴趣的词语,就转过去与魏大勋对视。


“认识了一个来自怀柔的小孩儿。”魏大勋对上白敬亭的视线轻轻低语,少见的有些正经。“现在坐在埋了吧汰的台阶上乐呵呵的跟我聊天。”


“嘁。”白敬亭挪开视线,一转头又开始面壁思过。“都说了我是黑敬亭。”


“是,黑哥开心就好。”


“谢谢您内,小勋。”


又回归完全没营养的对话,说完俩人都乐了,也不知道到底在开心些什么。


魏大勋看着白敬亭冲着墙壁发呆的侧颜,泪痣那一侧冲着他,让他登时有些心旷神怡,又有些无法自持。


“想抽烟。”声音里还有些委屈。


白敬亭飞了一个斜眼过来,最后手一伸进裤兜掏出魏大勋常抽的烟。
“就知道你拽我出来是想抽烟。”


魏大勋夸张的哇了一声,伸手去拿白敬亭手里的烟盒,但白敬亭更快一步的举起手臂越过头顶,把烟盒高高在上的举着。


“白哥~就一根。”魏大勋不知道白敬亭想干嘛,就像往常一样说着不走心的讨饶。


“你先说,是不是早就跟何老师串通好了要跟我一起录节目?”


“我哪儿有那个能耐啊...”魏大勋声音有点虚,半搂着白敬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这不也才知道咱俩是一期嘛,要不前两天咋能说去杭州找你呢。”


“你可拉倒吧。”白敬亭倒是放下了举着烟盒的手,可脸上的嫌弃还没散去。“也是我这两天戏不多,要不你就自个儿跟这儿哭吧,还瞒着我玩儿什么临时通知。”


“嘿嘿。”魏大勋也不着急去抢烟盒了,即使烟盒唾手可得。他握住白敬亭拿着烟盒的手一脸我很正直的样子。“哪能算临时通知啊,不上周末就跟你联系了么。”


“那还早?你是不是早就定下来这期了?”白敬亭又不死心的问了一嘴。
“是。”这回魏大勋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只不过仍旧一副无赖的样子。“真是算计你又能咋的,我就不信你还敢不来。”


“我天,别聊了。”白敬亭一咧嘴就乐,烟盒也揣回兜里。“走了走了,咱俩散了吧。”


作势起身要走。


魏大勋没使力就给白敬亭按了回来,自己去掏白敬亭兜里的烟。


“晚了啊白哥,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说着打开盒口。小小的打火机也藏在烟盒里,魏大勋拾起一根烟点火。“没有回头路了。”


一瞬间白雾缭绕。魏大勋和白敬亭本来坐的近,但这雾气似乎是想阻挡空气里意味不明的什么情愫一样往白敬亭脸上飘,让白敬亭有些看不清魏大勋的脸。


白敬亭就一抬手拍散恼人的迷雾,晃了几下等周身又回归清明,才满意的扯起嘴角。


“谁说我想回头了。”


魏大勋叼着烟看白敬亭,两人却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但总觉得这沉默特别像是一种无声胜有声的承诺。


“我也没想。”烟缩成烟屁股,魏大勋才自言自语一样嘀咕出来。


白敬亭看魏大勋嘴里的烟见了尾,又抢回对方手里的烟盒揣进兜里。


“一根行了啊。”说着自己先站起来,拍拍屁股靠在墙上看魏大勋。“赶紧的,录节目去。”


魏大勋就着手里的烟屁股猛吸最后一口,夹着小小一截烟嘴站起来,绕过白敬亭朝安全门旁边的垃圾桶走过去。


“希望我今晚梦想成真。”


白敬亭听着魏大勋的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时顿在那不想动,以为魏大勋还会继续说下去,结果魏大勋把烟掐在垃圾桶里就回身拽他直接准备走了。


白敬亭看着魏大勋一脸好奇:“啥梦想啊?”


魏大勋拉着白敬亭出了楼梯口,一推门传出你来我往的工作人员嚷嚷出的各种繁忙的噪音。


“你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4月11日晚22点 

节目现场待机室



魏大勋打了个哈欠坐在待机室里,在微信上跟爹妈报备平安,又零零星星回了几个提前祝他生日快乐的友人,就听见门一响。


何老师一探头,看到待机室里就魏大勋一个人,吆喝一声大勋啊,就推门进来。


“咋啦何老师。”


魏大勋放下手机抬头,发现何老师手里拿着一个蛋糕盒。


“一会儿一起吃饭去,蛋糕是节目组订的。”


魏大勋艾玛一声站起来,赶紧接过何老师手里的盒子。


“那我一会儿得谢谢节目组去。”


门又响了。两人循声抬头,进来的是白敬亭。


白敬亭手里攥着一只马克笔往里走,分神去看何老师和魏大勋捣鼓蛋糕盒子的手。


“芝士的?”


“不像。”魏大勋耸耸肩。“节目组送的。”


“我的芝士呢?”


魏大勋听了没回话,看着何老师委屈的抱怨。“何老师你瞅瞅,明明我过生日,他还跟我俩给这儿要蛋糕。”


“我可管不着。”何老师把蛋糕放桌子上低头乐,按亮手机看了看屏保上的时间转身往门口走。“我去现场了,再给你俩五分钟开小差,赶紧把最后一趴录完吃饭去。”


说完一推门就出去了,室内回归清静。


白敬亭坐到魏大勋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儿,打开马克笔的盖子绕着自己的鞋身转了一圈儿,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


“嘎哈啊?”


魏大勋摊在白敬亭旁边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觉得好笑,一探头挨着白敬亭一起盯着后者脚上的小白鞋跟着瞎瞧。


“想DIY一下。”


“啥?”


“诶呀就是写点字儿!”


白敬亭不耐烦的说完又换了条腿翘着,最后应该是决定写在右脚上。


“写点儿啥啊?”


“不知道。”白敬亭翘着右腿,这个姿势他只能写在右脚里侧,但其实他是想写在外侧的,可他又懒得拖鞋……“要不你给我写吧。”


“得嘞。”魏大勋听令顺势往地下一蹲,把自己坐的椅子挪到白敬亭面前。“踩上。”


“写朝外这边。”白敬亭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把右脚蹬在凳子上,再给魏大勋递笔。


魏大勋笔攥在手里就往鞋上碰,快挨上了才想起来问。


“不是,写啥啊咱?”


白敬亭一愣。“啊!没想好......”


魏大勋蹲在地下朝白敬亭翻了个白眼。“那我随便写了。”


“那不成。”


“那咋整。”魏大勋声音又不耐又无语,蹲地下拄着下把想了一会儿。


“要不就写,来自怀柔的小孩儿吧。”


白敬亭就哼哼着嫌弃他。“我说你怎么就对来自怀柔这个点这么上心呢?”


魏大勋嘿嘿一乐。“那是咱俩说的第一句话啊。”


“啥?”白敬亭是真的愣了,完全没想到这个理由。


魏大勋换个姿势蹲着,不疾不徐的说。“咱俩刚加上微信,我说您好啊京城白爷,你说可别,我不是京城小爷,我来自怀柔。”


原来如此。


白敬亭是记得的,只是没把两件事联想到一起。白敬亭说完自己来自怀柔,魏大勋就回了一条消息说,那你好啊,来自怀柔的小朋友。


这大金毛…心还挺细。


“写吧。”白敬亭看着魏大勋点头。“写英文吧,中文比划太多。”


“啥玩意??”魏大勋换上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确定让我写英文??”


白敬亭赏给魏大勋一个白眼儿,抄起电话点开百度。“爹给你翻译好了成不。”


The kid from huairou.


魏大勋就照着手机写,一边写一边含糊不清的抱怨。


“你就真是我祖宗了白敬亭,我这过个生日啊,又得给你买蛋糕,又得给你画鞋的,你个没良心的连个生日礼物都没有是不是?”


白敬亭坐在椅子上左右望了一下,最后在一个阳台上瞧见了一束假玫瑰。
“我准备了。”义正言辞的说。


“啥啊?”魏大勋写完,收了笔看白敬亭,示意白敬亭把笔盖给他。


“内个。”白敬亭一脸调皮,拿下巴点了点阳台的方向。“你同类。”


魏大勋站起来,顺着白敬亭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白敬亭说的那束假玫瑰。


“哎…这礼物…我忒惨了。”魏大勋回身看坐在那一脸坏笑的白敬亭,认命又无奈,却又突然举起手机打开摄像头。


“你要干啥?”白敬亭看他走到阳台那边去拍花,站起来跟了过去,完全不敢相信魏大勋真当真了。


“诶你拍它干啥,这不跟你闹着玩呢吗。”


“没事儿。”魏大勋拍完举着手机一回身对着白敬亭。“反正我还有份更好的礼物。”


白敬亭看着对着他的摄像头,一瞬间就反应过来魏大勋话里的意思,赶忙很配和的向后一退使劲摆了摆手。


“别拍我啊,我可跟你不熟!”


“嗯嗯,不熟。”魏大勋随便抓拍了两张撂下电话,几步走到白敬亭身边低头。


“快看看鞋啊。”


白敬亭闻声也跟着低头,踮起右脚歪着脖子瞅,魏大勋跟他一起像模像样的观赏半天,待机室门就又开了。


“你俩想造反呐,说好五分钟这都十年啦!”何老师推开门露出半个身子,没有要进屋的意思,打眼一看这俩大高个给那干啥呢,歪七扭八的。“你俩扭秧歌呢?”


魏大勋和白敬亭一起哈哈大笑。


“正好儿何老师,你快来。”魏大勋冲何老师招招手。“给小白的鞋照一张。”


何老师回了句“啥鞋?”就走进来,然后听白敬亭跟他说了下发生的事情。


“你没长手啊?”何老师白了魏大勋一眼接过魏大勋的手机,蹲在地上琢磨着咋拍。


“给我也拍上啊何老师!”魏大勋把白敬亭按在他刚才坐的椅子上,自己坐在了白敬亭刚才踩着那个椅子,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魏大勋就拿左脚往白敬亭右脚后边一放。


何老师万般无奈的连拍好几张,抬身把手机还给魏大勋。“走了走了!”


这下白敬亭和魏大勋再没磨蹭的理由,跟在何老师身后往出走。


“为啥还非要给你的鞋拍上?”白敬亭边走边漫不经心的问。


魏大勋走在最后边,声音飘飘忽忽的。


“这是我梦想的一部分。”







4月12日凌晨 饭店



“大勋呢!生日快乐!”


一伙儿人吃的热热闹闹,包厢门突然开了,杜海涛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吆喝出来,给魏大勋正端着酒杯的手吓得一颤。


“哟,社会我涛哥!”魏大勋说着起身,和他一起起身的还有何老师。


何老师去旁边的侍应台给杜海涛添餐具,杜海涛跟一屋子人挨个熟络的打招呼,最后落到白敬亭这儿,小眼儿一眯乐开了花。


“可让我逮着你了啊小白,八百年前就说咱俩喝点儿喝点儿,到现在都没碰上过。”


白敬亭心虚一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魏大勋往两人中间一站当了人墙。


“边儿靠去,不知道我家小白不会喝酒啊,要喝跟我喝啊。”


杜海涛往后一仰假装很害怕的样子。“妈呀,原来我白哥后台这么硬吗。”


“那你看呢。”魏大勋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把杜海涛拽到何老师旁边的空位上按下去。


杜海涛还不死心的想跟白敬亭说话,结果却被何老师塞了一筷子辣椒炒肉。


魏大勋生日,坐在主宾位的却是何老师。何老师看全员到齐就拿筷子点了点面前的碗。


“来来咱人都来齐了,给大勋点蜡烛吧。”


众人就起哄说好。关灯的关灯,推蛋糕车的推蛋糕车,拿花的拿花,还有出去找服务员要酒和水果的,唯独白敬亭跟个养尊处优的大爷一样坐在那继续吃。


不过没有一个人埋怨或是挑他理。老朋友已经习惯了,新朋友自认没资格。


最后灯咔嚓灭了,魏大勋一袭宽大的白衬衫在黑暗里熠熠生辉,双手合十在胸前许愿,又在静默了一会儿之后鼓起嘴吹蜡烛。


白敬亭就在众人的生日歌歌声里举着相机胡乱拍起来。


他吧,不是故意端着也不是想证明自己有多特殊,他是心里有个问号没有着落。他想来想去,没想明白魏大勋说的梦想到底是啥。


切了蛋糕灯又亮回来已经快一点了,白敬亭点开微博看到魏大勋的生日消息,挑了一张刚拍的高糊照片怼上,一个多余的字都没评论。


转身一看何老师也在刷微博,就知道何老师也在评论呢哈哈哈。


评论完了,白敬亭还是觉得心里不得劲。


他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知道关于魏大勋的所有秘密。


然后他在离魏大勋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里一边听酒桌上的胡言乱语一边给魏大勋发微信。


敬亭山:你内梦想到底是啥啊。


魏大勋不可能回他,正跟几个男生给那呜呜喳喳絮叨“中年危机”的事儿呢。


白敬亭就撺掇到何老师身边问何老师。“你说魏大勋现在的梦想是啥?”


何老师一愣。“演戏啊。”


“那他不是已经演上了吗?”


“那...演更多的戏?诶,问问不就完了嘛!”


没等白敬亭来得及阻拦,何老师就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大勋。


“你现在有啥梦想吗?小白想知道!”


白敬亭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


魏大勋先是看向何老师的眼睛落到白敬亭身上,出类拔萃的身高在一圈男生中尤其出众,端着酒杯笑得极其满足。


“有啊,当娱乐圈一哥。”


哄堂大笑。不过也没一个人当真,埋汰魏大勋几句又继续说别的。魏大勋盯着白敬亭突然像心领神会一样,走到座位上拿自己的手机。


直接点开微信。


魏大勋低头,看到白敬亭发来的疑问。


魏大勋抬头,对上白敬亭一直没移开的眼神。


魏大勋低头,噼里啪啦打着字,几秒之后白敬亭的手机嗡了一声。


白敬亭低头。


大勋花:我的梦想啊

大勋花:跟那个来自怀柔的小孩儿

大勋花:走一辈子[害羞]


手机震了三下,震感一下比一下强,直击白敬亭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敬亭山:我看行。


白敬亭抬头。


换魏大勋低头。


两秒后魏大勋又抬头。


这次没人再低头了。



包厢里仍旧嘈嘈杂杂,但他们对视的目光像老旧默片一样缓慢又深沉,凝滞了噪音,凝滞了旁人,凝滞了时间。


梦已圆,余生无憾。




完了。

评论(35)

热度(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