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形容词与相册(现实向)

南宁录制衍生

伪现实

请勿上升真人


没内容与瞎写系列。

前文戳我:

羽绒服与仙鹤

守护星与神颜









白敬亭晚上下戏很早,本来是想出去夜跑的,结果倒在酒店里刷手机,刷着刷着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再醒就是凌晨了。


懒洋洋的划开电话,界面还停留在ins上,他之前发的图片已经被狂赞一通,点开通知页面一大排消息罗列着蹦出来。


有2条卷在其中,甚是明显。


您的好友weidaxun给您点赞了。

您的好友weidaxun给您评论了“什么滤镜?”


白敬亭点开魏大勋的头像,果不其然看到魏大勋也发了一条ins,配图仍旧是二人合照,不过看起来倒不像魏大勋自己做的表情包。


白敬亭退了ins打开微信,轻车熟路的在置顶栏里点魏大勋的聊天框,第一万次吐槽魏大勋因为懒惰所有社交软件都用一个头像这件事。


“哪儿偷的图。”


言简意赅,多一个字都懒得打。白敬亭发完没指望神速的回应,这个点魏大勋不是在夜跑就是在夜戏,要么有可能直接睡死了。


白敬亭在床上滚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竟然还穿着下午的戏服,一个激灵蹦起来两手一抬把衣服顺了下来,又缩回被子里刷起了微博。


先照例去自个儿大号私信里上下翻了一圈,怕留下已读字样只看看表面留言,划拉了几下没发现啥苦大仇深的黑子,再好心情的切到小号混饭圈去了。


结果让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有木有。


一个白鸽在白敬亭个人超话里分享了最新一期节目的截图,白敬亭戴着个耳机说了一嘴“大家都夸我”,魏大勋弱弱接了句“可爱。”


好多白鸽在这条微博下边回复我也这么想的啊大勋正解啊我白可爱一万年啊的,不过白敬亭没在意这些话,倒是有了别的心思。


这魏大勋夸自己哥们儿用这词真的好吗?


白敬亭这么想着,突然有些跃跃欲试的在搜索栏输入山花cp,点开下边的超话链接进去逛了一圈。


嘘,这地儿是他偷玩魏大勋手机时候在后者小号里的经常访问中寻摸到的。


白敬亭顺着帖子往下刷,没刷几条就看到了他关心的事,并且还附带彩蛋。


发帖的粉丝一共发了两张图,第一张是魏大勋夸他可爱的,第二张是魏大勋发的一个ins,内容是一张日剧截图,说的也是关于可爱的。


文案很简单“花老师发这条ins的时候是这期节目录制前三天。”


评论里一排yoyoyoyo,白敬亭则点开那张日剧截图仔细瞧了一下。


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


白敬亭缩在被子里有点头脑发热,撇撇嘴想着现在粉丝怎么都爱开脑洞,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都能凑一块去,手机就猛的震了一下。


微信·内容已隐藏。


白敬亭退了微博点回微信,和魏大勋的聊天框左上方显示了一个红红的3。


大勋花:哥哥自己做的[很酷]

大勋花:还有好几张表情包

大勋花:[表情包]


白敬亭看着魏大勋最后发那张表情包,是他俩对视那张照片,配字双脸嫌弃。


敬亭山:啧,学我,一点儿个人风格都没。

大勋花:谁学你了[愤怒][愤怒]

敬亭山:来看看你爹做的。

敬亭山:[表情包]


白敬亭发的这张是他们俩把谭松韵挤在中间的一张,不过他把松韵p掉了哈哈,两人蹲着耍帅,配字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大勋花:还非主流呢 已经2018年了[鄙视]

敬亭山:这叫复古。

大勋花:牛逼[点赞]


白敬亭举着手机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思考着什么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像是被自己雷到,指尖迅速的在输入法里打着想说的话。


敬亭山:其实我比较好奇

敬亭山:如果只能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我

敬亭山:你会用啥


大勋花三个字一秒变成对方正在输入。


大勋花:可爱

大勋花:可爱的很高级[调皮]


白敬亭头一歪换了个姿势侧躺着,这样不会压倒心脏。


敬亭山:谁夸大老爷们用可爱啊?

大勋花:我啊

敬亭山:你有毒啊?

大勋花:嗯 你能解毒啊

敬亭山:[无语]

大勋花:我不觉得大老爷们就不能说可爱了 可爱适用于所有内外都美的宝宝


白敬亭缩在昏暗的房间里切了一声,只有借着微弱的手机夜视光才能看到他乐开的嘴角。


敬亭山:你是在日剧里学的吧。

大勋花:哈哈哈被发现了你咋知[害羞]

敬亭山:当我瞎吗。

大勋花:?

敬亭山:你ins啊,傻了吧你。

大勋花:啊啊啊 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笑哭]

大勋花:当时发的时候就想到你了

大勋花:想分享给你但是一转身忙忘了

敬亭山:为啥会想到我。

大勋花:就觉得你可爱呀

大勋花:尤其是只在我面前

敬亭山:您等会儿,我去找找您失散多年的脸。

大勋花:别装了山老师 你自己去看看节目吧 感觉白鸽们快要恨死我了

敬亭山:…山老师又是啥鬼?

大勋花:粉丝起的 多好听啊

敬亭山:您内网瘾能不能戒戒,好好拍戏成不。

大勋花:你咋知我没好好拍 我今晚没戏

大勋花:刚夜跑完 坐在一颗大树底下

大勋花:跟山老师您调情[害羞]

敬亭山:滚。

大勋花:敢让你爹滚[愤怒]

敬亭山:圆润的滚。

大勋花:不会 你示范一下

敬亭山:不需要别人示范那种简单的滚。

大勋花:哈哈哈哈哈哈

大勋花:我真滚了 上楼冲澡去了[爱你]


白敬亭没再回。


魏大勋站起身做了几个拉伸,摇摇脑袋往酒店里走,按灭手机揣在兜里。


魏大勋并没有做低头族的习惯。


他觉得今晚还是有些凉的,心合计北京的倒春寒都飘到横店了啊这是,就想到一会儿可得给爹妈发消息加点衣服。


进了电梯又想,给白敬亭也嘟囔一嘴吧,小屁孩儿从来不知道冷字咋写。


结果回了酒店脱衣服直奔浴桶去放水,舒服服的澡都泡到一半儿了才想起来自己的老妈子大业。魏大勋光溜溜的起身冲回里屋取下正充电的电话,一个凌波微步又闪回热水里。


给爸妈发完半夜留言,魏大勋点开好友列表那个页面,在星标好友里翻到排在很前面的白姓死党点进去。


大勋花:倒春寒 这两天使劲穿


发完没指望秒回,魏大勋登进微博小号开启了新一天的视奸副业。


“哇山老师ooc到不忍直视,跟花老师撒娇什么的很是自然了啊。”


一条简单的吐槽评论里回应还不少。


“现在花老师点赞山老师啥的我已经内心毫无波动了2333”

“诶我好奇花老师生日山老师会不会更博。”

“真更我就抄10遍新概念英语1”


魏大勋噗呲一乐,用小号在那条微博底下也凑了热闹。“楼上的,我截图了,建议你现在开始抄哈哈哈。”


发完点回专属魏大勋自己的超话,翻着翻着看到有粉丝好奇的吐槽。


“以前我还好奇nili大勋相册里都能放点啥,现在我都不想猜,感觉小白得占一大半[笑哭]”


魏大勋不自知的扬起嘴角,退出微博去翻自己的相册。


真是啥啥都先进了啊,照片都有拍摄日期。


魏大勋猛翻到好前面,发现自己的相册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跑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他拍的白敬亭,他做的白敬亭的表情包,他拍的白敬亭和他的合照,以及白敬亭发给他的偷拍和明拍,白敬亭发给他的表情包,白敬亭发给他的双人合照。


占据大半壁江山,挤得魏大勋的相册里很难看到余下的生活。


魏大勋脑袋一摊搜寻回忆,发现回忆里的这小半年也满满当当都有白敬亭的身影。要问没有白敬亭时他都干了啥,还真是记不起来。


这时手机嗡嗡一声,魏大勋愣着神被吓一跳,好悬没把电话撇水里去,点开锁屏一看,通知栏写着微信新消息提示。


敬亭山:谨遵老妈子教诲。


魏大勋点进通知,划开手机直接转到聊天页面,收了收心思组织语言。


大勋花:我发现一个很神奇的事

敬亭山:快放,困。

大勋花:我翻了下我相册

大勋花:你的照片比我自己的多[震惊]


发完隔了几秒,白敬亭的消息就回了过来。


敬亭山:谁让我可爱呢。


魏大勋屈起腿乐,觉得水有点儿凉了,又开了水龙头续了些,再去揭缸底的下水堵平衡一下水线。


大勋花:给你阳光你就灿烂哈[嫌弃]

敬亭山:不要阳光,要给给鞋。

大勋花:给鞋行 你拿啥回馈哥哥[微笑]

敬亭山:一把年纪了跟你弟要回馈?

大勋花:卧槽这时候响起来我是你哥了

大勋花:你倒是好好叫过我一次哥吗

敬亭山:哪有爹叫儿子哥的。

大勋花:[刀子][刀子][刀子]

敬亭山:哥[害羞]

大勋花:卧槽 你哪位

敬亭山:滚。


魏大勋抬起身去拿盥洗台上的沐浴球往热水里一扔,湛蓝的星空球马上化开,水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深邃的蓝,魏大勋心满意足的一眯眼又躺了回去。


大勋花:想不想看看被水浇灌的大勋花[害羞]

敬亭山:啥玩意儿?

大勋花:我芙蓉出水的样子[微笑]

敬亭山:hhhhhhhhh被水浇灌哈哈!

敬亭山:保护眼睛,从拒绝你的裸照做起。

大勋花:你不爱我了[委屈]

敬亭山:那你发,你发我我就发ins。

大勋花: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嫌弃]

敬亭山:明明说好的做彼此的爸爸。

大勋花:哈哈哈哈哈天使爸爸说的都对

敬亭山:我也翻了下。

敬亭山:我相册。


魏大勋觉得嗓子有点干,想喝水,又不舍得离开泡的他身心酥软的浴缸,更不舍得放下手机错过白敬亭的下一条消息。


敬亭山:图片*3


白敬亭发来了好几张截图,魏大勋这边网速极快,接受后几乎是秒变清晰,他点开第一张。


怎么说呢,很白敬亭。


好看的照片从滤镜到构图都很好看,猎奇的表情包从截图到文案都很无厘头。


但与魏大勋极其相似的是,这几张时间点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相册截图,除了白敬亭每次吃火锅都必拍的摆拍,魏大勋的梨涡占据了超大篇幅的版面。


魏大勋从第一张翻到第三张,又从第三张翻到第一张,来来回回翻腾几遍笑出了屏幕上的同款梨涡,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心情特别好。


大勋花:你竟然藏了这么多私货!

大勋花:卧槽有几张我都没见过 你个小兔崽子真会偷拍哥哥啊[愤怒]

敬亭山:怎的,发给你好让你发微博嘚瑟?

敬亭山:有些照片只能我自己看[微笑]

大勋花:[感动]

大勋花:原来小白白这么爱我呜呜 您就大人有大量给我看看呗 不让我发我保证就不发了[发誓]

敬亭山:滚犊子吧。

敬亭山:你晚上还把咱俩内自拍传出去了。

大勋花:那不是粉丝福利么[可怜]

敬亭山:那我也是你粉丝,我手机里的都是我自己的福利行不?

大勋花:你赢了[笑哭]

敬亭山:反正就不给。

大勋花:好好 不给不给[笑哭]

敬亭山:[右傲娇]

大勋花:那白哥 过两天你看 赏脸吃个饭不

大勋花:我去杭州找你

敬亭山:不要提拉米苏。

大勋花:?

敬亭山:蛋糕,要芝士慕斯的。

大勋花:……行行行小祖宗

大勋花:……合着我过生日还得自己买蛋糕

敬亭山:白敬亭本身不就是礼物么。

大勋花:是,贼拉贵重。

敬亭山:伯父伯母不来啊?

大勋花:人家两口子说要去春游[微笑][微笑]

敬亭山:噗,亲生的。

大勋花:那白哥要陪我过[委屈]

敬亭山:成。

大勋花:那白哥会祝我生日快乐吗[委屈]

敬亭山:现在?

大勋花:那天

敬亭山:这不废话么。

大勋花:我是说…发微博那种[委屈]

敬亭山:跟这儿等我呢啊。

敬亭山:看我心情。

大勋花:我爱白哥[飞吻]

敬亭山:睡觉,三点了。

大勋花:晚安奖励,么么哒。[心]


白敬亭和魏大勋同时盯着屏幕上撒下来的一大堆么么哒表情,各怀愉悦的放下手机收拾自己的个人卫生去了。


万家灯火已经灭的零零落落,可还有没睡下的人带着笑意的看了看窗外,眼看晨曦将至。


日升日落周而复始。

似你似我明媚如初。




完了。

评论(47)

热度(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