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守护星与神颜(现实向)

澳萌录制衍生

伪现实,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莫名其妙又写出个系列。

前文是南宁路透,还未播。

羽绒服与仙鹤

依旧没内容,我瞎写你瞎看。



01

 

白敬亭今天穿了一身侧边嵌着红白双杠的纯黑色休闲运动服,脚上套了一双松糕小白鞋,整个人都洋溢着阳光清爽的气息。

 

他整理好自己走到录制地点,旁边就站了个最先到的熊梓淇。

 

熊梓淇看他来跟他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好奇的向他凑近仔细瞧了瞧。

 

白敬亭不明就里,撇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熊梓淇才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今天穿的这么运动,能带发带呢,我觉得你带发带老好看了。”

 

说完又凑近仔细看了下,发现白敬亭并没有带,就赶忙补了一句:“带不带都好看。”

 

白敬亭只是礼貌的笑笑,摇摇头说自己确实没带。

 

然后就看到胡一天和魏大勋有说有笑的走进来,朝着白敬亭和熊梓淇的方向走。

 

魏大勋走的更快一些,直接蹭到白敬亭身边一把把人搂住了。

 

“小白你咋不等我自己先来了啊。”

 

白敬亭没说话,还嫌弃的想把魏大勋粘着他的手甩掉。

 

胡一天也走过来了,跟熊梓淇打了个招呼,又看了看白敬亭,道了声好就一猫腰,一脸好奇的冲着白敬亭的脸凑过去瞧了瞧。

 

魏大勋搂白敬亭的手更紧了,拿手点了点胡一天凑近的额头。

 

“你想干啥玩意?”

 

胡一天脑袋被扒拉回来,有些不好意的的笑了笑:“我想看看小白带没带发带。”

 

熊梓淇一乐:“哥替你看过了,没带。”

 

胡一天看向熊梓淇,也不知是在跟谁说话:“小白带发带好看。”

 

而白敬亭至始至终都只是淡淡笑着,没有说话。

 

魏大勋就搂着白敬亭仔细的看,看的白敬亭都觉得头皮发麻了,才悠悠说一句:“没带咋了,我们小白带不带都是天仙。”

 

熊梓淇翻了个白眼:“是是,你家小白是天仙,我们都是土老帽。”

 

白敬亭这才扑哧一声乐出来,说一会儿正式录节目了就带一条去。

 

然后乐哥和小志哥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原来他们早到了,只不过这次是个人战,两人先进屋选队友对手了。

 

之后换了熊梓淇和胡一天进去,乐哥和小志哥也去了车里等着。

 

魏大勋有一下没一下扒拉着白敬亭安静垂着的手,直把白敬亭给搞烦了,干脆两手交叠叉在胸前,眼睛就是压根没看过魏大勋。

 

魏大勋嘴一撅就不乐意了:“你生气了啊?”

 

白敬亭终于肯赏给他一个白眼:“我没事儿生什么气。”

 

“那你咋带搭不理的?”

 

“那谁理你你找谁呀,我不一直这样么。”

 

这语气有些冲了,要不是关系好的估计是受不了的。

 

但奈何人家关系就是好啊。

 

魏大勋抬眼望天仔细合计半天,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白敬亭生气了,最后没办法还是得跟人家求助:“是因为早上我抢了你想拿的那个包子吗?”

 

白敬亭都无语了,转头看向他:“你确实还不如一个包子值钱。”

 

魏大勋委屈死了:“咋说话呢,你竟然为了包子抛弃你可爱的大勋花?”

 

白敬亭放弃了与他沟通的欲望,听导演说可以进屋选择,头也不回就要走。

 

那魏大勋可真是个不服输的巨人,硬生生拽着胳膊给拦下来了。

 

“你生气归生气啊,有事儿下节目再说,今儿活动规则是选守护星的,反正我肯定守护你,你要是不守护我咱俩真的就没完了啊。”

 

白敬亭听到这可算有了反应,语气里含了点怒气:“您可别守护我,您去守护胡一天吧,不是还要跟他拜把子搞个天花兄弟么。”

 

魏大勋听到这终于明白咋回事儿了。

 

早上他俩吃饭偶遇胡一天,自己就跟胡一天自然的聊了起来,说到今天的任务就哥俩好的互相恭维着,魏大勋直说哎一天我肯定守护你你放心吧。

 

俩人唠的欢,倒还真是冷落了在一旁闷不吭声吃的白敬亭。

 

魏大勋大剌剌的挽住白敬亭的脖子,在白敬亭耳边小声的说着:“白哥别生气了,我那不就是跟他客套客套么,而且我打算一会儿录节目拿他当幌子,让大家以为我真的要守护他,完了咱俩小游戏一赢,是不是美滋滋?”

 

白敬亭还有些别扭:“你俩赢去吧,你风暴我,我风暴你,咱俩决裂。”

 

魏大勋就舔着脸完全不气馁:“那我哪忍心啊,我和我家小白分明相看两不厌。”

 

白敬亭就彻底没脾气了,甩开魏大勋的手就说:“那你想风暴谁。”

 

魏大勋一听这是不闹别扭了,就好言好语的继续哄:“爱谁谁无所谓,反正我就是要保护你。”

 

白敬亭没再说话,看到胡一天和熊梓淇开了门走出来,自己先冲进去了。

 

魏大勋站门口等他,胡一天和熊梓淇都没走,胡一天有些小心的问魏大勋:“小白是不是有点不开心啊?”

 

魏大勋赶紧解释说:“没事儿,小白就爱跟我闹,跟你们都没什么关系。”

 

熊梓淇就说:“也是奇了怪了,那么淡漠的性格,咋就跟你这么黏糊。”

 

魏大勋就调笑说:“咋的,突然感受到你哥哥我别样的魅力了?”

 

熊梓淇和胡一天同步了一个白眼,俩人扯着对方就走了。

 

魏大勋就倚在门口等着他的守护星出来,他可是要守护他的守护星的男人。

 

 

 

 

 

02

 

魏大勋刚读懂终极任务的规则,就不禁对天翻了个白眼。制作组现在连苍蝇拍都用上了,还有这个什么时光沙子啥啥的,不就是一坨紫沫子么。

 

他准备去找乐哥,突然在一楼的一个极其隐秘的犄角旮瘩发现了一坨黑影,仔细一看还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头。

 

他走过去,发现一个摄像师正坐楼梯那歇着,然后在楼梯底下有一处很难让人发现的拐角,白敬亭就蹲在那老实巴交的看着他。

 

魏大勋就乐开了,让自己摄像师也跟着歇会儿,往前一凑对着白敬亭也蹲了下来。

 

“你想干啥,跟哥哥告白啊?”

 

白敬亭呸了一口并附送一个不屑的撅嘴,转而问了他别的话。

 

“刚才拼默契值那个游戏,没来得及问你,为啥画我要给我戴眼镜啊?”

 

“你不是近视吗?”

 

“但我也不戴镜子啊。”

 

“嘿嘿。”魏大勋带了点儿猥琐的表情:“你在大侦探里戴眼镜的样子老带劲了。”说完还一副细细品味的表情:“像个斯文败类似的。”

 

白敬亭邪他一眼:“夸我呢骂我呢?”

 

魏大勋抬手投降:“你的白鸽这么说的,不是我说的。”

 

白敬亭一乐:“你一天除了刷微博还能干点啥,没个正六子。”

 

魏大勋就不服气了:“你再埋汰我也阻挡不了我对你戴眼镜的执念!”

 

白敬亭不信:“就那么好看?”

 

魏大勋夸张的回:“那哪是好看俩字就能形容的啊?那叫惊天地泣鬼神!”

 

白敬亭简直是无奈到姥姥家:“您语文老师让我替他揍你一顿。”

 

魏大勋一咧嘴:“语文老师对我真好,知道你不舍得打我才找你呗。”

 

白敬亭就站起来了,顺手还把魏大勋拉起来:“滚犊子吧,赶紧拍乐哥去。”

魏大勋跟着站起来,往白敬亭脑袋上一凑:“真带发带啦?”

“嗯,是不是更帅了。”

“你听他们瞎说,带不带都可好看了。”

“你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带是为了耳朵。”

魏大勋就挑挑眉。

 

“走了。”

“小心点,我的守护星~”

“得瑟。”

 

魏大勋拍拍有些麻的腿,看着白敬亭走的悠闲的背影,小声嘀咕一句:“带发呆也好看,戴眼镜也好看,简直就是神颜啊神颜。”

 

 

 

 

 

03

 

乐哥一下保姆车,就看到白敬亭和魏大勋俩小孩儿给酒店门口迎风站着呢。

 

“这俩孩子,这天儿不算暖和干啥在这站着啊,进去啊。”

 

魏大勋黏糊一笑:“这不等你呢吗乐哥。”

 

乐哥撇他一眼:“不是叫小乐吗?”

 

白敬亭乐开了,主动挽上乐哥的胳膊往宾馆里走:“乐哥知道有个主持人叫撒贝宁不,赶明儿应该介绍你俩认识一下,您是小乐,内位是小撒。”

 

魏大勋又接着说:“小撒没有小乐帅气,也没有小乐霸气!”

 

乐哥诶哟一声:“我可不霸气,我让你们俩个娃子耍的团团转。”

 

魏大勋赶紧讨好的凑过去:“乐哥我刚才是不是真给你打疼了,我是真紧张了,你不知道我围着你转了好多圈就是下不去手啊,我老后悔了,也不知道为啥脑抽要风暴你。”

 

乐哥就一脸我都懂的样子:“你是不猜到我要守护小白了。”

 

魏大勋回:“你守护就守护呗,我们小白天生团宠体质,谁都想守护他。”

 

白敬亭就说:“乐哥我也老后悔了,他拍完你,竟然跟你告状说都是我出的主意,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以后我跟乐哥走,让他跟胡一天玩去吧。”

 

魏大勋本来和白敬亭俩人把乐哥夹在了中间,听了这话嗖一声转到白敬亭那边去了,这回换成了他和乐哥夹着白敬亭。

 

“小白,我那不是心理太过意不去了么,不想让乐哥误会我。”

 

“对对,那你就让乐哥误会我。”

 

“我哪有,我跟乐哥说的是一会儿好好跟他说,那意思就是把咱俩之前的计划都跟乐哥交代 一下。”

 

“咱俩啥计划啊?我跟你没啥计划。”

 

“你咋还赖账呢?我拍谁咋拍还不都是你教我的啊,我要是皇帝你就是那垂帘听政的慈禧娘娘好不?”

 

“你可得了吧,不嫌磕碜还想当皇上呢?再说人家是慈禧太后我谢谢你,我上次让你读历史你到底读没读?”

 

“没...这不没时间吗?”

 

“再没时间以后别跟我说话了,您多忙啊。”

 

“别别,有时间,回去就看。”

 

乐哥听了一大会儿,终于能插上嘴了:“我说你俩到底是来安慰我的还是来气我的?我听了半天其实没我什么事儿是不?”

 

白敬亭甩开魏大勋,自己又转到乐哥另一侧去,又变成俩大高个夹着乐哥的状态了。

 

“乐哥,咱不理他,以后我也守护你,明个儿录完吃火锅去。”

 

乐哥眉头一皱:“我的小白啊,土耳其吃完马来西亚吃,宜宾吃完来澳萌咱还吃啊...”

 

白敬亭吐了吐舌头:“我喜欢啊。”

 

乐哥就服了:“吃,吃,大勋买单。”

 

魏大勋还没说话,白敬亭就嘟囔一句不带他。

 

魏大勋隔着乐哥看白敬亭:“你舍得?”

 

白敬亭乐:“火锅最重要。”

 

魏大勋也乐:“火锅和我都重要。”

 

乐哥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你俩对我来说都比火锅重要,天不早了快些休息吧。”

 

白敬亭和魏大勋就扬声说好嘞,乐哥不生气就行。

 

乐哥就砸吧砸吧嘴:“不知道小志那边啥样,他不是也让一天给整的老惨了吗?”

 

三人就开始哈哈哈的嫌弃红队了。

 

最后,魏大勋在电梯关上前的最后一句话回荡在酒店空荡荡的大堂里。

 

“反正除了我和我家小白,你们今天都是炮灰。”

 

 

 

 

 

 

完了。

评论(19)

热度(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