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胡一日悲惨日记·上(现实向)

24h录制衍生

伪现实

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因为剧情互通有彩蛋,

建议搭配前两部食用更加。

前文指路:

余文哭悲惨日记

熊绿淇悲惨日记






大嘎好,我叫胡一天。

 

这个话筒真的是,我可以不拿吗,这上边全是熊梓淇的口水好不。

 

我先说一点,我并不是什么文青人设,但是你要是想听我说一些关于山花夫夫的事儿的话,我可能真的要连哭带笑的卖弄情怀了。

 

别急着问为什么,我先说我是怎么知道他俩在一起的。

 

你们也知道我是去年夏天一夜蹿红的,嗯,这话从我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哈哈,不过事实就是这样,我红了,于是我屁颠颠的去录制快乐大本营了。

 

录快本的时候,24小时的合同已经签完了。节目组跟我沟通完嘉宾名单后,我发现我只认识之前在剧组有过一丢丢交集的白敬亭,但我们也并不相熟。于是在快本后台我就跟何老师聊天说我有点忐忑,何老师就问了我常驻嘉宾都有谁。

 

我说熊梓淇,何老师一乐,说那是我们快本小儿子。

我说魏大勋,何老师又乐,说那是我们快本大儿子。

我说白敬亭,何老师狂乐,说那是我们快本儿媳妇。

 

儿...儿媳妇???

 

我再三琢磨了一下,弱弱的问何老师,哪…哪个儿子的媳妇啊??

 

何老师可能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抽抽嘴角说完了,一天,你能不能当啥也没听到啊?

 

我掏掏耳朵说你刚才说话了吗何老师?

 

然而机智如我,此等惊人八卦我能置之不理?当天晚上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我就郑重的举着手机刷微博,想看看白敬亭究竟和哪个儿子有猫腻。

 

结果真是无聊至极啊,瞅瞅白敬亭给魏大勋的评论比自己发的微博都多,我顿时失去了兴趣。

 

不过也好,让我知道了这种秘密,我就可以在录节目时尽量避免与两人接触,我可不想在公费旅游这种让人愉快的时候被塞一嘴狗粮。

 

于是在土耳其的时候,我和他俩基本没交集。

 

到了槟城,我也只是因为巧合和他俩一起吃了个早饭,聊了会儿天儿。


我还记得那次饭桌上就我仨,魏大勋好不周到的给白敬亭拿各种吃的,还好言细语的说让他多喝粥吃清淡的,俩人无我的秀着恩爱,导致我也被卷进了一股粉色的气场,给熊梓淇打电话叫他起床的时候都温柔了不少。诶我还记得熊梓淇那孙子可能被我吓着了,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哈哈。

 

总之前两次录制我并没有对他俩有多深刻的印象。

 

那么我的文青特质是何时被激发的呢?是在宜宾飘着小雪的冷冬里。

 

我们先去了一个比较有名的酒厂做任务,任务内容包含了很多经典影视作品和诗词的重现,我这个小资倒是挺喜欢的,尤其是让乐哥自己演自己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好好笑,反正一群男男女女都放开了玩儿就是了。

 

这个环节做完了我们就要下山去另一个任务地点。我们人很多,下山的路又有些窄,大家就慢悠悠分了好几拨往下走。我也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冻傻了,等我反应过来就发现我跟在他俩身后了,往山上一瞅大部队离我们远着呢。

 

然后我就看见魏大勋牵着白敬亭的手往自己羽绒服里揣,一边哼哼着新白娘子传奇主题曲,咿咿呀呀的唱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离开了摄像机,放弃高冷人设的白敬亭红着耳朵跟着哼哼,然后又抽风的唱起了哥哥的当爱已成往事,唱的还真有点儿虐心,魏大勋就捏着嗓子说啊,现在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还好我珍惜了。

 

我吸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头,尴尬的咳嗦了一下,想要引发一丝存在感。

 

俩人都回头看我。

 

俩人又转过去了。

 

没人理我。

 

我咋觉得这雪下的越来越凄凉呢。

 

没等我尴尬到想遁地的时候,魏大勋又戏精附体的学上了乐哥在志明与春娇里的台词,深情款款的说着曾经我上学的时候啊,学校旁边有家便利店,便利店里呢有我最爱吃的肉酱意面。然而台词儿还没顺完呢,就被白敬亭怼了一句就你还吃肉酱意面呢,你们东北便利店卖的怕是小葱沾大酱吧。

 

魏大勋哈哈哈哈一乐,脑袋奔着白敬亭的脑袋挨过去,在人脸上啵了一口,极其肉麻的说了句小白,我真是太稀罕你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脉搏,确定自己还活着,是个一米八八的大活人。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凭他妈什么如此目中无人胆大妄为?

 

结果你猜咋的,人俩秀完恩爱了,戏还没演够。

 

白敬亭学着春娇在电影里回忆志明那段话说,我以为我不会再受张志明的影响,我拼命想摆脱张志明,结果我发现,我活成了张志明。

 

魏大勋就马上反驳说,不对不对,你以为你不会再受魏大勋的影响,拼命想摆脱这个死皮赖脸的大金毛,结果发现,你活成了魏大勋。

 

白敬亭马上嫌弃的反驳说小爷我堂堂京城阔少,谁乐意活成你个五大三粗的东北大老爷们啊?我是不是还得跟你学学咋做小葱沾大酱去?

 

魏大勋就黏腻的凑过去小声说,没有人不想活成魏大勋,魏大勋现在真的真的真的很幸福。

 

……

 

你俩可是他妈善良点儿吧?老子都他妈想随着地上的雪搞一下人间蒸发了成吗?

 

亲爱的乐哥啊,你看到了吗?

 

你啊,在电影里演着《春娇与志明》,虐身虐心。

他俩,在现实中演着《大勋与敬亭》,虐狗无情。

 

你们蓝队,还真他妈是人才济济。

 

所以原谅我想要矫情一把的心吧,我觉得若干年后等志明与春娇拍到第八部的时候,我都会回想到这个飘着小雪的下山小路,还有两个纯爷们让人脸红心跳的羞耻告白。

 

不过我也就只矫情了一下,我们队新来的女嘉宾就连蹦带跳的往我们仨这边过来了。

 

我一想这是下山的路,赶忙说诶别跑小心点儿,也正好能提醒前边秀恩爱的两个来人了别再放肆了,把奔过来的鬼鬼拦在了我身边。

 

俩人回头看鬼鬼。

 

俩人又转过去了。

 

我还在好奇他俩咋能这么淡定,鬼鬼就挽着我的胳膊说一天啊,你不要酱紫想不开啊偏要跟在他俩身后,你不知道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有多辣眼睛吗?

 

我哆嗦着说,我可能大概也许不知道?

 

鬼鬼就一脸你就听话吧的表情拉着我说,走咱姐俩的路,让他俩唱双节棍去吧!

 

说完我就被拉走了,还听到他俩在前边哈哈哈的大笑开始唱双节棍了。

 

成,你们大人的世界本宝宝不懂。

 

诶,就是有点想我家今儿没来的糊涂兄弟了。

 


 

其实这期录制挺无聊的。在前几关游戏结束的时候导演说星主任务都顺利完成了,我就知道这期星主是白敬亭没跑了,毕竟像他那么聪明的除了我也没别人。

 

你先别埋汰我自恋,你就说我说的不对吗?

 

结果啊,他那个傻了吧唧的相好楞是选择相信他,最后气的都快丧失语言功能了,我就在心里想这晚上指不定俩人能咋闹呢。

 

然后我电话就过来了,是熊梓淇。说已经下了飞机马上到酒店,看到酒店附近有家海底捞,偏让我陪他去吃。但我经纪人给我新拿了几个剧本,今晚我就得看一点儿要不时间太紧,我就说让他先吃着我看完一本就过去。

 

我们是分批往酒店走的,因为天儿实在太冷制作组就把姑娘们先拉走了,等我撂下电话回归大部队的时候,发现只剩下他俩没走。

 

我一望天,深知海底捞还没吃着,又该吃狗粮了。

 

可是你猜咋的,我们仨往保姆车走,魏大勋竟然走在前边,把平时恨不得揣在裤腰带上搂着走的白敬亭丢在了身后,脚步还有些快。

 

我一合计,哈哈哈,肯定是因为被骗了有小情绪了,我不用再吃狗粮了哈哈哈!

 

然后,我听见,那个走高冷人设的高智商星主,揉揉眼睛,极其撒娇的语气说。

 

说,大勋,我怎么,这么想吃火锅呢?

 

然后被点到名的人,两秒的考虑时间都没有,真的是两秒都没有,直接回过头就搂上去了,因为助理说时间不够,他就好言好语的哄着说,明天,明天。

 

于是把只被冷落五秒钟的人重新揣回了自己裤腰带,黏黏糊糊就走了。

 

……

 

我还看你妈剧本了,我他妈今天就要和熊梓淇在海底捞一醉方休。

 

于是我奔着海底捞就去了。

 

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等我过去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乐哥。

 

我站那都傻了,不知道他们俩这算是什么组合。乐哥看到我来了就跟我解释说哎,回酒店出来夜跑的时候碰上了在海底捞门口乱晃的熊梓淇,就干脆一起来吃了。

 

我也就没再想别的,坐定开吃。

 

没想到乐哥和熊梓淇正在聊魏大勋那个八卦风波的事儿,我就掺和了一嘴,说咱局外人说这些终归是不好,但是看大勋现在是要多幸福有多幸福了,这不也挺好的么。

 

然后就听见乐哥说是啊他俩是自个儿幸福了,我都快被气昏过去了,成天提心吊胆的。

 

我和熊梓淇对视一眼,都觉得“他俩”这个词用的甚是微妙。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试探乐哥说,他俩?小白和大勋吗?

 

乐哥可能是觉得自己一着急用错了词,尬笑了一声说啊哈不用在意,他俩是关系挺好的不过也没啥大事儿,我就这么随口一说。

 

我没说话,熊梓淇就紧盯着乐哥说,其实不难看出来…大勋和小白…有奸情。

 

乐哥看看我又看看熊梓淇,仿佛是在我俩的眼神里看出了无奈和悲催,于是撂下筷子说,你俩陪我去后门抽根烟吧。

 

于是我们仨一溜烟去后门抽烟了。

 

并开始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首次三方会谈。

 

简直是灵魂与灵魂的交流,血泪与血泪的碰撞。

 

等我拿到了话筒,说到今天下午他俩在我眼前毫无顾忌的就亲上了的时候,乐哥掐灭了手里第五根烟。他说咱们都这么帮他俩遮掩了,为啥他俩心里就没一点逼数呢?

 

我垂着头看着地上还没化散的雪,想起了下午在我眼前上演的那一出《大勋与敬亭》,心又开始苦情起来。我就说哎,没想到我英明一世,最后落得被两个老爷们闪瞎的下场。

 

我们仨陷入了绝望的死寂。

 

熊梓淇受不得如此悲惨的气氛,就勉强扬起声音说哎,刚听乐哥说今儿星主不是白敬亭吗,乐哥还伤心了好一会儿呢,那魏大勋肯定得气炸了。

 

我也跟着说是啊,回宾馆的路上,我还听见小白跟大勋撒娇,说他怎么这么想吃火锅呢,大勋还没怎么在意的说明天明天的,现在咱仨在这吃火锅没他俩,想想还挺爽。

 

乐哥就说是啊,小白那孩子超喜欢吃火锅。

 

我们仨想到这还挺开心的,某俩人没吃上,我们吃上了,这不也算出了一口气么。

 

虽然让我们开心的理由有些苍白,但我们仨确实有了些笑意。

 

然后就在这时,海底捞紧闭的那扇后门,轰的一声开了。

 

我仨循声望去,我还在想我们是明星所以才走后门,谁还能走后门呢?

 

然后,我们看到了,让我们仨三方会谈的对象。


没错,就是我们绝代风华,意气风发,脚底生风的,两位当事人。

 

出现了。

 

嗯,他们从海底捞的后门里,走了出来。


手牵手走了出来。

 

他们俩看着我们仨。

我们仨看着他们俩。

 

他们俩有说有笑,春意盎然,十指紧扣。

我们仨双眼空洞,如履薄冰,心如死灰。

 

他们俩在宜宾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我们仨在宜宾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看向乐哥和熊梓淇,发现他们俩和我一样一头雪丝儿,双眼通红,正狼狈又凄凉的看着明显吃饱喝足的当事人们。

 

他们俩看到我们仨,丝毫没有想把十指紧扣的手给分开的意思。

 

然后发言人魏大勋就牵着自己的好好恋人一脸好奇的说,哟乐哥?你咋还跟他俩一起出来吃饭了?早说要吃火锅我就喊你了,你至于当他俩的电灯泡吗哈哈?

 

我俩的,电灯泡。

 

我看向乐哥,乐哥正颤颤巍巍的把手伸进夹克兜去拿烟,摸了半天没下文,然后一脸沧桑的看着我说,没…没烟了。

 

我想说乐哥不哭,弟弟去给你买烟。

 

但我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自己也他妈想哭。

 

我讪笑着跟魏大勋说你们到底还是来吃火锅啦,不是时间很紧吗?那魏大勋笑的一脸流氓样儿就说那你看呢,只有让小白吃到他想吃的火锅,我才能吃到我想吃的小b…宵夜啊。

 

我深深的琢磨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我听见熊梓淇阴郁的跟我说胡一天,你他妈快闭嘴吧。

 

对不起,我再他妈瞎逼逼我就改名叫胡一日。

 

 


不过,你能想象吗?我们五个,一起走回酒店的。

 

确切的说,我们是三个两个一起走回酒店的。

 

我们仨为了保护自己炯炯有神的双眼,愣是越过他们俩走在了前边。只可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眼睛保住了,耳朵却遭了秧。

 

我仨听到魏大勋盖不住宠溺的声音说,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几乎全程都跟我在一起,咋还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了星主的任务呢?

 

白敬亭就回这次任务确实简单,而且很不着痕迹,关键是星主身份的提示卡给的有点模糊了,什么您的怎么也不可能往我的名字上联想吧。

 

魏大勋就说是啊,敬亭敬亭,要联想也是朝着敬亭山上大勋花开去联想是不。

 

你们,能不能停止,哪怕一分钟的秀恩爱时间?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狂吸一口雪气,慢下脚步回头说,你们队的提示卡是您,但是我们队的提示卡说的是星主脸儿小,合在一起其实也挺好猜的。

 

对没错,我其实就是不想再吃他俩的狗粮了就瞎掺和。

 

结果魏大勋听了,噗嗤一乐说,这线索给的好啊,妙极了!

 

乐哥就说脸儿小的多的是呢,女孩子脸都小,一天脸也不大啊。

 

熊梓淇附和说是啊,除了我哪还有脸大的。

 

我们仨一唱一和的别提多开心了。

 

然后我们仨听见魏大勋潇洒豪迈的怼了一大串儿,那一大串儿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我想你们能帮我解释一下。

 

他说,脸儿小不光是小脸儿的意思好吧,脸儿小也可以是抹不开面的意思,而我们小白既是小脸儿脸儿又小,小脸儿害羞的时候更显得脸儿小了,脸儿小害羞的时候小脸儿都是红的,最关键的是小脸儿特别爱红一看就是个脸儿小的人。

 

……

 

上帝,我此时说一句曹您妈您没什么意见吧?

 

我一脸懵逼,瞳孔地震,脑子里全是魏大勋东北大碴子味的脸脸脸脸的魔性声音,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脸,脸又是个什么玩意了。

 

然后白敬亭哈哈哈哈的大笑就划破了寂静的夜,也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看到本来只顾低头走的乐哥麻木的捂住了耳朵,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懂,我听不懂,拼命摇着头脖子一横跑走了。

 

我愣愣的看着五秒之内逃离战场的乐哥,听到熊梓淇还呆愣着双眼回头问魏大勋,说你再说一遍…谁…谁的什么脸怎么又红又绿的?

 

我无奈的大喝一声熊梓淇你他妈快闭嘴吧,除了你谁还他妈是绿的??

 

熊梓淇终于缓过神来看我,也不服输的朝我喊说你还有理了胡一天,我他妈不是让你闭嘴吗?你倒是老实儿闭嘴成不?!

 

我一合计,话头真是我开的。

 

成,我他妈以后就叫胡一日了成不成?

 

我正准备拉着蔫吧登受气的熊梓淇学乐哥当个逃兵,后边白敬亭调笑的声音就飘了过来,他说你俩咋还吵起来了呀,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吗?魏大勋就是开个玩笑,他的世界咱都不用懂。

 

魏大勋跟着起哄说你们瞅瞅,我家小白这么不爱管闲事儿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你俩悠着点。

 

我就没好气的回嘴说我俩咋了?有啥看不下去的?

 

魏大勋就鄙夷的回,当然是看不下去你俩当众秀恩爱呗。

 

 

我俩当众秀恩爱呗。

俩当众秀恩爱呗。

当众秀恩爱呗。

众秀恩爱呗。

秀恩爱呗。

恩爱呗。

爱呗。

呗。

 

 

???

 

我俩???当众????秀??恩??爱??

 

我是拿我毕生的教养强压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拽着脸已经被气绿的熊梓淇光速遁走了,熊梓淇被我扒拉着,回头大喊的声音已经破音了。

 

他说魏大勋你给老子等着。

 

而我,心如止水。

 

 

 


 

别误会我,心如止水并不是我已看破红尘参透人事的意思,而是我和那个只会叫嚣却心思耿直的熊梓淇并不一样。

 

熊梓淇单纯没心眼,我却是个实打实的切开黑。

 

所以我深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迂回手段。

 

但是老天是真的开眼了,没有让我等十年,只让我等了一晚。

 

因为第二天的录制里,我,和魏大勋,是双星主。

 

这让我不禁心生一计可以好好搓一搓山花CP的锐气,让他们能深刻认识到自己目中无人狂放自大的革命错误,再跟我们几个深受其害的倒霉蛋诚意十足的道个歉。

 

对了,我还有个神助攻,是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本在另一个综艺里被称为大三角的女嘉宾,江湖人称鬼鬼。

 

于是,我的宏图大业悄然展开……

 

 

 

 

《胡一日悲惨日记·下》

《恼羞鬼悲惨日记》

   TBC.

 

PS:这次TBC要等下周了哈。前三篇是一个剧情,下两篇是一个剧情哦。(以及悲惨日记系列会涉及所有录制衍生,还没播的都会写出来的。)


评论(64)

热度(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