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熊绿淇悲惨日记(现实向)

24h录制衍生

伪现实

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第一部指路:

余文哭悲惨日记






大嘎好,我叫熊梓淇。

 

等一下,我擦擦乐哥这个话筒,我总觉得这上有没擦干净的泪渍。

 

好的,我一句废话都不想多说,我今天就想跟你们掏心窝子的说一说我那对狂撒狗粮令人作呕到不想直视的前辈夫夫。

 

不过,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听过乐哥打的预防针,心里有底了?

 

呵呵哒。

 

首先要说的是,我们受邀参加这档户外综艺之前,我就认识娱乐圈里没有谁不认识的综艺百科全书魏大勋了,于是在去土耳其之前,我还收到了魏大勋问好的微信。

 

他说小熊啊,跟哥一起录综艺是不是很开心啊,哥可是很看好你的综艺细胞的,等到时候录上节目,别忘了和哥多互动哈,咱俩炒个东北兄弟的CP啥的是不是很美妙?

 

他这洋洋洒洒一长串语音听得我头疼。我身为新晋的国民老公,真的很不屑于和他这种又糙又壮的东北大老爷们凑CP好吗,听说节目组还请了白敬亭和胡一天,本颜控要炒也得和大帅哥炒是不是?我就嫌弃的回他说你一边儿去,我可是要拿下胡一天和白敬亭的男人。

 

没想到魏大勋再传过来的语音里幸灾乐祸的说,哈哈哈胡一天我管不着,小白我可熟,你要真能把小白拿下,哥哥我快本亲儿子的名号就正式让给你哦不?

 

卧槽这种买卖我能不做吗?我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不成功便成熊!

 

但是我的追山大业在第一站录制时就遭到了重创。我和胡一天被分到了小志哥的队伍,白敬亭和魏大勋则在乐哥的蓝队,我们在分组上就产生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更甚的是,录制前吃饭那天晚上,我几次壮着胆想去跟白敬亭打招呼,都被他清冷没有温度的眼神生生逼了回来,好几次把话头忘回了肚子里,愣是一句话没敢说出口。

 

男神这么高冷真的好吗?

 

不过我好歹是披着熊皮的男人,岂能轻易认输?所以在后来录制的时候,我想破了头往白敬亭身边靠,变着花的想和白敬亭进行心与心的交流,甚至节目都录完了,魏大勋说要和白敬亭去散步的时候,我都死皮赖脸的追上去说我也要去。然而神奇的是,三五天的录制下来,我不但没和白敬亭说上一句话,还发现了一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

 

那就是,在这浪漫的土耳其,如果以白敬亭为圆心,拉一个三米长的半径画一个圈,那在这不到9π的面积里,一定有一个张牙舞爪黏着圆心的魏大勋。

 

直接导致土耳其站录制彻底结束了,我压根没撩到白敬亭,也压根没和魏大勋炒到CP。

 

回了国之后我们拍戏的拍戏跑通告的跑通告,于是我也就把土耳其发生的事儿塞进肚子里。直到我们坐上飞往槟城的飞机,我才戏谑的看着靠窗坐的魏大勋,问他你不是说要跟我炒CP吗?说好的东北二人转呢?

 

魏大勋还没说话,坐在他身边的白敬亭倒是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看的我一激灵,嗯,我就没敢再说话。

 

等等,你先别骂我怂成不,我真不是怂,是因为坐我身边的胡一天非要拉着我看视频,我就没有再和他们两人说话了。

 

而让我真正意义上和男神白敬亭进行亲密接触的,是我们两队拼默契值打电话那一段儿。

 

我和胡一天被节目组拉了个郎,起了个名叫糊涂兄弟,我也就稀里糊涂的觉得挺好的,而且胡一天很给力,最后选了我,我长舒一口气,同时也看到白敬亭悠悠走过来两秒不到眼睛都不眨拿起手机直接打给魏大勋。

 

这关系是得多好才能这样啊。

 

于是我中场休息的时候跟在连上厕所都要黏在一起的山花CP屁股后边往厕所走,只不过他俩是去上厕所的,我是去等胡一天的,胡一天非说要我等他出来跟我说事儿。

 

结果他俩走到厕所门口,魏大勋进去了,白敬亭停下了。我没想到白敬亭能停下来,一头撞到了人家后脑勺。

 

我啊了一声赶忙说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白敬亭就摇摇头笑了笑说不碍事儿。

 

卧槽男神跟我笑了!

 

这他娘还是白敬亭,哦不小白,还是我们小白第一次跟人家笑呢好不好!

 

我强忍少女心问他你怎么不进去啊,他头往门口点了点说我是来陪大勋的。

 

???

你们这些个男青年上个厕所还他妈得彼此陪着吗?

 

我就开玩笑说上个厕所都陪着,你俩关系太好了吧,我看你性子还挺不好接触的,那魏大勋给你下啥迷魂药啦。他就有些好笑的看着我说,那你跟这儿站着干啥,你不也是在等胡一天吗?胡一天的迷魂药好喝吗?

 

……

OjbK,我他妈闭嘴还不行吗。

 

小白可能是看我吃瘪的样儿觉得好笑,又对我笑了笑说开个玩笑,别介意,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难接触,就是有点慢热。

 

我绝对没有被男神的微笑杀俘获,我只是从心底里觉得小白愿意跟我说话是因为刚才的电话事件,于是我也就直接问出口了,我说在土耳其的时候我都不敢跟你说话,你现在心情好像不错啊,是不是因为刚才给魏大勋打电话那事儿啊。

 

其实问出口我就有点儿后悔了,即使不是慢热的性子都会觉得我有些唐突吧,但是没想到小白笑的更深了,没有说话只跟我点了点头。

 

我有点儿愣愣的不知该回些什么,魏大勋就甩着手上的水走出来,看到小白冲着我乐,眉头一皱一把把小白搂过去,看我跟看怪兽似得说,你想嘎哈?给这勾引谁呢?胡一天上大号没带纸等你进去送纸呢,边儿玩去。

 

说完搂着小白就走了???

 

我??我勾引谁了?

 

不是等等?胡一天上厕所没带纸?!

 

我冲进厕所大喊胡一天你没带纸吗?正好撞见低头整理鞋子的胡一天,他抬头像看智障一样看我,说谁没带纸?我看你是没带脑子吧。

 

……

 

魏大勋老子真他妈就跟你没完了你信不信。

 

 

 

但节目还是要好好录的,后来直到去给槟城华人办春晚,我都没抓着机会教训一下魏大勋。在晚会快开始的时候,小志哥让我去给蓝队带个话,说结束了一起吃海鲜,顺便窥探一下他们的节目形式,我就兴致冲冲的去了。

 

蓝队的待机室在我们这层最里边,在他们待机室尽头有一个拐角,我推测是个死角,因为我没有亲眼看见那里是啥样子,我只是快走到他们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喘息。

 

我没听太清明,因为那个拐角离我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我就蹑手蹑脚的凑近到走廊里一个放着花瓶的置物柜一侧蹲下来,还以为他们在那里商量节目的事情就准备偷听...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娇媚的嘤咛,对,是娇媚。但是溢出来的声音却还带着阳性荷尔蒙,随着这声嘤咛,接着而来的是一声并不犀利的呵斥。

 

那是我男神小白的声音,他呵斥的是,别咬。

 

咬...咬啥?

 

然后我又...我又

 

嗯,我又听见了我的宇宙宿敌魏大勋用慵懒的声音说,我咬我老婆一口怎么了。

 


 

 

咬我老婆一口怎么了。

我老婆一口怎么了。

老婆一口怎么了。

婆一口怎么了。

一口怎么了。

口怎么了。

怎么了。

么了。

了。

 

 


老…婆…

 


震惊使我静止。

 

是的,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句话代表的是啥信息量,我就又听见小白用跟在人前完全不一样的声音说,你个老色鬼除了占便宜还会干啥?能不能有个正形?

 

老...老色鬼?

占...占便宜?

 

然后被称为老色鬼的人掐着嗓子发出了让我头皮发麻的声音说,再最后亲一口嘛~

 

再…最后…亲一口…嘛???

 

然后就是一片静默。嗯,静默。在这种静默里我一想到五大三粗的魏大勋撅着他那个大厚嘴唇子摇头晃脑的跟我的男神撒娇求亲亲,然后我的男神和他陷进了一片静默,也就等于两人此刻正在进行唾液交换这件事,我真他妈的,我…

 

操,这男神没法追了。

操,这节目没法录了。

操,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自己待机室的。我感觉我的灵魂被我扔在了那个让我后半生都将刻骨铭记的死角里,此刻的我只不过是一具干涸的躯干,混沌的行尸走肉而已。

 

而等我灵魂归位大脑思考系统重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胡一天催我吃早饭的电话响的我头疼,我接了就听到那边竟然有点温柔的声音说,你个懒虫,赶紧起床。

 

懒虫…?这个世界是他妈的怎么了?

 

我就颤抖着没清醒的嗓子说,胡一天,我是不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里了?

 

结果胡一天鄙夷又同情的嚷嚷就传进我的耳朵,他说真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赶紧抬屁股起来要不然把给你留的鸡蛋都给魏大勋了啊。

 

哦,还是那个胡一天啊,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录制比昨天还要早上一会儿,我匆匆吃了早饭就被导演拽走了,和我一起被拽走的还有魏大勋,导演说我俩要在一起等队长来捡。

 

好吧,我低着头,完全不敢看魏大勋的脸。

 

但是吧,我觉得魏大勋可能是真的傻,或者说是真的没有心机。我都尴尬成缩头乌龟了,他却全然没有察觉气氛的诡异,还左顾右盼的跟我嘀咕说小白和一天被扔哪儿去了,也不知道我们小白自己做任务害不害怕。

 

我tm???

 

我心里狂吼,你们小白是他妈有头脑有智慧的高冷男神行吗?人他妈好歹也出道三四年了,固定综艺接了八百个,和队长玩个游戏而已害怕个脊背啊???

 

但我仍然面带围笑和他尬聊,说没事儿小白昨儿都冲我笑了,说明和大家越来越熟了。

 

结果这死不要脸的魏大勋轻蔑的嫖了我一眼说,别想多了弟弟,冲你笑只是同情你而已。

 

同情我啥??

 

但没等我问,FP和小志哥一起来了。

 

我被小志哥捡走后去了胡一天和小白那里,虽然是小志哥和一天做游戏,但是我的视线就完全没离开过小白。我就想啊,我们小白男神人设捏的高,性子又傲,看得出来是一个对自己十分有规划的事业型热血青年,他到底是为什么看上了魏大勋的哪一点啊啊?

 

可能是我的眼神太炽热了,他也朝我望了过来,趁着所有摄像机焦点都在小志哥一天身上往我身边靠过来,问我咋啦,魏大勋欺负你了?

 

您是从哪条线索的哪个证据链上判断出魏大勋欺负我了?

 

不过我一想,确实是魏大勋欺负我了,他把我男神拱了。

 

于是我点点头,说小白你都不知道,魏大勋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有多横呢,你吧得留个心眼,没准今儿星主就是他,小心他把你忽悠了。

 

小白又冲我笑了,说你放心吧,他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去,说完就去抱小志哥大腿去了。

 

再后来的录制里我其实一直若有若无的注意他们俩。不是想吃狗粮,是怕他俩太忘我在镜头面前突然做啥羞耻的事儿,我就揣着老妈子心忐忑的想着要是真发生啥就帮他俩作掩护,可是让我惊讶的是两人在镜头前真真只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我都开始怀疑昨天我听到的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直到晚上终极任务的时候,我为了节目效果故意带节奏,假装自己是星主,就贱兮兮的往蓝队内部打入,没想到碰到了单蹦的小白。我骗他说我是星主,想以此赚点儿他们队的信息,结果小白突然很真诚的跟我说,劝我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是那种听起来完全是为了我好的真诚,大致意思就是说如果我是星主,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别暴露也别相信任何人。

 

我一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点儿想跟小白解释的时候魏大勋就出现把人拽走了。我转身去找我们队员,想着晚上回酒店的时候跟小白好好解释一下,毕竟我是能感觉到出来别人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朋友的。

 

这就是我在后半夜出现在小白酒店房门口的原因。

 

但让我没有敲门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这门是虚掩着的。

 

为啥是虚掩着的?

 

我不知道。

 

你问我知道啥?

 

我说你品品吧。

 

我男神小白明显气息不稳,他似乎是在挣扎,大口喘气说你给我起来,回你自己房里去。

我宿敌大勋语气急不可耐,连连说任务而已,我又不是真的会骗你。


我男神小白并没有领情,说你连我都能瞒,你是有多厉害啊你。

我宿敌大勋并没有气馁,说你没瞒过我啊小祖宗,别乱扭你越扭我越兴奋不知道吗。


我男神小白语气有点儿弱了,说你先松手,明早还赶飞机呢别闹了。

我宿敌大勋语气强势了起来,说我就不松,我不想赶飞机我想打飞机。

 


……

 

我是真他娘的听不下去了,我看着虚掩的门就绞尽脑汁的想是直接帮他俩把门关上还是敲敲门有礼貌的把门关上,就听见魏大勋含糊着叨咕出来的声音说,你还怪我啊,你是跟大家都混熟了吧,早饭时候和胡一天好吃好喝的,昨儿还冲着熊梓淇乐?我听听你乐个啥?

 

被点到名的我竟然有点想听我男神咋回答的。

 

结果小白用越发迷蒙的声音说,还不是你老欺负人家?我跟你说了咱俩镜头前边别太过,你用不着拉人家做挡箭牌,你嗯…你还真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乐意跟大老爷们炒CP么…嗯…

 

操。

 

我,熊梓淇,挡箭牌。

 

我还能他妈说点啥。

 

去你妈的东北二人转!!去你妈的冲我笑的男神!!你们俩做个好人吧行吗???

 

我就想转身走了,真的想走了,不想理会他俩没关的门。

 

我走出了十米,深吸一口气,转身,微笑,一丝不苟。

 

我假装无事发生过,刚刚走到房门口的样子,疑惑的诶了一声出来敲敲门,鼓着我单纯好不做作的大眼睛装作意外的样子说,小白你咋没关门啊?

 

我话音刚落十秒吧,魏大勋一个闪现直接冲到门口了,两眼通红衣衫不整,用看向连环杀人犯的表情看我,恶狠狠的说有事儿啊。

 

我装作惊愕的看着他,说我找小白啊,你在这干啥呢?

 

魏大勋手已经扶上了门,哑着嗓子说抱歉,我俩在打架呢,有啥事儿明个再说。对了,刚才我看到胡一天房里有个妞儿,你不赶紧看看去啊小绿熊?

 

门嘭的一声关了。

 

我有些满意,也有些空虚。

 

满意的想我可是做了回好人好事儿哟,空虚的想您二位是他妈的拿舌头打架的吗。

 

以及…胡一天房里有个妞儿?

 

我心里知道魏大勋又在坑我,但我还是没忍住去敲了胡一天的房门,结果敲了半天都没人开,我抖了一下想着不会真的在做啥不可描述的事情吧,赶紧给胡一天打了个电话。

 

胡一天倒是慢悠悠的接了,有点迷糊的说咋了啊你这是?

 

我一急说我擦,胡一天你真和妞睡了?你真绿我??

 

胡一天一句你有病吧直接甩过来。

 

我急红了眼,说你有本事骂我你有本事开门呐!

 

胡一天就用心疼智障的语气大声喊,我开你麻痹啊,我他妈跳完舞就走了你忘了吗??我有行程!!!我走了啊啊!!!!

 

……

 

操!魏大勋!我熊梓淇,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以上,只是我熊梓淇在马来西亚短短几天遭受的人身暴击,并不能算上之后所有站的录制。以及,我要和你们澄清的是,我和胡一天也不过就是关系很好的哥们,这一点我俩在和乐哥抱怨控诉的时候也被乐哥问过,乐哥还松了口气说哎,我还以为这世道好看的男孩子都和好看的男孩子在一起了。

 

胡一天当时就看着我乐,说他录完这个节目之后,短时间之内都不想再看到我们所有人了。

 

我和乐哥问他为啥,他就垂下眼沉默。如果此时有BGM,那一定就是费玉清老师飘着雪的一剪梅,能把胡一天文青兮兮的气质毫无保留的彰显出来。

 

然后胡一天朱唇轻启,哦不,薄唇轻启。

 

他说,其实,我知道白敬亭和魏大勋在一起这件事,比你们都要早。

 

我愣愣看了他一会儿,把捏在手里的话筒扔了过去。

 

 

 

 

 

《胡一日悲惨日记·上》TBC.


评论(60)

热度(1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