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羽绒服与仙鹤(现实向)

伪现实。

南宁路透衍生,请勿上升所有真人。


很短的流水账,没什么内容。

别当真。别当真。别当真。







1.

 

白敬亭到酒店都半夜了,只进了屋放好行李箱,就转身又往外走。

 

他瑟缩在大衣里按门铃,不一会儿门应声而开,迎出来的魏大勋嘴里叼着一只牙刷正刷牙呢。

 

“你这是要睡了?”白敬亭疑惑的想你不是找我有事儿么?

 

“是啊,叫你来陪睡的。”魏大勋满口沫子含糊不清的调笑。

 

“那再见。”白敬亭转身要走,被魏大勋一脸讨好的连拉带抱扯进了屋。

 

魏大勋刷牙的手还没停,给白敬亭拽到自己行李箱旁边,转身进洗手间漱口去了。

 

白敬亭一屁股坐床上,掏出手机刷微博。

 

当然是小号喽。

 

百无聊赖的刷刷刷,看到魏大勋也加入了熊猫守护者,话头随着嘴就出来了。

 

“哎,这什么熊猫的,你们都加入了,咋不找我呢?”

 

魏大勋刷好牙出来,横了一眼明知故问的人。

 

“哪个爹敢找您,您那微博比联合国秘书长的脑袋都金贵。”

 

白敬亭一声“诶我去”喊了出来:“有没有良心?我成天给你评论还埋汰我?”

 

魏大勋也笑出来,低下身子去开行李箱的金属扣:“谁让我是你爹呢。”

 

白敬亭不过脑的说了一句滚犊子,然后被魏大勋手里的一大堆瓶瓶罐罐吸引了。

 

胖胖的瓶子上写的是什么吉林佳酿的,但闻味道明显不是,应该是自家做的什么东西,魏大勋把瓶口一扭打开瓶盖,一股异常浓郁的蓝莓香气散开来。

 

白敬亭凑过去蹲下,一脸稀奇的往瓶子里瞧。

 

“啥玩意儿啊。”

 

“自己家做的蓝莓酱。我家亲戚老霸道了,开车到黑龙江买的,据说是最正宗的蓝莓果儿,一股脑儿做了好几盆,我妈直接给我拎横店去了。”

 

魏大勋说着从行李箱夹层里掏出俩勺子,你一个我一个分了就急不可耐的舀了一口吃。

 

白敬亭合计了一下:“你刷牙是为了吃这个?”

 

魏大勋含着蓝莓点点头,又转身去开酒店的小冰箱,神奇的翻出了一帘冻酸奶。

 

“蓝莓配酸奶,享福吧您内!”魏大勋学着白敬亭的京腔吆喝。

 

白敬亭对东北京腔基本习以为常,抢了一盒酸奶往里拌蓝莓,挖了一大勺放进嘴里,确实被醇厚的蓝莓香气拴住了味蕾,一时有些开心,干脆一屁股坐地下了。

 

跟他一起蹲在行李箱旁的魏大勋看他形象全无的样子一乐,也跟着坐地下了。

 

“坐地下吃酸奶哈哈,真想拍下来给你粉丝瞅瞅。”

 

白敬亭也乐了:“你信不信你要是真发,评论里肯定有问是不是山花酸奶的。”

 

魏大勋被触到笑点哈哈哈大笑:“说的我真想发了,不过你现在这样儿太埋汰了,发完还咋当小鲜肉啊,啧啧。”

 

白敬亭听着挖苦纹丝不动,看了看好几大瓶子蓝莓酱,一边吃一边问。

 

“录个节目背这么多,是想挨个分啊?”

 

“分谁啊?一共就三瓶。你一瓶我一瓶,然后你10号不是飞长沙录快本吗,帮我给何老师稍一瓶儿过去啊。”

 

白敬亭嘴角一扬:“不给你新相好尝尝?”

 

“谁?”

 

“什么胡一天啊,熊梓淇啊,都行。”

 

魏大勋一拳头锤白敬亭胳膊上,但就是没用劲儿:“我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吗?”

 

白敬亭假装严肃的想了一下:“是。”

 

魏大勋跟着乐,梨涡都现了出来,嘴里蓝莓还没咽下去就扯嗓子乱叫。

 

“山花大旗永不倒!”还举起勺子越过头顶,像是在对勺发誓。

 

白敬亭嫌弃的往另一侧挪了挪,并不想跟他一起抽风。

 

“对了,你也听说明天的拍摄是国民主题了吧。”魏大勋想到这起身去拿手机:“我在导助那看到咱们的服化安排了,给咱选的几套衣服都挺好看的。”

 

他翻开了不知和哪个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点开图片把手机给白敬亭,让他自己去滑。

 

白敬亭接过来看了看,觉得确实能看。

 

“我觉得仙鹤这套不错啊。”他一眼看中了那个乳白色的仙鹤刺绣。

 

魏大勋诶嘿了一声,眼神亮了一下:“哥哥也看上这个了,明天咱俩就穿这套。”

 

白敬亭看了看他:“你也穿白的?”

 

魏大勋示意他继续翻:“不是还有套蓝的吗?”

 

白敬亭再往右一滑看到蓝色那件,隐隐觉得也挺好看的啊,一时竟开始纠结起来了?

 

魏大勋跟算命似得,眼皮都没抬就怼他:“你可别瞎合计,你就老实儿穿白的吧。”

 

白敬亭一想确实白色更适合自己,默认着没说话,又往后翻到一套老头衫,一下乐了。

 

“诶,这套是真的老,我估计也就胡一天穿能穿出来。”

 

魏大勋凑过来瞄了一眼,点点头表示认同,还扬了扬眉吐槽了一句:“不过这黑了吧秋丑了吧唧的,倒是挺像你的眼光。”

 

白敬亭狠狠舀了一大勺蓝莓酱,起身掰着魏大勋的嘴全塞进他嘴里,给魏大勋酸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还不服输的继续挑衅呢:“我说的不对吗?”

 

白敬亭斜了他一眼起身,把两人喝完的酸奶盒都扔进垃圾桶:“你爹要撤了。”

 

魏大勋眼里含笑:“真不陪睡啊。”

 

白敬亭没理他,到卫生间把沾着蓝莓的勺子冲了冲洗干净,出来就准备转身走人。

 

“诶,酱!”

 

“明儿个再拿。”

 

“那你明儿多穿点儿啊,明天冷的很。”

 

“别墨迹了,早饭给我占座儿。”

 

“得嘞,您一路早好!”

 






2.

 

做完一个任务,导演喊了休息,众人马上鸟兽散歇着去了。

 

白敬亭在原地颤颤巍巍的打了第一百零八个喷嚏,在心里骂自己傻逼。

 

他朝着人群环顾一下,嗯,除了他单薄薄一层工作服,其他人都是全副武装。

 

简直惨绝人寰!!

 

熊梓淇看他站那不动,凑过来乐:“我说小白你冷不冷啊?”

 

白敬亭拿胳膊环着自己,鼻子都冻红了:“我觉得我在冰窖里。”

 

胡一天也凑过来:“不过小白,这套仙鹤是好看,你穿真的很合适。”

 

熊梓淇也附和:“是啊,你和大勋俩穿的这套真的带劲,你瞅瞅胡一天穿的这个是个撒玩楞,也就他个高点儿勉强能看吧。”

 

白敬亭瞅着胡一天就乐了:“哈哈我昨儿也这么跟大勋说的,没想到你真穿这件儿了。”

 

熊梓淇笑:“我逼他穿的哈哈,我一琢磨他不穿我就得穿了,小志哥不可能穿。”

 

胡一天切了一声:“我挺喜欢那个蓝仙鹤的,就是抢不过大勋。”

 

白敬亭吸吸鼻子:“幸亏没抢过,他要是穿你这套估计就是个土鳖子,谁还乐意跟他录节目。”

 

仨人一起冒着坏水儿的乐。

 

不过这说曹操曹操就到,魏大勋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挤进他们:“昨儿还说我喜新厌旧呢白敬亭,你这自个儿跟人俩聊得挺欢啊。”

 

熊梓淇往外推了推魏大勋:“你起开,我们这好不容易能跟小白培养培养感情。”

 

魏大勋一皱眉:“咋的,我在就不能培养了?”

 

胡一天接过熊梓淇的话:“你在小白连嘴都不能张。”

 

魏大勋乐了,看白敬亭:“真假啊?”刚说完又看见白敬亭单薄一件衣裳冻得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儿,一时间老妈子心又被开发出来。

 

“瞅你这啼哩吐噜的样儿,都跟你说了天儿冷多穿点儿,你就嘚瑟吧。”说着拉开自己羽绒服拉链儿把外套脱下来,也没征求人意见就给人套上了。

 

白敬亭实在是冷透了,也没拒绝,伸开胳膊听话的把衣服穿上。

 

魏大勋看到白敬亭背后的仙鹤刺绣,又转身跟胡一天和熊梓淇说:“诶,我们小白穿这个仙鹤的是不老好看了。”

 

熊梓淇点点头:“小白你也是自己选的衣服吗?”

 

白敬亭还没说话魏大勋又抢话了:“还用问吗?看我衣服也知道我俩一起选的啊。”

 

胡一天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让小白自己说一句啊?录节目到现在我跟小白说的话加一起没十句呢好吗?”

 

白敬亭听到这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可能是有点儿话少。”

 

熊梓淇打趣的跟白敬亭使了个眼色摇摇头:“你没毛病,是你身边那朵花有毛病。”

 

胡一天跟着点头。

 

魏大勋不乐意:“我咋的了?我们小白慢热,我是他哥我不能照顾他吗?”

 

胡一天诶呦了一声:“人小白没你的时候还不工作了啊?咋跟你一起时候就慢热了?”

 

魏大勋想了想:“别人是别人,我是我OK?”

 

白敬亭套着魏大勋的羽绒服站在他身边,看熊梓淇和胡一天一起欺负他,心一热也跟着凑上了热闹:“我跟你不是很熟。”

 

魏大勋回头看着他乐,捂着胸口装作很受伤的样子:“天呐白白,你真不要我了啊?”表情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熊梓淇直接一脸嫌弃的踹了他一脚,四人都笑了。

 

胡一天就着融洽的气氛锤了一下白敬亭的肩:“真的小白,以后有时间咱一块儿吃饭,不带魏大勋。”

 

熊梓淇跟着点头:“吃火锅。”

 

白敬亭笑开:“全世界都知道我爱吃火锅啊哈哈,都行,都行。”

 

导演那边拿着大喇叭喊了开工,胡一天和熊梓淇就回自己队里了,魏大勋蹭着白敬亭不走,还不死心的问:“吃火锅咋能不带我啊小白~”

 

白敬亭没理他。

 

“还有还有,我真的老替你答话吗?我咋没觉得啊?”

 

白敬亭看他:“您那个从没用过的脑子比联合国秘书长的脑子都金贵,您能觉得出来啥?”

 

魏大勋噗一下乐了:“咋跟你爹说话呢?”

 

白敬亭摇摇脑袋:“我说的不对吗?”

 

魏大勋上手就把人搂住了,凑过去用俩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了句。

 

“你也就跟我有能耐哈,小畜生。”

 

说完被化妆小姐姐拉着补妆去了。

 

白敬亭手揣进兜里,已经被魏大勋的羽绒服裹的暖洋洋了,趁着场记打着版开机的时候含糊着嘟囔了一句。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





完了。


评论(24)

热度(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