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寒

江湖人称寒总攻

贵圈真乱(魏白多角色乱炖)


只能说能看下去这篇文的,都是勇士……

纯属作者yy,请勿上升到任何角色本身……





正文开始

一群人全喝高了,围在一圈玩真心话大冒险。


白rap吵吵嚷嚷转轮盘,指针却暧昧不明的指向魏民谣和白读书中间的空儿。


魏有钱眼皮一跳:俩人一起罚!


白rap凑过去搂住这个魏什么带来的新朋友:相见恨晚呐兄dei!


众人起哄: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魏民谣:真心话。


白读书:大冒险。


白rap:魏民谣,表个白。


魏民谣: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小白。


白rap看看这一屋子人,姓白的有他自己,白侦探,白读书和白小爷。


白小爷:你给哪个小白表白呢?


魏民谣抽抽嘴角:反正不是你。


白读书:继续,不玩我走了。


魏什么:少扯,待会儿要是有人开门进来,不管是谁你就亲他一口。


众人齐刷刷看门,嚯,门儿真开了!


竟然是两个人!


魏管家领着勋外卖:客人们,你们点的外卖到了,我来帮你们整理一下。


勋外卖:你们真能吃啊,做面的白厨神只吵吵要累死了。


白读书瞅着魏什么:现在咋办?


魏什么:俩都得亲!


魏民谣:我替他!


说着魏民谣不管不顾冲到魏管家身边,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


白rap早举好手机拍下来了。


魏管家:你干什么?我对你没兴趣!


魏民谣:说的好像我对你有兴趣似的?


魏民谣转身又要朝勋外卖走过去,吓得勋外卖双手抱胸:在下已名花有主谢谢。


魏民谣:玩儿游戏呢又不是真的。


于是也亲了勋外卖一口。


这回所有人都举起手机拍下来了。


白rap把两张图发了朋友圈,吆喝众人继续玩。


指针指向魏有钱。


魏有钱:真心话。


白侦探:这屋儿里最想跟谁做爱?


魏有钱环顾一周:白rap。


众人起哄,白rap电话响了。


是他的保险顾问。

白rap:咋了?

白保险:你发那个魏民谣是谁?他亲我对象!


白rap:靠!你对象是哪个?


白保险:姓魏的那个傻逼呗(指勋外卖)!


白rap一想,俩人就魏管家姓魏啊。


白rap:不慌,哥给你做主!


电话撂了。


白rap转头跟魏民谣说:你刚才亲那个魏管家是我保险顾问对象,我发朋友圈被保险看到了,你出去跟那个管家解释一下。


刚说完白侦探的电话响了。


原来白侦探也悄咪咪发了个朋友圈。


白侦探一看,是他家楼下邮局小哥。


白侦探:咋了啊邮差?


白邮差:你朋友圈那魏民谣是谁?他亲我对象!


白侦探:卧槽你对象?那个送外卖的?


白邮差:个屁,那个傻逼管家!


白侦探:卧槽,那你对象不就脚踏两条船吗?!


白邮差以为白侦探说的脚踏两条船是魏民谣,气愤的付和说可不是嘛!


白侦探:等哥给你查查你先别急!


撂了电话白侦探跟众人说:我家楼下的邮差也是那个管家的对象!那傻逼脚踏两条船!


魏民谣:这还能忍?走!


众人把管家喊了进来。


白小爷:你说你一个管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还脚踏两条船?


魏管家一愣,以为他和白邮差联合欺骗鬼夫人财产的事儿被发现了!


魏管家:我只爱邮差一个!


白rap:你他妈说啥?那另一个咋办?


魏管家:另一个只是炮灰啊!


白rap,白小爷和白侦探冲上去就要打人。


一时间一屋子乱成一团。


最后不得已,魏什么和魏有钱把保安叫来了。






保安勉强拉开一群人,竟然看见了白小爷。


魏保安:白小爷你为啥躲我?我找你很久了!


白小爷:我妈都因为你死了你还想怎样?


白侦探:什么情况?


白小爷红了眼,跟大家讲他和魏保安的故事。


众人听后沉默。


魏管家:你们还打我?看看人家的人设多苦逼!





电话又响了,是白小爷的。


白小爷整理了一下心情,是魏刑警的电话。


白小爷:国际大刑警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魏刑警:你咋认识魏管家?


白小爷:刚认识的,你咋认识的?


魏刑警:我认识他对象。


白小爷乐了:哪个对象啊?


魏刑警:卧槽,他对象不是白邮差吗?!


白小爷:还有一个叫白保险的哈哈!


魏刑警:卧槽?


白小爷:回头再说吧,先挂了。





魏刑警撂了电话跟身边儿的白厨神说:


老婆,还记得那个魏管家吗,他有俩对象!还有一个叫白保险!


白厨神:我曹尼玛?白保险不是那个老来咱家那个送外卖的对象儿吗?


魏刑警想了想:那个姓勋的?


白厨神:人家姓魏,外号勋外卖!


话音刚落勋外卖就进来了。


白厨神:别他妈送外卖了,白保险都脚踏两条船了赶紧去管管啊!


勋外卖:卧槽???






聚会包厢里。


魏什么:这么耗着不是个事儿,现在干啥。


魏管家:我自己事自己心里有数,散了吧。


魏保安:我也先走了。


白读书想了想,追着魏保安出去了。


白读书:魏保安,我是白小爷的青梅竹马。


魏保安:什么事儿?


白读书:其实白小爷很在乎你,好几次想回去找你只是拉不下脸儿……我仔细想了下我觉得他可能对你……。


魏保安:他爱上我了?


白读书:……我是说他可能看你像他妈,毕竟你身上留着是他妈的血好伐?!


魏保安愣住了:那我咋办?


白读书握着他得手:你要不要试试散发一下母爱的光辉?


魏保安:比如?


白读书凑上去抱住魏保安:你就这么抱抱他。


俩人拥抱正好被出来撒尿的魏有钱看见了。魏有钱一激动尿都憋回去了。


魏有钱回屋:白读书看上那个保安了!


魏民谣:操???


白小爷:瓦特???


白读书牵着魏保安又进来了。


魏保安:白小爷,我知道你想妈妈了……要不我抱抱你?


白小爷:这是什么操作?


白读书:你个死孩子别嘴硬了,赶紧叫妈。


白小爷眼皮一跳:你是不是想当我爸?


试问两个好哥们间谁不想当彼此的爸爸?


所以白读书一愣:是挺想的。


因而一屋子人全都会错了意。


魏民谣伤心的出去了。


迎面碰上冲过来的勋外卖,于是一把抱住失声痛哭。


勋外卖:你他妈干啥啊,我老婆都跟别人跑了!


魏民谣:我喜欢的人给自己找了个媳妇,还捡了个跟他一边大的儿子。


勋外卖:卧槽,你比我可怜啊?


魏民谣:我连他的手都没摸过!


勋外卖:真可怜呐!


魏民谣:我弟弟也抑郁症自杀了,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真不想活了。


勋外卖:别介啊,等着哥们帮你啊,你喜欢的人和那儿子叫啥名?


魏民谣:白读书和白小爷,咋的了?


勋外卖直接冲进屋里:谁是白小爷?


白小爷:你干啥?


勋外卖:我想草你妈!


魏保安合计合计:你他妈想草谁?


勋外卖:就是你!你给我出来!


一屋子人都傻了。


魏民谣好悬没给跪了!







屋外头。


勋外卖:你别勾搭那个白读书知道不?


魏保安:我也没勾搭他啊。


勋外卖:那个白读书其实被包养了,你要是跟他走太近会被钱砸死的!


魏保安千年前的榆木脑袋真的以为钱能砸死人,吓个够呛:这么严重,我知道了!


两人回屋。


魏保安:这屋谁最有钱?


魏有钱:你他妈这不废话吗?


魏保安看看魏有钱和白读书两个人,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魏保安:白小爷你跟我出来下。


于是拉着白小爷出去了。


然后勋外卖也把魏民谣拉出去了。


勋外卖:你的事情我解决了,现在你得帮我。


魏民谣:没问题,想干啥你说。


勋外卖:我对象跟那个魏管家有一腿,待会儿我把他喊过来,你当着他的面说你跟魏管家也有一腿,让他俩决裂。


魏民谣:一点儿问题没有!






这时候屋里头的白侦探电话又响了。


白邮差:侦探,我到楼下了。


白侦探:卧槽你咋知道我们在哪喝的?


白邮差:魏管家在哪工作我还能不知道?


白侦探:也是,我出去接你。


一听白侦探出去接白邮差,魏管家也跟着出去了,想看好戏的白rap也跟着出去了。


魏什么早早的就睡死过去,屋里喘气的就剩魏有钱和白读书了。


众人下楼接邮差的路上正好在楼梯口看见魏保安和白小爷在自顾自说话。


魏保安:你就跟我走吧,我一定对你好的。


白小爷:就算是走也得带着白读书啊,他可是我青梅竹马。


魏保安:你不知道白读书被魏有钱包养了吗?


白rap:卧槽?什么几把玩意?


白侦探:魏有钱不是想睡白rap吗?


白小爷:白读书不是想当我爸吗?


这时候勋外卖给白保险打电话去了,魏民谣自己走了过来,问他们干啥呢。


白rap:操,魏有钱把白读书包养了。


魏民谣:你妈逼啥???


众人又一合计,怪不得就他俩在屋里不动!


白rap和魏民谣冲回屋里了。


俩人刚走白邮差就出现了。


白邮差:魏管家你个傻逼给我戴绿帽子是不?


魏管家只以为白邮差再说鬼夫人的事儿。


魏管家:那不是经过你同意的吗?


白邮差一愣:我同意尼玛了?


魏管家:你他妈翻脸不认帐?


白邮差:你是不是有钱了就不想过了?


魏管家还想说话,勋外卖走过来了。


勋外卖:魏管家,你如实说吧,和白保险好了多久了?


白邮差听见了一个新名字,愣了半天:你他妈还脚踏三条船?






聚会包厢内。


魏有钱:你真喜欢那个保安啊白读书?


白读书一愣:我为啥要喜欢那个保安?


魏有钱:你抱他了啊。


白读书:我啥时候?


魏有钱上去抱住白读书:刚才在外边,就这么抱的,可亲密了。


白读书恍然大悟:你误会了,我其实一直喜欢魏民谣,刚才就是想帮白小爷找妈妈。


魏有钱刚想说那完了,自己瞎逼逼了,白rap和魏民谣就进来了。


白rap看着抱一起的两人:魏有钱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你不是想睡我吗?


魏有钱:??


魏民谣生不如死:白读书我连你的手都没摸过,你他妈竟然被包养了!


白读书:???


白小爷和魏保安也进来了。


白小爷:读书,你特么瞒着我勾搭魏有钱是什么意思?你让白rap咋办?


白读书和魏有钱:你们都疯了???


然后魏管家和白邮差也进来了。


魏管家:你们哪个孙子说我和那个叫白保险的有一腿?还有你魏民谣,你跟我媳妇说,咱俩真有一腿吗?


魏民谣想起了答应勋外卖的事儿。


魏民谣直接承认了:咱俩何止有一腿啊?!


白邮差还没说话,白读书先气哭了。


白读书拉起魏保安和白小爷:咱们走吧。


魏保安还想着勋外卖的警告,急得甩开白读书怕魏有钱误会,又扯起站在一边的白侦探的手搂进怀里。


魏保安:我对白侦探一见钟情了,从今以后我们仨就是一家人了!


白小爷傻了:妈个鸡,魏保安你到底爱谁啊?


魏保安眼睛都红了:我他妈只是不想被钱砸死!


白侦探:??这年头还有人不想被钱砸死的?





终于,勋外卖拉着白保险也进屋了。


勋外卖:来魏管家你个孙子,你说说为什么要破坏我和白保险的感情?


魏管家青筋直跳:老子都他妈说了老子没有!


勋外卖:白邮差你说,他是不是有?


白邮差:你又他妈是谁啊勋外卖?

白保险:你吵吵啥,这他妈是我男人,你自己对象自己管不住啊?

白邮差: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白保险:关我屁事儿啊?我招谁惹谁了?

白邮差:可我也没招谁惹谁啊?

勋外卖:我才是最无辜的好吗??

魏管家:你们都他妈闭嘴吧,老子最无辜好吗?


魏民谣:你无辜个屁,你都不承认我是你真爱!


白保险一听魏民谣这么说,只认为勋外卖不单劈腿,还是个插足魏民谣魏管家感情的小三!


白保险:操你妈勋外卖,你是小三你知道吗?


众人一听,心里合计原来这个白保险早和魏管家在一起了,勋外卖竟然是小三!


魏有钱看着魏民谣:那你他妈不就是小四吗?


白读书一听这话哭的更凶了。


魏有钱一急,想帮白读书说话:魏民谣你别闹了,看你把读书气的!


白rap:你他妈心疼了是吧?


魏有钱:是啊!


白rap:操,老子瞎了眼看上你!


魏有钱:你抽什么疯?


白侦探:魏有钱你他妈凶什么?


魏有钱:关你啥事儿,管好你老婆儿子就行了!


白小爷一愣:魏有钱你跟我爸喊啥?


白侦探:去你妈的白小爷,谁他妈是你爸啊??


魏保安:你为啥骂我儿子??


白侦探彻底晕了:他不也是我儿子吗?


魏管家:你们这一屋子人都他妈有病!


所有人:你他妈还脚踏三条船呢!


魏管家凄厉的声音响彻云霄。


老!!!!子!!!!没!!!!!有!!!!!




………………








尾声

魏什么终于被一屋子人强烈的争吵声弄醒了,打了个哈欠听了半天,一脸懵逼的给自己老婆发了两条微信。

第一条。

白白,你今天没来真他妈是损失惨重啊!你还记得你跟我打赌白rap和魏有钱认识了就能产生火花吗?你错了哈哈哈,魏有钱包养的是白读书!但是白读书好像更在乎白小爷,为了白小爷的幸福生活想当他爸,哦小爷他妈是个保安,这个保安却说自己喜欢白侦探!结果白侦探好像最在乎的是白rap啊,一直帮白rap说话!也不知道为啥甚至要打魏有钱,可是魏有钱却一直拽着魏民谣不放,一直劝魏民谣别当小四了!诶等会儿魏民谣咋当小四了?我再听听再告你啊!


第二条。

白白我脑子不够用你帮我捋一捋哈,那魏民谣和魏管家在一起了,之后又和送外卖的勋外卖在一起了,可是魏管家和勋外卖都有对象儿!最奇葩的是,魏管家的对象白邮差追过来兴师问罪,发现魏管家和白保险也在一起了,所以那个魏管家的对象一共有白保险,白邮差和魏民谣仨人!勋外卖气的扬言要睡白邮差,结果白小爷死不要命的来一句你刚才还想睡我妈呢!嗯对他妈就是魏保安……诶他爸是谁来着?我咋又忘了?……我天白读书哭抽过去了,先不说了我先去救人了!!!















等第二天大家都醒酒了之后,所有姓白的和所有姓魏的仰天长叹。


勋外卖啊勋外卖,你说说你!……你要是叫魏外卖,还能有这么多事儿吗??!!!

完了。








评论(64)

热度(630)